當前位置:首頁 » 廣州訊息 » 廣州南王墓地在哪裡
擴展閱讀
北京昌平1例確診在哪裡 2022-08-11 01:51:32
深圳吉邇科技怎麼發工資 2022-08-11 01:50:19
上海崇明輪渡時間多久 2022-08-11 01:49:09

廣州南王墓地在哪裡

發布時間: 2022-07-05 07:28:19

A. 西漢南越王墓的修建年代

公元前137年開始修建的。
趙眜,《史記》稱為趙胡,中國西漢時期南越國的第二代王,公元前137年至前122年在位,是南越國第一代王趙佗的孫子,號稱「南越文帝」。古代皇帝從即位開始就開始修建自己的陵墓, 也就是公元前137年開始修建的。他的陵墓位於今廣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著名的「南越王墓」。
漢武帝建元四年(前137年),第一代南越王趙佗去世。由於他去世時己達101歲高齡,其兒子都已經死去,他的王位交由孫子趙眜繼承,成為第二代的南越王。
趙眜即位兩年後,公元前135年,閩越王鄒郢借機向南越國發動戰爭,攻打南越國的邊境城鎮。趙眜剛繼承王位不久,國內民心還不穩,這時只好向漢武帝上書,說明閩越侵犯南越的事實,並請求漢武帝處理此事。漢武帝對趙眜的做法大加贊揚,稱其忠於臣屬之職,不興兵互相攻擊,並派遣王恢、韓安國兩將軍前去討伐閩越。漢朝的軍隊還沒有越過南嶺,閩越王的弟弟余善就發動叛變,殺死了閩越王鄒郢,投降了漢朝,於是漢朝的軍隊停止了討伐的行動。
漢武帝隨後將余善立為新的閩越王,並派遣中大夫嚴助前往南越國將處理閩越的事告諭趙眜。趙眜得知後,向嚴助表達了對漢武帝的深刻謝意,並告訴嚴助,南越國剛遭受過閩越的入侵,等處理完後事後,他就去漢朝的京城朝見漢武帝。隨後,還派太子趙嬰齊跟隨嚴助回漢朝的朝廷當宿衛。
嚴助離開後,南越國的大臣們用趙佗的遺訓向趙眜進諫,勸趙眜不要去漢朝的京城,以免被漢武帝找借口扣留,回不來南越,就成亡國的形勢了。於是,趙眜在以後統治南越的十二年中,一直以生病為借口沒有入朝見漢武帝。
公元前122年,趙眜病重,其兒子趙嬰齊向漢武帝請求回到南越國。趙眜死後,趙嬰齊繼承王位。

B. 趙眜的南越王墓里的構造是怎樣的,隨葬了哪些東西

趙眜的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從象崗頂劈開石山20米,鑿出一個平面「凸」字形的豎穴,再從前端東、西側開橫洞成耳室,南面開辟斜坡墓道。墓室以紅砂岩石仿照前堂後寢的形制砌成地宮,墓頂用24塊大石覆蓋,再分層夯實而成。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後四共7室。墓主居後部中室,前廳後庫,前部東西為耳室,後部東西為側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僕役7人。南越王墓的前部前室四壁和頂上均繪有朱、墨兩色雲緞圖案;東耳室是飲宴用器藏所,有青銅編鍾、石編鍾和提筒、鈁、錇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盤等。西耳室是兵器、車、馬、甲胄、弓箭、五色葯石和生活用品、珍寶藏所,尤其珍貴的是來自波斯的銀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這證明南越國早期或更前年代廣州已與波斯和非洲東岸有海上貿易。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眜」玉印等。東側室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一枚;西側室為廚役之所,殉葬7人,無棺木,室後置豬、牛、羊三牲。後藏室為儲藏食物庫房,有近百件大型銅、鐵、陶制炊具和容器。南越王墓共發現遺物千餘件套,其中金印是國內首次發現的漢代帝王金印。這對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土地開發、生產、文化、貿易、建築等狀況以及南越國歷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價值。

C. 什麼是出土豐富的南越王墓

1983年6月8日,一位民工在為廣東省政府辦公廳宿舍樓工程挖地基時,鐵鎬挖著了一塊石板,後經聞訊趕來的廣州市文管所考古隊員勘探,發現地板下竟是一座在地下沉睡了2000多年的南越王陵墓。

這座不同尋常的墓,四壁彩繪斑斕,一側的東耳室中,竟然整體地擺放著從未在廣州發現過的編鍾、編磬,一根有彩繪的漆木鍾架還在編鍾之上。旁邊則是排列有序的銅提筒等。西耳室內則塞滿器物,過道中,幾十個小銅鼎,捆綁成束的銅勺和成堆的小陶罐、小陶鼎等有次序地排列著……

據《史記》、《漢書》等史書記載,南越國創建者趙倫曾是秦始皇平定嶺南的一員戰將,後任南海郡龍川縣縣令。秦末,南海郡尉任囂病逝後,趙倫代理南海郡尉職務,公元前204年,趙倫發兵兼並了桂林郡和象郡後,建立了南越國,自稱南越武王,定都番禺。

漢高祖劉邦在公元前202年統一中原建立漢朝後,說服趙倫向漢稱臣。趙倫接受了封贈,並在今越秀山上築「越王台」。趙倫於公元前137年去世,因兒子及長孫已逝,遂由次孫趙昧繼承王位,為第二代南越王,趙昧即今西漢南越王墓墓主。到第五代南越王時,南越國丞相呂嘉發兵叛漢。漢武帝派路博德和楊仆二位將軍統領10萬水陸大軍征討南越國,南越國隨之滅亡。

這座地處廣州越秀山旁的象崗山上的越王墓於8月25日正式開始發掘。這是一座鑿山為室的石室墓,建造在象崗山的腹心深處。陵墓坐北朝南,採用豎八鑿洞的方法構築而成。平面呈「土」字形,建築面積約1000平方米,按前朝後寢的布局,共分7室。前部三室為前室和東、西耳室;後部四室為主棺室、東西側室及後藏室。墓內隨葬品,達1000多件(套)。計有金、銀、銅、鐵、陶、玉等十餘種。在出土的文物中有許多稀世珍寶,如金印、玉器和禮器等。

在我國先秦時代,印章大都稱為璽。只是到了秦始皇時才規定只有皇帝的印稱璽,一般的只能稱印。在漢代,除皇帝外,皇後、諸侯王等最高級貴族的印也稱璽。

南越王墓出土文物中古印最為引人注目。此次共發現金印3枚,分別是龍鈕「文帝行璽」金印、龜鈕「泰子」金印和龜鈕「右夫人璽」金印。其中龍鈕「文帝行璽」金印因印文中有「文帝」字樣,是文物中的極品。

「文帝行璽」金印,每邊長3.1厘米,高0.6厘米,蟠龍鈕,通鈕高0.6厘米,重148.5克,含金量98%。印面呈四字格狀,陰刻「文帝行璽」4字,小篆體,書體工整,剛健有力。鈕作一龍蜷曲狀,龍首尾及兩足分置四角上,似騰飛疾走。這枚金印鑄後局部又用利刃鑿刻而成,出土時印面槽溝內及印台四周壁面都有碰痕和劃傷,並遺留有暗紅色印泥。看得出來,此印主人生前曾多次使用過。

另一隻龜鈕「泰子」金印可能是趙昧父親的遺物。該印印台長2.6厘米,寬2.4厘米,通鈕高1.5厘米。印文陰刻小篆「泰子」二字,字體公正,四周有邊欄,正中有一條豎界。

還有一枚金印是其右夫人的印。從南越王墓出土的右夫人璽及其隨葬品的規格來看,右夫人可能就是王後。該印龜鈕長寬2.15厘米,通高15厘米。陰刻篆文「右夫人璽』四字。

除此之外,還有幾枚玉印,印面全為陰刻篆文。分別為「趙昧」、「泰子」、「帝印」、「左夫人印」、「泰夫人印」等。也都鑿刻精工,布白勻稱。

南越王墓中出土玉器240餘件,包括作為葬工用的「金縷玉衣」,裝飾用的11組玉佩飾和玉具劍中的首、格、璲、珌劍飾共58件,作器具用的銅框鑲玉卮、銅框鑲玉蓋杯、玉角形杯、玉盒、銅承盤高足五杯和印章、六博子等多種實用器物,還有禮儀用玉的壁等。

金縷玉衣由2291塊玉片用絲線穿系和麻布粘貼編綴而成,是我國迄今所見的年代最早的一套形制完備的絲縷玉衣,又是從未見於文獻和考古發現的新品種。它比世人熟知的河北中山靖王劉勝的金縷玉衣還要早10年左右,是南越國統治者崇王觀念和厚葬習俗的反映,有重要的考古價值。

南越王墓中共出土了71件玉璧。其中為墓主人置備的禮儀用璧有在棺室棺槨的頭廂內的大壁7塊,足廂中的玉璧2塊,西耳室中的玉璧6塊。作為葬玉用的璧主要用於鋪墊屍體。

南越王墓共出土組玉佩11套,是已知的漢墓發掘中出土最多的。考古人員對這11套組玉佩進行復原組合後,發現其中最精美、最繁雜的是墓主的一套組玉佩和右夫人的兩套組玉佩。

墓主組玉佩由32件不同質地的飾件組成,以玉飾為主,計有雙鳳渦紋青玉璧、龍鳳渦紋玉璧、犀形玉磺、雙龍蒲紋玉磺各工件,玉人4件,壺形玉飾、獸頭形玉飾各1件,玉珠5粒,玉套環1件,玻璃珠4粒,煤精珠2粒,金珠10顆。

南越王墓出土的玉佩飾計有透雕龍鳳紋重環玉佩、金鉤玉龍、魯首銜壁、透雕鳳紋牌形飾、帶鉤。其中透雕龍鳳紋重環玉佩和帶鉤令人嘆為觀止。

透雕龍鳳紋重環玉佩直徑106厘米,是一件雕鏤精細、布局新穎、構圖完整的藝術佳作。紋飾分為兩區,內區為一透雕游龍,前後兩爪都伸入外區,前爪托承一隻鳳鳥,後爪基部呈圓鼓形,顯得壯健有力。外區的鳳鳥婀娜多姿,回眸與龍對視。雕刻技法嫻熟,栩栩如生,是難得的珍品。

龍虎並體玉帶勾長18.8厘米,鉤體扁形,鉤部浮雕虎頭形,鉤尾雕作龍首。龍仰身昂首,張口咬一圓環;虎亦伸爪抓圓環。龍虎軀體及圓環上都飾有勾連雲紋。整件器物構圖奇妙,雕琢精細,構思非常絕妙。

角形玉杯出於墓主人棺槨的頭箱內,由一塊青白色硬玉雕成。口部橢圓,高184厘米。角形玉杯的外璧運用了圓雕鏤空、高浮雕、淺浮雕、線雕等四種技法雕出了四層紋飾。杯底的端部反折向上回轉,鏤空成離地的雲紋,環繞杯身的下部,雲紋上施刻束絲紋;接著由高浮雕修琢寬體的卷雲紋。杯口緣下方淺浮雕一隻夔龍,尖嘴,堅耳,額上的獨角像雲朵一樣飄出。實屬玉器中的絕品。

承盤高足玉杯高17厘米,共由青玉杯、玉杯托、銅托座、承盤、木墊5個部件組成。玉杯身、座分別由兩玉琢成,各鑽小孔,塞入竹丁連接杯身成圓筒形,有三區不同紋飾,平底。座足飾花瓣紋,下為喇叭形。杯座之下加有一塊小木承墊。銅托座平置於銅承盤的口沿上為一扁鋼圈,嵌納三條金首銀身的龍,三龍張口各銜住杯托的一片花萼。最下為銅承盤。此器由5種不同質地的部件構成,組合奇巧。三龍托杯有升天的寓意,同時在墓中還出土了五色葯石,因此我們可以認為這套承盤高足玉杯有可能是墓主生前用來承接雲表之露,以服食葯石而求長生的特殊用器。

另外,在南越王墓中還發現了青玉盒、銅框鑲玉益杯和一件玉卮,玉卮為極高貴的盛酒器,出現在殉人身旁,實在難解其中的意思。

南越王墓中還出土了6件玉舞人,他們形態各異,造型優美。有一個圓雕玉舞人,高3.5厘米,寬35厘米。舞姿曼妙生動,頭向右微偏,張口,做鶯歌燕舞之狀。這是出土的漢代玉舞人中首見得圓雕作品。

南越王墓的隨葬器物不僅品種繁多,做工精絕,而且文化內涵也相當豐富,顯示出漢、越、楚、秦、齊、巴蜀、駱越、匈奴等文化與海外文化相融的特色。一墓之中有如此多樣的文化遺物共存,在已發現的漢墓中相當罕見。

考古學家在南越王墓中,還發現了大大小小共51件鼎,其中銅鼎有36件,鐵鼎1件,陶鼎14件,分別放置在西耳室,後藏室,東側室和外藏槨里。

出土的這些鼎中,有一件銅鼎屬楚式風格。此外,還有漢武鼎19件(其中五件為陶鼎,余為銅鼎),越式鼎31件(銅鼎17件,鐵鼎1件,陶鼎13件)。所謂漢式、越式、楚式,是以器物的造型和地域特色來區分的。

南越王墓的出土,為我們研究漢代歷史提供了珍貴的史料。

D. 西漢南越王墓是誰的陵墓,出土了什麼

西漢南越王墓位於我國廣東省廣州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王國第二代王趙眜的陵墓。

在秦末楚漢相爭之際,時任南海郡尉的趙佗吞並桂林、象郡,於公元前203年建立南越國,定都番禺。南越國疆域基本就是秦朝嶺南三郡的范圍,東抵福建西部,北至南嶺,西達廣西西部,南瀕南海。

從趙佗最初稱王以後,南越國共傳5代王,歷時93年。開國之君趙佗僭稱南越武帝,第二代王趙眜為趙佗次孫,公元前137年至公元前122年在位,在《史記》中被稱為趙胡,僭稱文帝,第三代王趙嬰齊為趙眜之子,死後稱明王,皆築有陵墓。

趙眜的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眜」玉印等。

E. 西漢南越王墓修建年代

西漢南越王墓修建年代約公元前122年。

西漢南越王墓

西漢南越王墓位於廣州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王國第二代王趙眜的陵墓。趙眜是趙佗的孫子,號稱文帝,公元前137年至122年在位。該墓於1983年6月被發現,挖掘完畢即在原地建立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3年發掘時,出土文物中有「文帝行璽金印」一方以及「趙眜」玉印,證明陵墓主人的身份。南越文王墓的出土,被譽為近代中國五大考古新發現之一。西漢南越王墓已開辟為博物館。

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從象崗頂劈開石山20米,鑿出一個平面「凸」字形的豎穴 ,再從前端東、西側開橫洞成耳室,南面開辟斜坡墓道。墓室以紅砂岩石仿照前堂後寢的形制砌成地宮,墓頂用24塊大石覆蓋,再分層夯實而成。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後四共7室,寬 12.5米,長10.85米。墓主居後部中室,前廳後庫,前部東西為耳室,後部東西為側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僕役7人。前部前室四壁和頂上均繪有朱、墨兩色雲緞圖案;東耳室是飲宴用器,有青銅編鍾、石編鍾和提筒、鈁、錇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盤等;西耳室是兵器、車、馬、甲胄、弓箭、五色葯石和生活用品、珍寶藏所,尤其珍貴的是來自波斯的銀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這些文物證明南越國早期或更前年代廣州已與波斯和非洲東岸有海上貿易。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眜」玉印等。東側室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1枚。西側室為廚役之所,殉葬7人,無棺木,室後置豬、牛、羊三牲。後藏室為儲藏食物庫房,有近百件大型銅、鐵、陶制炊具和容器。出土文物共千餘件(套),金印是國內首次出土的漢代帝王金印。這些出土文物對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土地開發、生產、文化、貿易、建築等狀況以及南越國歷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價值。現就陵墓及部分珍貴文物作較詳細的介紹。

F. 西漢南越王墓的相關介紹是什麼

西漢南越王墓位於廣東省廣州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王國第二代王趙眜的陵墓。

在秦末楚漢相爭之際,時任南海郡尉的趙佗吞並桂林、象郡,於公元前203年建立南越國,定都番禺。南越國疆域基本就是秦朝嶺南三郡的范圍,東抵福建西部,北至南嶺,西達廣西西部,南瀕南海。

從趙佗最初稱王以後,南越國共傳5代王,歷時93年。開國之君趙佗僭稱南越武帝,第二代王趙眜為趙佗次孫,在《史記》中被稱為趙胡,僭稱文帝,第三代王趙嬰齊為趙眜之子,死後稱明王,皆築有陵墓。

趙眜的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從象崗頂劈開石山20米,鑿出一個平面「凸」字形的豎穴,再從前端東、西側開橫洞成耳室,南面開辟斜坡墓道。墓室以紅砂岩石仿照前堂後寢的形制砌成地宮,墓頂用24塊大石覆蓋,再分層夯實而成。

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後四共7室。墓主居後部中室,前廳後庫,前部東西為耳室,後部東西為側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僕役7人。

南越王墓的前部前室四壁和頂上均繪有朱、墨兩色雲緞圖案;東耳室是飲宴用器,有青銅編鍾、石編鍾和提筒、鈁、錇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盤等。

西耳室是兵器、車、馬、甲胄、弓箭、五色葯石和生活用品、珍寶藏所,尤其珍貴的是來自波斯的銀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這證明南越國早期或更前年代廣州已與波斯和非洲東岸有海上貿易。

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眜」玉印等。

東側室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一枚;西側室為廚役之所,殉葬7人,無棺木,室後置豬、牛、羊三牲。後藏室為儲藏食物庫房,有近百件大型銅、鐵、陶制炊具和容器。

南越王墓共發現遺物千餘件套,其中金印是國內首次發現的漢代帝王金印。這對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土地開發、生產、文化、貿易、建築等狀況以及南越國歷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價值。現就陵墓及部分珍貴文物作較詳細的介紹。

南越王墓有一件物品被稱為「鎮墓之寶」,那就是「文帝行璽」金印,是我國發現的第一枚帝印。在傳世或發現的秦漢印章中,未見一枚皇帝印璽,只有文獻記載。

據文獻所講,帝印都是白玉質印、螭虎鈕印,印文是「皇帝行璽」或「天子行璽」;而南越國趙眜這枚帝印卻是金質印、蟠龍鈕印,印文是「文帝行璽」。這是金印的獨特之處,是南越國自鑄、生前實用之印。

這枚「文帝行璽」金印是正方形,印台重148.5克,含金量非常高。印面呈田字格狀,陰刻「文帝行璽」4個小篆體的字,書體工整,刀法剛健有力。

蟠龍鈕是一條龍蜷曲的樣子,龍的首尾和兩足分置在4個角上,似騰飛疾走,印面槽溝和印台四周壁面都有碰撞和劃傷的痕跡,而且還遺留著一些暗紅色的印泥。

印台背上的龍,有些部位磨得十分光滑,說明這枚金印是墓主人生前日常行使王權的大印。

南越王墓除了「文帝行璽」金印外,還有「泰子」,即太子金印和「右夫人璽」金印,但不是龍鈕,而是龜鈕。「泰子」金印也是首次發現,在傳世印璽中未曾見過。

按秦漢禮制規定,只有皇帝、皇後的才能稱「璽」,其他臣屬的印是不能稱「璽」的。皇帝用璽並非只有一種,而有多種。

例如用於賜諸侯王的「皇帝之璽」、用於封國的「皇帝行璽」、用於發兵的「皇帝信璽」、用於冊封外國的「天子之璽」等。

「皇帝璽」被視為「傳國璽」,歷代統治者視為保國鎮疆之寶,正所謂「得寶者得天下,失寶者失天下」。而趙眜的「文帝行璽」是個人專用,不往下傳,因此死後用於陪葬。

歷史上發現的印不少,但大多是銅質、玉質或水晶質的,很少發現有金印,大概只有12枚,12枚金印中屬東漢的有8枚,屬西漢的4枚,僅南越國便佔了3枚。

南越王墓的金器除金印外,還有金帶鉤、金花泡和杏形金葉,均是飾物。而金花泡普遍被認為是海外輸入的「洋貨」。

南越王墓中有一件白色的銀盒特別引人注目,那閃閃發光的花瓣顯得尤為突出。在主棺室,盒內有10盒葯丸。

從造型、紋飾和口沿的鎏金圈套等工藝特點看,銀盒與我國傳統的器具風格迥異,但與古波斯帝國時期遺物相似。經化學分析、研究,認為是波斯產品,銀盒裡的葯丸很可能是阿拉伯葯。因此,銀盒並非南越國製造,而是海外舶來品,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南越王墓的銀器除了銀盒外,還有銀洗、銀卮和銀帶鉤,都是越王室的專用器具。7件銀帶鉤工藝十分精美,有5種式樣、鉤首有雁頭形、龜頭形、龍頭形和蛇頭形等。

銅器在南越王墓隨葬物中佔有重要地位,共有青銅器500多件,不但品種數量多,而且工藝技術精湛,極具地方特色。這批銅器中有廚具、飲食用具、酒器、樂器、車馬器、生產工具及各種日用器具等。

銅鼎共有36件,有漢式鼎、楚式鼎和越式鼎,其中有9件刻有「蕃禺」銘文,都是由南越國的都城工匠所造,是廣州建城歷史的重要物證。

特別是越式大鼎。鼎內有「泰官」封泥一枚。南越國也像西漢一樣設有「泰官」一職,是掌管南越王日常飲食的職官。

銅壺共9件。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個鎏金銅壺,細長頸,大腹,造型美觀大方,通體鎏金,光亮華麗,是一件藝術精品。

銅提筒共9件,是南越王墓中最具地方特色的器物之一。特別是一個船紋銅提筒,除器身有幾組幾何飾紋帶外,最為突出的是4隻首尾相連的羽人船,每船有羽人5名,各飾羽冠,赤腳。船首倒掛一具人頭;船首尾各豎兩根羽旌。

5個人形態各異,有的劃槳,有的擊鼓,有的持兵器,有的在殺俘虜祭海神。船與船之間還有海龜、水鳥、海魚等作裝飾,形態生動,工藝精美,是精美的藝術品。

南越王墓中的39件銅鏡大部分都是精品,例如連弧龍紋鏡、帶托鏡、十字龍鳳紋鏡、繪畫鏡、六山紋鏡等。其中繪畫鏡是彩繪人物大畫鏡,直徑達41厘米,為國內最大的西漢繪畫圓鏡,是漢代銅鏡中的珍品。

繪畫圓鏡仍保留白、青綠兩色的繪人物組畫,中央有兩人做跨步弓腰斗劍表演,兩側各有4人站立圍觀,生動逼真。周圍和中間還配以連弧紋和卷雲紋。

還有一件六山紋鏡,有6個斜形山字,襯以浪花形羽狀紋和蓮葉形花瓣紋飾。

銅鑒位於後藏室,是深鼓腹大盆,可用來盛水或食物,盆內有豬、牛、羊、雞骨和魚、龜等海產,說明這是當時的主要食品。

銅熏爐共有11件,有單件和四連體的,爐腹和頂蓋均鏤孔透氣,是用來焚香料的,香料被認為是舶來品,這是最能反映南越國地方特色的典型銅器,其復雜的工藝反映了當時的鑄造技術水平。

宴樂之器是古代統治者炫耀其奢華生活和身份地位的標志。南越王墓內東耳室有一批樂器,旁邊還有一名殉葬的樂師。

樂器可分銅、石、陶、絲四大類,青銅樂器有鈕鍾一套14件,甬鍾一套5件;句鑃一套8件。還有銅鑄等。

句鑃扁方形實柱體柄,弧形口,陰刻篆文「文帝九年樂府工造」,並刻有「第一」至「第八」的編碼,是我國唯一發現具有絕對年代而又有序號的句鑃。

南越王墓中的兵器種類多,數量大,除15把劍為鐵質外,其餘皆為銅造。最為難得的是一把「張儀」銅戈,銘文「王四年相邦張儀」等字,「王四年」應為秦惠王時。由張儀監造,說明是由秦帶入南越的。

銅虎節是一件難得的珍品。姿態生動威猛,蹲虎欲躍,虎頭昂揚。張口,露齒,弓腰.卷尾,飾以錯金虎斑紋,是國內僅存的一件錯金虎節尤為珍貴,有錯金銘文「王命:車徒」,屬於孤品,是一件重寶。節是外交和軍事上的信符,有虎節、龍節、人節之分,可以用來證調戰車和士兵

銅鈁是一個方形壺。腹呈橢圓形突出,飾以繁縟的浮紋,復雜多變。這種盛酒的銅器製作技術精良,具有透雕風格,更能襯托出主人酒的名貴與醇香。

印花銅凸版是用來在絲織物上印染圖案的工具,是我國發現年代最早的印染工具,對研究古代紡織技術具有重要意義。

墓中的銅構件較多,有鎏金銅鋪首6件。有一個已朽的漆屏風的銅構件多種,例如,轉角鎏金銅托座、鎏金蟠龍托座、正間鎏金銅托座、鎏金朱雀銅頂飾、鎏金雙面獸形銅頂飾等。

鐵器的使用,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促進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增強了國防力量。南越王墓的鐵器有700多件,有農具、工具、兵器和日用器具等。

其中輕型鐵鎧甲共有709片甲片,均呈四角抹圓的長方形。這種輕型鐵甲適合於氣溫較高的南方地區使用,代表了西漢時期南方鎧甲的基本形制,與北方中原地區的鐵鎧甲形制有較大差別。

鐵劍共15件,其中一件出自墓主腰間左側,劍鞘為竹胎,劍莖兩面夾以木板,外捆纏絲帶。還有4件是青黃色玉莖,雕刻最為精細,下面有高浮雕群獸,形態十分生動。

其中有一桿鐵矛間銅質、鎏金,錯間金銀的三角圖紋和流雲紋,如此華麗的鐵矛應為南越王自用,或用於儀仗。

玉璧是正中有孔的圓形玉器。南越王墓有各種玉璧56件,僅主棺室就有47件,說明墓主對玉璧的喜愛。這些玉璧中比較突出的有大玉璧、透雕重圈二龍銜環璧、透雕龍紋玉璧、透雕龍鳳渦紋玉璧、雙連玉璧等。

特別是主棺室的一件大玉璧,是墓中所有玉璧中最大的一件,雕刻精緻,紋飾古樸莊重,頗有帝王之氣,是我國已知玉璧中體形最大、龍紋飾最多的一塊,被稱為「璧中之王」。

主棺室的玉盒為青玉,呈青黃色,盒身鼓圓。玉盒刻有兩鳳鳥,飾以美麗浮雕紋,結構嚴謹,雕工精細,光潔奪目,被稱為「玉器絕品」。

玉衣是漢代特有的喪葬殮服,東漢滅亡以後,未發現有玉衣。玉衣是有等級規定的,有金縷、銀縷、銅縷玉衣,諸侯王多用金縷,也有用銀縷的。

而南越王墓的這件絲縷玉衣為首次發現,也是我國唯一的一件。整件玉衣全長1.73米,共用玉片2291塊,用朱紅色絲帶粘貼,構成多重幾何形紋樣,色彩鮮艷奪目。

另外墓中有玉印共9枚,其中3枚有文字的玉印都是出在主棺室墓主身上,分別是「趙眜」、「泰子」、「帝印」的方形玉印。「趙眜」印和「帝印」都是墓主身份的物證。

由於玉石具有優良的質地和美麗的色澤,又能迎合人們的求美天性和祈求健康、避邪的心理,在古代佩戴玉質裝飾品是達官貴人追求的時尚。

南越王墓的玉飾品有130餘件。例如,犀形玉瑛,整體作透雕形的犀牛,呈蹲曲狀,全身肌肉隆起,充滿生機活力。雙龍紋玉瑛,對稱的雙龍頭,張口鼓目,飾以透雕雲紋,形象生動。透雕龍璃紋玉環,雙面透雕二龍二獸的優美造型,十分別致。

另外還有透雕龍鳳紋重玉佩,透雕體態輕盈的龍鳳,飾以卷雲紋,造型飽滿有力,龍鳳均有呼之欲出之態,確是玉飾精品。連體雙龍玉佩,構思奇特的雙龍擁爪,形象生動。

在人們生活中,陶器比其他器具的存在時間更長、作用更大、關系更密切。南越王墓共有陶器371件,計有儲容器、炊煮器、日用器,還有網墜、響器和模型明器等,眾多的陶器說明其在王宮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嶺南地區絲綢生產的歷史悠久。南越王墓中絲綢的隨葬品不但品種多,而且數量很大。特別是西耳室西部,在約2.8平方米的范圍內,絲織品多層疊放,整匹隨葬的有絹、綉絹、朱羅、朱絹、綉「紗』、超細絹、砑光絹等品種。

在西室中還發現原支大象牙一捆,共5支、並排堆放。。經鑒定,這5支大象牙的產地是非洲,可能是通過海上絲綢之路來到廣州的。另外還有刻畫象牙卮、象牙算籌和殘牙雕器等,可見這些原支大象牙是進口作為雕刻原料的。

在墓主玉衣頭套下的絲囊內,裝有470顆珍珠,是未經加工的天然珍珠,這應該是一個絲囊珍珠枕頭。據說珍珠具有鎮靜、美容和辟邪的作用,而用珍珠做成枕頭,尚屬首次發現。

G. 廣州南越王墓是怎麼發現的

西漢南越王墓位於廣州市區北部的象崗山上,是 1983年6月9日在該地動工修建樓宇開挖地基時偶然發現的。

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佔地14000平方米。整體布局以古墓為中心,上蓋覆斗形鋼架玻璃防護棚,象徵漢代帝王陵墓覆斗型封土。墓的東邊為三層的綜合陳列樓,北邊為兩層的主體陳列樓,用環繞的迴廊上下溝通將三座建築物連成整體。現在,全館共有10個展廳,4800多平方米。現在,南越王墓博物館已被選進世界80個著名博物館之中。該館是廣州越秀山一象崗文化史跡游覽線的主要景點,建築以軸線對稱布局,按參觀路線依山建館,拾級而上,把展館、墓室及擴建之展室連成有機整體。

南越王墓是西漢早期建都番禺的南越國第二代王、秦統一嶺南的將領趙佗之孫、自稱文帝的趙眛的陵墓,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趙眛,史書稱趙胡,公元前137——122年(漢武帝建元四年至元狩元年)在位,約16年。趙眛在位期間和稱「南越文帝」,死後謚曰南越文王。這一時期,南越國名為漢朝藩屬,實則保持獨立王國的地位。

全墓由750塊大石砌建,分前朝後寢兩部分,共7室,前部三室為前室和東、西耳室;後部四室為主棺室、東西側室及後藏室。由兩道石門隔開,各室有各自的功能。

經過數年挖掘,現已出土珍貴文物1000多件(組),有15位殉葬人。這是迄今為止,嶺南地區發現年代最早、規模最大、陪葬物最豐富的漢初古墓,也是惟一的一座全用石塊砌建而成的、首次出現壁畫的彩繪石室墓。墓中出土文物尤以銅器和陶器最具南方越族文化的特色,有青銅編鍾樂器3套,銅鼎36個,銅鏡36面,以及金印3枚(廣州市漢代考古至今發現西漢時期金印僅有4枚),出土玉器240多件。墓主身穿的玉衣殮裝已復原,它是我國目前發現完整的西漢玉衣中年代最早又是惟一的"絲縷玉衣"。墓中出土藍色平板玻璃、世界第一套套色印花銅版模、非洲象牙等,都是一批有意義的稀世珍品。

H. 南越王墓有什麼

世界最早的彩色套印織物的工具——印花銅板模

南越王墓中共發現了兩件印花銅板模,一大一小,是世界最早的彩色套印織物的工具。大的為主紋板,形如火焰;小的為定位板,呈「人」字形。印花的方法是完全用手工套印,即印花工人手拿凸版像蓋印章一樣在展開的織物上一行行蓋印。板模印花紋樣與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兩件印花紗相似。它的發現在紡織工業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中國最早的實用屏風

南越王墓出土的這件屏風器形碩大,結構奇巧,是我國考古首次發現的最早、最大實用漆木屏風。中間的屏門可以向外開啟,兩側可以展開呈90度。屏風上部裝飾有青銅鎏金朱雀和雙面獸頂飾,上插羽毛;下部有鎏金人操蛇托座,獨具嶺南特色。屏風上繪有紅、黑兩色的卷雲紋圖案,絢麗多彩。在當時製作如此精美的屏風非常不易,由此可見南越王生前生活之奢華。

最早的龍鈕金印——「文帝行璽」金印

「文帝行璽」金印是迄今全國考古發現的最大、最早的一枚西漢金印,也是唯一的漢代龍鈕帝璽,為南越王墓墓主身份的重要物證。金印的印鈕為盤曲成「S」形的一條游龍,印面刻有篆書的「文帝行璽」四字。印面尺寸略大於當時的帝璽規格,是南越王僭越稱帝的反映。

最早的絲縷玉衣

南越王墓出土的這件絲縷玉衣由2291塊玉片用絲線穿系和麻布粘貼編綴而成,是我國迄今所見的年代最早的一套形制完備的絲縷玉衣,又是從未見於文獻和考古發現的新品種。它比世人熟知的河北中山靖王劉勝的金縷玉衣還要早10年左右,是南越國統治者崇玉觀念和厚葬習俗的反映。

最早一批海外舶來品——銀盒、象牙等

南越王墓中出土的銀盒和金花泡在造型、文飾和製造工藝上具有西亞金銀器的特點;5支原支象牙為非洲象牙;銅熏爐和乳香來自東南亞。這是嶺南地區發現的最早一批舶來品,是兩千多年前廣州作為中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點的重要物證。

中國最早的平板玻璃

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藍色透明平板玻璃鑲嵌在長方形銅框牌飾中,成分以氧化鉛和氧化鋇為主,鉛、鋇含量分別高達33%和12%,屬於中國鉛鋇玻璃系統。這是迄今我國考古發現的最早的平板玻璃,對研究中國古代玻璃製造業的發展有重要意義。平板玻璃作為一種裝飾品使用,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而同一時期,西羅馬帝國已掌握了用吹製法製造各種實用玻璃器皿。

最完備的海船圖案

在出土的船紋提筒上有四組船紋,船上有揚起的風帆、戴羽冠的武士、裸體的俘虜、滿載的戰利品以及古代越族部落象徵權力的銅鼓等,船的周圍以及船底還繪有海龜、海魚和海鳥,反映的一隻大型古越人船隊在戰爭結束後凱旋歸來的場景。這是目前考古發現的規模最大、最為完備的海船圖形,對「海上絲綢之路」的研究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最早的彩繪石室墓——南越王墓

南越王墓是迄今嶺南地區發現的規模最大、保存完好、隨葬品最豐富的一座漢墓,也是我國考古發現的最早彩繪石室墓,1996年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陵墓深埋在離山頂20餘米的山腹深處,墓室座北朝南,按「前朝後寢」的格局建造,內有7室,15個殉葬人,陪葬品達1000多件(套),對了解和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地區經濟、政治、文化的發展以及漢、越民族的融合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西漢最長的一把鐵劍

在墓主身體兩側發現了10把鐵劍,其中一把長1.46米,室迄今為止發現的最長的一把西漢鐵劍。鐵劍上鑲嵌有玉劍飾。出土時已嚴重銹蝕,劍身與劍鞘不能分離。根據墓主的身高判斷,這把鐵劍應該不是實用器而是象徵權力和地位的裝飾品,是南越國尚武精神的體現。

西漢最大的繪畫銅鏡

南越王墓中發現了一面直徑為41厘米的繪畫銅鏡,畫面為四個貴婦人看兩人斗劍的圖案,是目前國內考古發現的最大的一面西漢繪畫銅鏡,其繪畫風格與長沙馬王堆漢墓的帛畫相似,可見南越文化中有著楚文化的深刻烙印。

I. 西漢南越王墓的概況

西漢第二代南越王趙眜墓,
地理位置:位於中國南部廣東省的廣州市。年 代:約公元前122年。發掘年代:1983年。簡 介:南越王墓是西漢初期南越國第二代國王趙眜的陵墓。南越王墓為一座鑿山為藏的石室墓,採用豎八鑿洞的方法構築而成。平面呈士字形,建築面積約100平方米,墓室按照前朝後寢規格布局,共分7間。前部三室為前室和東、西耳室,後部四室為主棺室、東西側室及後藏室。墓內隨葬品豐富,品類繁多,出土金銀器、銅器、鐵器、陶器、玉器、琉璃器、漆木器、竹器等遺物1000餘件。其中以文帝行璽金印和絲縷玉衣最具價值。意 義:南越王墓的發現,為探究秦漢期間嶺南地區的開發及南越國的歷史等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
趙眜,在《史記》稱為趙胡,中國西漢時期南越國的第二代王,公元前137年至前122年在位,是南越國第一代王趙佗的孫子,號稱「南越文帝」。他的陵墓位於今廣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著名的「南越王墓」。
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從象崗頂劈開石山20米,鑿出一個平面「凸」字形的豎穴 ,再從前端東、西側開橫洞成耳室,南面開辟斜坡墓道。墓室以紅砂岩石仿照前堂後寢的形制砌成地宮,墓頂用24塊大石覆蓋,再分層夯實而成。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後四共7室,寬 12.5米,長10.85米。墓主居後部中室,前廳後庫,前部東西為耳室,後部東西為側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僕役7人。前部前室四壁和頂上均繪有朱、墨兩色雲緞圖案;東耳室是飲宴用器,有青銅編鍾、石編鍾和提筒、鈁、錇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盤等;西耳室是兵器、車、馬、甲胄、弓箭、五色葯石和生活用品、珍寶藏所,尤其珍貴的是來自波斯的銀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這些文物證明南越國早期或更前年代廣州已與波斯和非洲東岸有海上貿易。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眜」玉印等。東側室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1枚。西側室為廚役之所,殉葬7人,無棺木,室後置豬、牛、羊三牲。後藏室為儲藏食物庫房,有近百件大型銅、鐵、陶制炊具和容器。出土文物共千餘件(套),金印是國內首次出土的漢代帝王金印。這些出土文物對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土地開發、生產、文化、貿易、建築等狀況以及南越國歷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價值。現就陵墓及部分珍貴文物作較詳細的介紹。
根據國家文物局2002年發布的《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共有64件(組)一級文物禁止出國(境)展出。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角形玉杯」和「銅屏風構件5件》」位列其中。成為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