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指南 » 日軍佔領上海期間有多少日僑
擴展閱讀
杭州到莫干山要多久 2022-12-06 02:35:29

日軍佔領上海期間有多少日僑

發布時間: 2022-10-02 10:27:58

Ⅰ 上海"一·二八"之役是怎麼回事

簡介一·二八淞滬抗戰
1.
1932年1月28日~3月3日,中國軍隊抗擊侵華日軍進犯上海的作戰,又稱"一·二八"事變。

2.
起因"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為掩護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陰謀,由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館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謀在上海製造事端。田中隆吉與女間諜川島芳子策劃,於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僧天崎啟升等五人向馬玉山路中國三友實業社總廠的工人義勇軍投石挑釁,與工人發生互毆。田中操縱流氓漢奸乘機將兩名日僧毆至重傷,日方傳出其中一人死於醫院。隨即以此為借口,指使日僑青年同志會一夥暴徒於19日深夜焚燒三友實業社,砍死砍傷三名中國警員。20日,又煽動千餘日僑集會遊行,強烈要求日本總領事和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21日,日本總領事村井蒼松向上海市長提出道歉、懲凶、賠償、解散抗日團體四項無理要求。22日,日本駐上海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發表恫嚇性聲明,以保護僑民為由加緊備戰,並從日本國內向上海調兵。27日,村井向上海市當局發出最後通牒,限28日18時以前給予滿意答復,否則採取必要行動。國民黨政府為集中兵力在江西"剿共",對日繼續執行不抵抗政策。軍政部長何應欽急電第19路軍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長吳鐵城於28日13時45分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無理要求。暫時下野的蔣介石委託國民黨元老張靜江說服蔡廷鍇避免與日軍沖突,並調憲兵第16團接替上海第19路軍防務。日方接到吳鐵城答復表示"滿意",卻又以保護僑民為由,要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不待答復便於當晚突襲閘北。

3.
過程第19路軍奮起抗戰
事變之初,駐上海日軍有海軍陸戰隊1800餘人及武裝日僑4000餘人、飛機40餘架、裝甲車數十輛,分布在虹口租界和楊樹浦,另有海軍艦只23艘,游弋在長江口外和黃浦江上,由海軍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指揮。1月28日午夜,陸戰隊分三路突襲閘北,攻佔天通庵車站和上海火車北站。上海軍民義憤填膺,擔負滬寧地區衛戍任務的第19路軍3個師共3萬餘人,第60、第61師分駐蘇州、南京一帶,第78師2個旅駐守上海,在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指揮下奮起抗戰。防守市區的第156旅,在前來接防的憲兵第16團主動配合下,打退由橫浜路、虯江路、寶山路進攻的日軍,29日奪回天通庵車站和上海北站。日軍敗退租界,通過英、美等國領事出面"調停",達成停火協議,緩兵待援。上海民眾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紛紛組織救護隊和義勇軍,積極支援第19路軍抗戰。29日,日本政府發表聲明威脅中國政府,誣指上海事件是中國排日運動引起的。南京政府於30日倉促遷往洛陽。至2月2日,日軍從國內增調航空母艦2艘、各型軍艦12艘、陸戰隊7000人援滬。蔣光鼐急調第60、第61師參戰。3日,日軍破壞停火協議再向閘北進攻,被守軍擊退。日本內閣遂增派第3艦隊和陸軍久留米混成旅援滬,由第3艦隊司令野村吉三郎接替鹽澤指揮。7日,野村改變攻擊點,以久留米旅進攻吳淞,陸戰隊進攻江灣,企圖從守軍右翼突破。第19路軍依託吳淞要塞及薀藻浜水網地帶與日軍激戰,第61師將進攻紀家橋、曹家橋及偷渡薀藻浜的日軍各個消滅,其餘日軍又龜縮租界,由英、美等國領事再次出面"調停",以待援兵。

第5軍馳援上海作戰
上海戰況於日軍不利,日本內閣於2月14日又調陸軍第9師參戰,改由第9師師長植田謙吉統一指揮。同日,中國政府派請纓抗日的張治中任第5軍軍長,率所部第87、第88師及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教導總隊增援上海,歸第19路軍統一指揮,接替從江灣北端經廟行至吳淞西端的防線,為左翼軍。第19路軍為右翼軍,擔負江灣、大場以南及上海市區的防禦。18日,植田發出最後通牒,要挾中國守軍於20日17時前撤退20公里,被蔡廷鍇嚴詞拒絕。20日植田令日軍全線總攻,採取中央突破,兩翼卷擊的戰法,以第9師主突江灣、廟行結合部,企圖北與久留米旅圍攻吳淞,南與陸戰隊合圍閘北。守軍第19路軍與第5軍並肩作戰,密切配合,利用長江三角洲水網地帶及既設工事頑強抗擊,並組織戰鬥力強的部隊夾擊突入江灣、廟行結合部之敵。經過6晝夜爭奪戰,日軍遭受重創,由全線進攻轉為重點進攻,再由重點進攻被迫中止進攻。

日軍增兵襲擊瀏河攻陷上海
淞滬抗戰激勵全國,後方官兵紛紛請纓抗戰,蔣介石拒絕再向上海增兵。而日本內閣決定組建上海派遣軍,派前陸軍大臣白川義則任司令官統一指揮。2月27日起,上海日軍又得到陸軍第11、第14師的增援,總兵力增至9萬人、軍艦80艘、飛機300架,戰鬥力驟增。當時中國守軍總兵力不足5萬,裝備又差,而且經一月苦戰,傷亡比較嚴重,左側瀏河地區江防薄弱。白川汲取前三任指揮官正面進攻失利的教訓,決定從翼側瀏河登陸,兩面夾擊淞滬守軍。3月1日,指揮第9師等部正面進攻淞、滬,以第3艦隊護送第11師駛入長江口,從瀏河口、楊林口、七丫口突然登陸,疾速包抄守軍後路。淞滬守軍腹背受敵,被迫退守嘉定、太倉一線。國民革命軍在江灣一帶抵抗日軍進攻至3月2日,由於日軍在太倉瀏河登陸,形成腹背受敵的局面,於是被迫全線撤退。3月3日,日軍佔領真如、南翔後宣布停戰。

是役,中國軍隊在人民支援下浴血奮戰,連續擊敗日軍進攻,使敵三易主將,數次增兵,死傷逾萬,受到沉重打擊。但政府當局妥協退讓,不繼派援兵,守軍寡不敵眾,防線終被日軍從翼側突破而被迫撤退。由於上海的戰事讓長江航運中斷,列強位於華中的利益受損,於是逼迫日本政府談判。中日在英、美、法、意各國調停之下於3月24日在上海談判,5月5日簽署《淞滬停戰協定》。日軍返回戰前防區(上海公共租界北區、東區及其越界築路地帶),國軍暫留現駐地(滬寧鐵路上的安亭鎮至長江邊的滸浦一線),交戰區劃為非武裝地區。不久,國民黨政府將英勇抗戰的第19路軍調往福建"剿共"。

Ⅱ 1943年的上海發生了什麼事情

1943年,汪偽政權「收回」租界,設偽上海特別市第一警察局黃浦分局。

1月10日 為配合汪偽政府對英美宣戰,偽中華電影公司停止放映英美電影。
1月11日 上海日本陸海軍最高指揮官公布限制糧食運輸辦法。規定非經日軍許可,所有上海市區內的食米、麥類、豆類、小米等糧食及其製成品,一律不準由清鄉地區運出,亦不得運入上海市封鎖線內。次日偽上海市政府公告,規定13日起實行上述糧食統制新辦法。
是日 《中美新約》《中英新約》簽署。主要內容撤廢英美在華治外法權,交還租界等。
1月13日 中共中央華中局取消中共江蘇省委,成立敵區工作部,部長劉曉,領導上海、江蘇的地下工作。1944年8月華中局敵區工作部改稱城市工作部,部長劉長勝。
1月14日 義大利政府發表聲明,宣布交還在華租界和撤銷治外法權。
是日 日軍當局發還8家工廠。至此日軍當局管理的140家在滬華商工廠,已發還104家。
1月20日 偽清鄉委員會上海分會頒發《上海第一期清鄉地區實施規則》。規定設立戶口清查實施委員會。至2月20日分期分區挨家挨戶清查戶口,凡12歲以上,60歲以下的無家屬男子,一律返原籍或逮捕。
1月25日 晨,哈同花園大火,洋房付之一炬,毗連舊宅亦受重損。宅內珍寶、古玩皆焚毀。哈同家屬及傭僕200餘人倖免於難。
是日 據偽市政府警察局統計,全市有煙館235家。
2月4日 偽市政府訓令各局、區署,5日起國旗上方附加的黃色三角標識一律除去。
2月12日 公共租界工部局所設各華童小學取消英文課,改教日文。中學部減少英文課時,以日文課時取代。
2月13日 日首相東條英機到達南京和上海,策劃「中日兩國的真正合作地帶」。
2月16日 公共租界工部局封閉南京路(今南京東路)新鳳祥、老鳳祥、方九霞、裘天寶4大銀樓。
2月17日 日本佔領當局決定,居留在滬的英、美等敵國僑民限令月內遷入指定的「人民集合所」居住。
2月中旬 日本佔領當局集中拘禁在滬英、美、荷等國僑民,德、奧在滬難民居留地區被限於提籃橋一帶不足一平方英里的區域范圍內。
2月23日 法國維希政府發表聲明,「決定撤銷在華治外法權,並交還北京使館區、上海等地的法國專管租界行政權」。
3月15日 汪偽全國商業統制總會在滬成立,專管軍需及統制物資的收購配給。
是日 偽市政府保甲委員會成立。17日偽市政府發布《上海特別市保甲委員會暫行組織規程》。
3月19日 日軍將上海市郊經濟監視哨(又稱封鎖線)移交汪偽市警察局管理。
是月 中共中央華中局成立城工部和聯絡部後,上海軍地工作改由城工部領導。
是月 偽市政府對所轄區域作新的劃分,分為市區和特別區兩部分。
4月3日 打浦橋自1937年八一三事變封閉以來,是日開放。
4月5日 南市文廟舉行春季祀孔典禮。
4月16日 上海淪陷後成立的中華、中聯、上海影院3家電影公司,是日合並為偽中華電影股份有限公司。1942年5月起,日偽「中聯」電影公司拍攝約50部電影。春 日偽成立中日廣播協會上海事務處。
5月1日 日偽在上海實行第二期清鄉。清鄉地區為崇明、寶山、嘉定3縣,修築封鎖線長221公里。
5月8日 偽市政府發布密令,日本大使館已決定徵用吳淞、寶山獅子林炮台、月浦鎮、羅店鎮和大場鎮,設置軍用設施,佔地共25萬余畝。
5月29日 汪偽江蘇上海地方法院檢察處改江蘇上海地方法院檢察署。
5月下旬 上海市內煤球供貨短缺,煤球公會規定限量零售。
6月1日 商務印書館、中華、世界、開明、大東等書局聯合組成中國聯合出版公司。是日 汪偽中國青少年團上海地區清鄉團部成立。
6月30日 汪偽政府外交部長褚民誼與日本重光葵在南京簽訂《關於交還上海公共租界條款》及《了解事項》。規定8月1日起租界行政權及公共設施資產及負債,由偽國民政府
繼承。是日 汪偽清鄉委員會上海分會結束。
7月22日 汪偽政府代表夏奇峰等與法國維希政府代表在南京簽署《交還上海法國專管租界實施細目條款》及《附屬了解事項》。
23日汪偽政府代表褚民誼與義大利大使簽訂《關於交還上海公共租界實施條款》及《了解事項》。
7月24日 日軍當局歸還申新紡織廠等24家華商工廠。至此,被日軍搶占的140家華商工廠全部交還。
7月30日 汪偽國民政府「接收」上海法租界區,改稱第八區。
7月31日 汪偽政府決定,設在上海的各級法院和檢察院全部解散,改設兩院兩署制度。
7月下旬 偽市政府決定,拆除在外灘和九江路的赫德、巴夏禮兩座銅像。
是日 市政當局取消前因橡膠原料短缺,實行的套鞋須在雨天購買、球鞋跑鞋須在晴天購買的規定。
是月 上海米價暴漲至每石2100元。
8月1日 汪偽國民政府「接收」上海公共租界區,改稱第一區。
是日 汪偽上海地方法院成立。汪偽高二、高三分院被撤銷,成立汪偽上海高等法院。
8月9日 汪偽政府在上海召開最高國防會議臨時會議,通過《收買棉紗棉布暫行條例》及《實施綱要》。規定所有棉紗棉布由商業統制總會統買,不得拒絕或妨礙。
8月26日 偽上海市長陳公博命令第一區公署,將外灘所有銅像拆除。
是日 陳公博命令第一、第二兩區分署所有該區內以外國人名作路名的馬路於10月10日改名。10月8日偽市政府頒發訓令,從10時起一、八兩地及越界築路路名的西文,一律改用新名。10日全市240條以外國人命名的馬路全部改用以中國地名命名的新路名。
8月29日 第四十五期戶口米開始發售,每人減為半升,另加雜糧半升。
9月1日 偽市政府布告,規定全市飯館酒肆營業時間為下午5時至晚上11時,舞場營業時間不得超過晚上12時。
9月9日 偽江蘇省省長、特工總部主任李士群被日軍毒死。
9月14日 上海開始實行憑戶口證購食鹽。10月5日全市開始對肥皂、火柴等日用品實行配給。
9月29日 陳公博致電各區公署,要求推行隨田賦帶征軍警米。規定不論產米區和非產米區,一律以每畝征米1升5合。
10月1日 偽市保甲委員會頒發《抽查各區戶口暫行辦法》。
10月10日 原公共租界工部局學務處所屬中小學及原法租界公營局所需學校,由第一、八區公署教育處接收,一律改為市立學校。
10月30日 汪偽商業統制審議委員會通過《棉花統買統配暫行辦法》,在上海等地實行棉花統買統配。
11月8日 華商證券交易所經汪偽財政部和產業部批准復業。
11月16日 上海實行計口配售火柴,每人每月一盒。20日實行計口售皂,每人每月限購一塊。是月 上海煤、炭、木柴等燃料一致狂漲,激起物價全面暴漲。
12月1日 第三期清鄉開始,范圍為川沙、浦東南、浦東北3個區。修築封鎖線56公里。
是日 因煤炭缺乏,全市實行限量供電。
12月7日 煤球每擔漲至300元。
12月16日 偽市政府公布《上海清鄉地區清查戶口實施規則》等。
是日 上海黑市米價由1月每石1500元漲至2600元。
年底,汪偽「七十六號」特工總部改稱汪偽政治保衛局上海分局。
是年 1939~1943年新開設銀行118家、錢庄146家,創歷史最高。
是年 全市華商工廠約倒閉2/3,剩1145家。
是年 全市有學校1019所。

Ⅲ 1941年日本入侵上海事件歷史

從1943年1月到1945年8月,日本侵略軍在上海設立盟國僑民集中營,關押英、美國等國僑民六千多,涉及十餘國,歷時兩年七個月,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當中發生在上海的影響極大、極其重要的世界性事件。集中營設立:

上海盟國僑民集中營,日文名稱是「上海敵國人集團生活所」,英文名稱是Shanghai Civil Assembly Center,抗戰勝利後中文習稱「上海盟國僑民集中營」。

上海集中營始設於1943年1月,但此前已經作了一些醞釀與准備。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日軍佔領上海租界,加大對上海英、美等所謂敵國僑民的控制。

(3)日軍佔領上海期間有多少日僑擴展閱讀:

1937年8月9日,駐上海日本海軍陸戰隊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齋藤要藏,駕軍用汽車強行沖擊虹橋中國軍用機場,被機場衛兵擊斃。事件發生後,中國上海當局當即與日方交涉,要求以外交方式解決。但日軍無理要求中國軍隊撤離上海、拆除軍事設施,同時,向上海增派軍隊。

8月13日, 日軍便以租界和停泊在黃埔江中的日艦為基地,對上海發動了大規模進攻。上海中國駐軍奮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國人民的支持下,開始了歷時3個月之久的淞滬抗戰。

Ⅳ 一·二八淞滬抗戰的資料

一·二八淞滬抗戰1932年1月28日~3月3日,中國軍隊抗擊侵華日軍進犯上海的作戰,又稱"一·二八"事變。"一·二八"事變的起因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為掩護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陰謀,由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館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謀在上海製造事端。田中隆吉與女間諜川島芳子策劃,於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僧天崎啟升等五人向馬玉山路中國三友實業社總廠的工人義勇軍投石挑釁,與工人發生互毆。田中操縱流氓漢奸乘機將兩名日僧毆至重傷,日方傳出其中一人死於醫院。隨即以此為借口,指使日僑青年同志會一夥暴徒於19日深夜焚燒三友實業社,砍死砍傷三名中國警員。20日,又煽動千餘日僑集會遊行,強烈要求日本總領事和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21日,日本總領事村井蒼松向上海市長提出道歉、懲凶、賠償、解散抗日團體四項無理要求。22日,日本駐上海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發表恫嚇性聲明,以保護僑民為由加緊備戰,並從日本國內向上海調兵。27日,村井向上海市當局發出最後通牒,限28日18時以前給予滿意答復,否則採取必要行動。國民黨政府為集中兵力在江西"剿共",對日繼續執行不抵抗政策。軍政部長何應欽急電第19路軍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長吳鐵城於28日13時45分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無理要求。暫時下野的蔣介石委託國民黨元老張靜江說服蔡廷鍇避免與日軍沖突,並調憲兵第16團接替上海第19路軍防務。日方接到吳鐵城答復表示"滿意",卻又以保護僑民為由,要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不待答復便於當晚突襲閘北。第19路軍奮起抗戰 事變之初,駐上海日軍有海軍陸戰隊1800餘人及武裝日僑4000餘人、飛機40餘架、裝甲車數十輛,分布在虹口租界和楊樹浦,另有海軍艦只23艘,游弋在長江口外和黃浦江上,由海軍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指揮。1月28日午夜,陸戰隊分三路突襲閘北,攻佔天通庵車站和上海火車北站。上海軍民義憤填膺,擔負滬寧地區衛戍任務的第19路軍3個師共3萬餘人,第60、第61師分駐蘇州、南京一帶,第78師2個旅駐守上海,在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指揮下奮起抗戰。防守市區的第156旅,在前來接防的憲兵第16團主動配合下,打退由橫浜路、虯江路、寶山路進攻的日軍,29日奪回天通庵車站和上海北站。日軍敗退租界,通過英、美等國領事出面"調停",達成停火協議,緩兵待援。上海民眾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紛紛組織救護隊和義勇軍,積極支援第19路軍抗戰。29日,日本政府發表聲明威脅中國政府,誣指上海事件是中國排日運動引起的。南京政府於30日倉促遷往洛陽。至2月2日,日軍從國內增調航空母艦2艘、各型軍艦12艘、陸戰隊7000人援滬。蔣光鼐急調第60、第61師參戰。3日,日軍破壞停火協議再向閘北進攻,被守軍擊退。日本內閣遂增派第3艦隊和陸軍久留米混成旅援滬,由第3艦隊司令野村吉三郎接替鹽澤指揮。7日,野村改變攻擊點,以久留米旅進攻吳淞,陸戰隊進攻江灣,企圖從守軍右翼突破。第19路軍依託吳淞要塞及蘊藻浜水網地帶與日軍激戰,第61師將進攻紀家橋、曹家橋及偷渡蘊藻浜的日軍各個消滅,其餘日軍又龜縮租界,由英、美等國領事再次出面"調停",以待援兵。第5軍馳援上海作戰 上海戰況於日軍不利,日本內閣於2月14日又調陸軍第9師參戰,改由第9師師長植田謙吉統一指揮。同日,中國政府派請纓抗日的張治中任第5軍軍長,率所部第87、第88師及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教導總隊增援上海,歸第19路軍統一指揮,接替從江灣北端經廟行至吳淞西端的防線,為左翼軍。第19路軍為右翼軍,擔負江灣、大場以南及上海市區的防禦。18日,植田發出最後通牒,要挾中國守軍於20日17時前撤退20公里,被蔡廷鍇嚴詞拒絕。20日植田令日軍全線總攻,採取中央突破,兩翼卷擊的戰法,以第9師主突江灣、廟行結合部,企圖北與久留米旅圍攻吳淞,南與陸戰隊合圍閘北。守軍第19路軍與第5軍並肩作戰,密切配合,利用長江三角洲水網地帶及既設工事頑強抗擊,並組織戰鬥力強的部隊夾擊突入江灣、廟行結合部之敵。經過6晝夜爭奪戰,日軍遭受重創,由全線進攻轉為重點進攻,再由重點進攻被迫中止進攻。日軍增兵襲擊瀏河攻陷上海 淞滬抗戰激勵全國,後方官兵紛紛請纓抗戰,蔣介石拒絕再向上海增兵。而日本內閣決定組建上海派遣軍,派前陸軍大臣白川義則任司令官統一指揮。2月27日起,上海日軍又得到陸軍第11、第14師的增援,總兵力增至9萬人、軍艦80艘、飛機300架,戰鬥力驟增。當時中國守軍總兵力不足5萬,裝備又差,而且經一月苦戰,傷亡比較嚴重,左側瀏河地區江防薄弱。白川汲取前三任指揮官正面進攻失利的教訓,決定從翼側瀏河登陸,兩面夾擊淞滬守軍。3月1日,指揮第9師等部正面進攻淞、滬,以第3艦隊護送第11師駛入長江口,從瀏河口、楊林口、七丫口突然登陸,疾速包抄守軍後路。淞滬守軍腹背受敵,被迫退守嘉定、太倉一線。2日日軍攻佔上海,3日戰事結束。是役,中國軍隊在人民支援下浴血奮戰,連續擊敗日軍進攻,使敵三易主將,數次增兵,死傷逾萬,受到沉重打擊。但政府當局妥協退讓,不繼派援兵,守軍寡不敵眾,防線終被日軍從翼側突破而被迫撤退。後在英、美、法、意等國調停下,中日雙方經談判,5月5日中國政府與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淞滬停戰協定》。不久,國民黨政府將英勇抗戰的第19路軍調往福建"剿共"。

Ⅳ 昭和七年,上海事變

昭和七年發生過很多事哦~所以就不詳說了。LZ可以上網搜索

【1932.1.28 第一次上海事變】
(一·二八事變)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為掩護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陰謀,由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館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謀在上海製造事端。田中隆吉與女間諜川島芳子策劃,於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僧天崎啟升等五人向馬玉山路中國三友實業社總廠的工人義勇軍投石挑釁,與工人發生互毆。田中操縱流氓漢奸乘機將兩名日僧毆至重傷,日方傳出其中一人死於醫院。隨即以此為借口,指使日僑青年同志會一夥暴徒於19日深夜焚燒三友實業社,砍死砍傷三名中國警員。20日,又煽動千餘日僑集會遊行,強烈要求日本總領事和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21日,日本總領事村井蒼松向上海市長提出道歉、懲凶、賠償、解散抗日團體四項無理要求。22日,日本駐上海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發表恫嚇性聲明,以保護僑民為由加緊備戰,並從日本國內向上海調兵。27日,村井向上海市當局發出最後通牒,限28日18時以前給予滿意答復,否則採取必要行動。國民黨政府為集中兵力在江西"剿共",對日繼續執行不抵抗政策。軍政部長何應欽急電第19路軍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長吳鐵城於28日13時45分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無理要求。暫時下野的蔣介石委託國民黨元老張靜江說服蔡廷鍇避免與日軍沖突,並調憲兵第16團接替上海第19路軍防務。日方接到吳鐵城答復表示「滿意」,卻又以保護僑民為由,要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不待答復便於當晚突襲閘北。
日本稱一·二八事變為上海事變或第一次上海事變,在1932年中國上海發生,是中日兩國於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的軍事沖突,時間長達一個多月。
九一八事變後,中國民間的反日情緒高漲。日本方面聲稱將採取自衛手段保護日僑利益。1932年1月18日下午四時,天崎啟升等五名日本僧人在毗鄰上海公共租界東區(楊樹浦)的華界馬玉山路的三友實業社外被毆打,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日方指為工廠糾察隊所為,1月20日,50名日僑青年同志會成員放火焚燒了三友實業社,回到租界後又砍死砍傷三名工部局華人巡捕。當天,1200名日本僑民在文監師路(塘沽路)日本居留民團集會,並沿北四川路遊行,前往該路北端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要求日本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途中走到靠近虯江路時,開始騷亂,襲擊華人商店。
1月24日,日本海軍陸戰隊向上海增兵。當時負責防衛上海的中國軍隊是粵軍的十九路軍,由蔣光鼐及蔡廷鍇指揮,京滬衛戍司令為陳銘樞。陳銘樞及十九路軍主張應付日軍挑釁,但國民政府會議後則主張忍讓,並於1月23日由軍政部長何應欽下令十九路軍五日內從上海換防。
1月28日23時30分,日軍海軍陸戰隊2300人在坦克掩護下,沿北四川路(公共租界北區的越界築路,已多次劃為日軍防區)西側的每一條支路:靶子路、虯江路、橫浜路等等,向西佔領淞滬鐵路防線,在天通庵車站遇到中國駐軍十九路軍的堅決抵抗。一二八事變爆發。

【1937.8.13 第二次上海事變】
(八一三事變)

【事變經過】
1937年8月9日,駐上海日本海軍陸戰隊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齋藤要藏,駕軍用汽車強行沖擊虹橋中國軍用機場,被機場衛兵擊斃。事件發生後,中國上海當局當即與日方交涉,要求以外交方式解決。但日軍無理要求中國軍隊撤離上海、拆除軍事設施,同時,向上海增派軍隊。8月13日, 日軍便以租界和停泊在黃埔江中的日艦為基地,對上海發動了大規模進攻。上海中國駐軍奮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國人民的支持下,開始了歷時3個月之久的淞滬抗戰。

Ⅵ 上海事變的第一次上海事變

日本稱一·二八事變為上海事變或第一次上海事變,國人稱「淞滬抗戰」。在1932年中國上海發生,是中日兩國於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的軍事沖突,時間長達一個多月。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為掩護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陰謀,由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館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謀在上海製造事端。田中隆吉與女間諜川島芳子策劃,於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僧天崎啟升等五人向馬玉山路中國三友實業社總廠的工人義勇軍投石挑釁,與工人發生互毆。田中操縱流氓漢奸乘機將兩名日僧毆至重傷,日方傳出其中一人死於醫院。隨即以此為借口,指使日僑青年同志會一夥暴徒於19日深夜焚燒三友實業社,砍死砍傷三名中國警員。20日,又煽動千餘日僑集會遊行,強烈要求日本總領事和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21日,日本總領事村井蒼松向上海市長提出道歉、懲凶、賠償、解散抗日團體四項無理要求。22日,日本駐上海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發表恫嚇性聲明,以保護僑民為由加緊備戰,並從日本國內向上海調兵。27日,村井向上海市當局發出最後通牒,限28日18時以前給予滿意答復,否則採取必要行動。國民黨政府為集中兵力在江西「剿共」,對日繼續執行不抵抗政策。軍政部長何應欽急電第19路軍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長吳鐵城於28日13時45分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無理要求。暫時下野的蔣介石委託國民黨元老張靜江說服蔡廷鍇避免與日軍沖突,並調憲兵第16團接替上海第19路軍防務。日方接到吳鐵城答復表示「滿意」,卻又以保護僑民為由,要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不待答復便於當晚突襲閘北。
淞滬地區位於長江下游黃浦江、吳淞江匯合處,扼長江門戶。由於1932年一·二八事變後《淞滬停戰協定》的限制,中國軍隊不能在上海市區及周圍駐防,市內僅有淞滬警備司令楊虎所轄上海市警察總隊及江蘇保安部隊兩個團擔任守備,兵力薄弱。然而,日本在「一·二八」事變以後,即在上海虹口、楊浦一帶派駐重兵,專設日本駐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駐滬兵力有海軍陸戰隊3000餘人,大批日本艦艇常年在長江、黃浦江沿岸巡弋。
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製造盧溝橋事變,侵佔平津以後,又准備對上海發動大規模進攻。8月9日,日軍蓄意製造事端,派遣駐上海陸戰隊第一中隊長大山勇夫和一等水兵齋滕要藏乘軍車闖入虹橋中國軍用飛機場,遭到中國守衛士兵的阻攔後,他們竟開槍打死一名機場衛兵。中國軍隊進行自衛反擊,當場將日軍官兵二人擊斃。日本帝國主義以虹橋事件為借口,命令大批日軍陸續登陸,派飛機在滬寧、滬杭線上空偵察。[2]
在「七七事變」之前,日本海軍已有擴大戰爭的准備。此後,日本軍部有一部分人主張不擴大戰爭,中日之間就停戰已開始談判,但海軍方面還是在繼續准備擴大作戰,認為如果陸地作戰的話,海軍的奇襲也是有必要的,所以繼續在制訂作戰方案。
1937年7月12日已形成對中國作戰計劃內部方案,要對中國實行海上封鎖,攻擊中國艦隊。詳細方案有海軍航空兵第一、二航空戰隊空襲杭州,第一聯合航空隊空襲南昌、南京等,這與「八一三」淞滬會戰開始後,日本海軍的行動一致。
日本海軍有一系列准備,在各地進入備戰狀態,海軍軍令部嚴格命令將長江流域下游城市的日本僑民遣返回日本,至8月9日為止。 九一八事變後,中國民間的反日情緒高漲。日本方面聲稱將採取自衛手段保護日僑利益。1932年1月18日下午四時,天崎啟升等五名日本僧人在毗鄰上海公共租界東區(楊樹浦)的華界馬玉山路的三友實業社外被毆打,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日方指為工廠糾察隊所為,1月20日,50名日僑青年同志會成員放火焚燒了三友實業社,回到租界後又砍死砍傷三名工部局華人巡捕。當天,1200名日本僑民在文監師路(塘沽路)日本居留民團集會,並沿北四川路遊行,前往該路北端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要求日本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途中走到靠近虯江路時,開始騷亂,襲擊華人商店。
1932年1月24日,日本海軍陸戰隊向上海增兵。當時負責防衛上海的中國軍隊是粵軍的十九路軍,由蔣光鼐及蔡廷鍇指揮,京滬衛戍司令為陳銘樞。陳銘樞及十九路軍主張應付日軍挑釁,但國民政府會議後則主張忍讓,並於1932年1月23日由軍政部長何應欽下令十九路軍五日內從上海換防。 1932年1月28日23時30分,日軍海軍陸戰隊2300人在坦克掩護下,沿北四川路(公共租界北區的越界築路,已多次劃為日軍防區)西側的每一條支路:靶子路、虯江路、橫浜路等等,向西佔領淞滬鐵路防線,在天通庵車站遇到中國駐軍十九路軍的堅決抵抗。一二八事變爆發。
1932年1月29日凌晨,日本水上機從停泊在黃浦江上的「能登呂」號水上機母艦上起飛轟炸閘北華界,寶山路584號商務印書館及東方圖書館(中國最大的私人圖書館,藏書超過三十萬冊)均被炸毀。閘北多處燃燒。但日本陸戰隊奪佔北站的企圖以失敗告終。
1932年1月31日,日本援軍抵達上海,有巡洋艦4艘、驅逐艦4艘、航空母艦2艘及海軍陸戰隊7000餘人。
1932年2月1日,日本軍艦從長江上炮轟首都南京。國民政府宣布遷往洛陽,表示決不屈服(年底才遷回南京)。
2月初,1萬多日軍多次進攻吳淞,均被擊退。1932年2月13日,日軍勁旅久留米混成旅團千餘人,在薀藻浜曹家橋偷渡成功後,在永安紗廠門前被中國重兵包圍,又有60名敢死隊員實施自殺攻擊,1600日軍全軍覆沒。日軍遭受重創,一舉佔領吳淞的企圖遂破產。
之後戰事擴大,日軍四易主帥,指揮官由海軍少將改由海軍中將任,最後以陸軍大將,前陸軍大臣白川義則擔任;數度增兵後日方最後投入兵力超過三個師團七萬人;並兼以海空軍、戰車助戰。
中國方面,蔣介石於事變發生後復出主理軍事,以中央軍第八十七、八十八師及稅警團、教導團為第五軍,由張治中指揮,於1932年2月16日加入上海作戰;之後蔣再調正在江西圍剿共軍的第十八軍陳誠部入浙。中國軍隊在國民支持下,在江灣一帶抵抗日軍進攻至3月2日,由於日軍在太倉瀏河登陸,形成腹背受敵的局面,於是全面從前線後撤。3月3日,日軍佔領真如、南翔後宣布停戰。
1932年5月5日,中日在英、美、法、意各國調停之下簽署《淞滬停戰協定》。日軍返回戰前防區(上海公共租界北區、東區及其越界築路地帶),中國軍隊暫留現駐地(滬寧鐵路上的安亭鎮至長江邊的滸浦一線),交戰區劃為非武裝地區。 兩國參戰軍隊:
日軍7萬人:第三艦隊、混成第二十四旅團、第九、第十一、第十四師團;
中國軍隊5萬人:十九路軍;第五軍(張治中)。
據統計,事件中中國金錢損失約為十四億元。閘北華界的商號被毀達4204家,房屋被毀1.97萬戶,損失慘重。(5年後八一三淞滬會戰,閘北華界幾乎全部被毀)同濟大學(吳淞)、復旦大學(江灣)、上海法學院等均遭轟炸。 虹口爆炸
在兩國正式簽署停戰協定前,日人在4月29日於虹口公園舉行閱兵,慶祝日本天皇長壽的天長節及日軍勝利。朝鮮人反日誌士尹奉吉混入人群中,向主賓席投擲炸彈,結果白川義則被炸死,日本駐華公使重光葵被炸斷一腿,植田謙吉中將師團長被炸瞎一目。尹奉吉後來被捕,在日本被處死。

Ⅶ "一.二八"日寇轟炸上海的資料

自1931年日本侵略軍製造"九一八"事件後東北三省相繼淪陷。隨之日寇的魔爪就伸向了這塊素有華東門戶之稱的舟山群島。同年10月18日下午2艘日本軍艦侵入東極等地海面橫沖直撞進行殘酷的掠奪。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變後日寇更是野心勃勃常常派出兵艦到舟山群島乃至閩浙沿海各港口窺探並在舟山群島海面舉行軍事操演。1937年蘆溝橋事變爆發後日本帝國主義瘋狂地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八一三"事件後日本軍艦就在舟山海域橫行並強行在嵊泗、岱山、普陀山諸島登陸構築工事姦淫燒殺無惡不作徹底暴露了侵略者的凶惡嘴臉。
1939年6月23日清晨1400餘名日軍在7艘日艦、多架飛機的掩護下強行在舟山島登陸。當時駐在舟山的國民黨定海縣抗日自衛團隊及水警隊和警察隊等不下千人但是在國民黨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政策指導下不戰而退當天定海縣城淪陷。國民黨定海縣縣長蘇本善、縣黨部書記長葉達三等愴惶而逃經岑港渡海逃鎮海縣境。不到幾個月時間300多個島嶼印上了日寇的鐵蹄。山河變色生靈塗炭。
日寇侵入舟山後採取了極為殘酷的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財物被劫一空村莊被燒夷婦女被強奸同胞被活埋愛國之士被槍殺。日偽對我抗日游擊隊更是殘酷派出了大量的漢奸特務採用所謂燒山戰、魚網戰術、強化清鄉等手段搜捕共產黨員、抗日游擊隊員和革命群眾妄圖撲滅共產黨在舟山群島撒下的抗日火種。在日寇統治的日子裡廣大百姓惶惶終日度日如年。日寇稍不如意不管男女老少動則罰跪毒打、狼狗撕咬、槍刀刺身、活埋槍殺。舟山人民災難深重群眾苦不堪言。
日寇對舟山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現在經過實地調查訪問根據老人回憶和查證有關資料核實、整理成若乾片斷.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題材。讓子孫後代勿忘國恥為激勵我們振興中華、建設四化而努力。
狂轟濫炸滿目瘡痍
日本侵略者在舟山所到之處暴行的具體方式和殘暴手段歸納起來主要有:首則以飛機大炮轟炸繼則焚燒、殺戮、姦淫。"七七"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為了佔領舟山群島這塊軍事要地他們先是依仗海空優勢多次出動軍艦、飛機對舟山實行狂轟濫炸。被轟炸地方除定海城區外還有朱家尖、六橫、岱山等地。炮彈、炸彈所落之處一片斷垣殘壁燃燒彈投擲的地方更是大火熊熊民房盡付一炬罹難者的屍體橫陳。僅據《申報》報道及老人們回憶等資料統計:日寇飛機擾襲舟山各島嶼達100多架次出動軍艦數百艘次投擲炸彈、擊發炮彈數百枚炸毀房屋200餘間炸死、炸傷無辜群眾數十名。
首次發現日機蹤跡的是1937年8月18日上午日本軍艦(航空母艦)130多艘侵入嵊泗洋面60多架飛機入侵泗礁基湖沙灘。
日軍首次向我舟山軍民開炮是1938年11月29日下午4時在普陀山千步沙海面突然竄來日本軍艦一艘開炮猛轟千步沙、雙峰山等地普陀山的主要景觀之一達摩祖師石的上部被擊毀。
1939年2月5日中縟�胰戰⑼蝗淮莧攵ê8勰謨眯⊥У前段闖押筧湛芫頭榪竦賾鎂�⑴諢鞫ê6�攔�淮�諍湟恢背中�揭釗趙緋考品⑴詰?0發。廟祝翁阿四當即被炸死血肉模糊慘不忍睹。道頭象春菜館一帶被炸為廢墟。16日下午又有日軍第四號軍艦一艘在定海港內騷擾民船至次日上午向岸上開炮20餘發高顯廟東部、東岳宮太歲殿和老街頭同興南貨店及楊家塘、胡家橋等處房屋被炸毀30餘間彈片擊傷居民王小滿和朱杜法之妻及南貨店伙計多人。下午2時許日艦縱火將停泊港內的瑞鴻號與行駛上海的六艘運輸船焚毀後又竄到岱山東沙海面向岸上發炮轟擊20餘發鐵板沙羊府宮及附近民房被毀30餘間居民吳阿五等人被彈片擊傷。
舟山淪陷後,部分尚未被侵佔的邊緣鄉村仍遭到日本法西斯強盜的狂轟濫炸。1940年日寇飛機在金塘轟炸柳行鄉普濟寺一和尚當即被炸死。1942年2月25日上午9時日軍出動飛機轟炸朱家尖東沙、樟州籌地。據當時目擊者賀雲仙、何林生等回憶:"那天日寇飛機從寧波方向飛來先在朱家尖島東部上空盤旋窺察旋即盯住東沙村目標低空俯沖二次到第三次俯沖下來便投下炸彈六枚。一枚落在太平庵一枚落在坑弄里一枚落在小和尚家裡一枚落在徐福新家裡其餘二枚均落在村莊附近。炸彈所落之地均變成一片廢墟有的連灶底石也被炸翻。後來日機又竄到樟州投下燃燒彈燒毀山林數百畝"。事後知道這次日機有目標地轟炸東沙村而且是集中在戤嶺旁和太平庵一帶的樹林里小小的一塊地方就投擲了6枚炸彈其目的是要炸死抗日游擊隊。而東沙村駐有抗日游擊隊的情報是日軍諜報隊的陳××和邵××兩個漢奸提供的。這次日寇飛機在朱家尖空襲共炸毀房屋20餘間炸死耕牛等牲畜七頭造成數百畝山林被燒毀還用機槍掃死棉增村一名小孩。
此後日寇軍艦、飛機仍不斷騷擾舟山本島、岱山、六橫等地炸死、炸傷的無辜百姓慘不忍睹有的雙腿被炸斷有的眼睛被炸瞎.有的被炸得腦漿奔流。炸毀、炸塌的房屋百餘間,數百人無家可歸。
縱焚掠劫一片廢墟
九一八事變後日寇的漁輪、兵艦在我佘山、東極、洋安等地濫捕、操演橫行無忌,兒戲我人命。定海淪陷前一年起日寇就開始上島燒殺。日寇侵佔期間燒毀房屋近4000間燒毀船隻300餘艘搶掠糧食、牲畜、魚貨等財物更是不計其數。
日寇第一次在舟山群島放火燒房是在1938年12月6日。那天20餘名日軍分乘二艘小炮艇在普陀山千步沙強行登陸後即用噴火器將百步沙邊上的普陀山醫院、普陀警察所燒成一片廢墟。舟山淪陷後,日寇更是大肆擄掠財物殺人放火。有的用噴火器縱火有的在房屋上潑上汽油後再縱火焚燒,有的把小孩和婦女用刺刀活活捅死後拋進大火堆焚燒,更凶很的將整個村莊都燒毀,有的甚至將山上的庵廟山舍也付之一炬。僅"6.23"舟山淪陷的那天沈家門的宮墩天後宮、東岳宮、民眾教育館及教場朱家祠堂和部分民房都被日寇燒成一片火海。
日寇在舟山縱火燒房最大規模的要算火燒馬嶴事件。1940年日寇在舟山開始清鄉。9月7日日寇以地處僻靜的馬嶴躲藏著游擊隊員的罪名瘋狂地對林家附近七個村莊進行了殘酷的燒、殺、搶。鬼子先將躲避不及的老百姓趕到村口用木棍等毒打有一位姓安的大伯被剝光衣服罰跪因年老體弱跪了一會動了一動即被打成重傷。有一位姓袁的大伯因不識字報的年齡與"良民證"上不符當場被亂棍打得只剩一口氣。日寇見打不出遊擊隊的下落就開始燒房。瘋狂的日寇向幹家、嚴家、林家一帶的居民住宅用噴火器縱火頓時這一帶變成一片火海,婦孺老幼一片嚎啕聲。但野蠻成性的日軍強盜仍繼續向王家、唐家、安家等施虐縱火擴大火場見屋即燒;除林家的一間祠堂和王家、安家的幾戶人家作為其軍事制高點在屋背架設機槍之用外其餘房屋無一倖免。那天旁鄰鄉鎮的百姓遠眺馬嶴上空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燒紅了定海的半邊天。有一家住林家村的林長法他本已躲在村莊附近當看到日寇縱火想來滅火被鬼子拋進火海焚燒。日寇縱火時不讓一人進屋提取一物。七個村莊2100餘間房屋在一個上午夷為一片廢墟。傢俱、糧食、牲畜全部被燒毀或被搶走。日寇火燒馬嶴後740多戶村民無家可歸許多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有的只得投親靠友有的外出做工很多人不得不逃到外地討飯、逃荒、流浪。留下的人因為無處棲身只好在墳地、茅坑、涼亭里搭棚群居。個別象安際邦、袁忠路被日寇打成重傷的少則沒幾天,多則幾個月都死了。那年恰逢夏秋大旱連續六個月不雨,時疫流行日軍又加緊封鎖糧食和其他商品進不來大家忍飢挨餓吃草根、扒樹皮許多人得了浮腫病和疥瘡。因衣食無著貧病交逼而病死的人無數其中活活餓死的也達數十人之多。其凄慘之狀非筆墨所能形容。
日寇鐵蹄的所到之處推行的燒光政策猶為普遍。1940年3月,日寇竄到金塘掃盪時把大豐鄉周銀安家剛剛造好的21間新房都全部燒毀。同年清明節後日寇在岱山全島實行空前未有的放火大掃盪。日軍凡在發現過游擊隊槍聲的附近村莊都統統實行燒光政策。如板井潭、何家嶴、上船跳等村莊,日寇都放起了熊熊大火。當時正值春耕男女勞動力都在田間生產家裡只有老人和小孩日寇橫蠻地阻止老百姓救火有的老人、小孩都活活被燒死。這次燒毀民房達380餘間造成何家嶴、田灣、上船跳、板井潭等村140多個家庭、500多個貧民無家可歸無糧充飢、無衣可穿,陷入了極其悲慘的境地。如板井潭村80戶人家被焚燒的當夜男女老少300餘人都餓著肚子露宿在湖中廟內外也有宿在碾子里。加上來訪的親友共有600多人,那裡日夜哭聲震天怨聲載道十分凄慘。後來村民砍來松樹和茅草蓋起草屋暫時安身日常生活靠野菜拌玉米糊充飢。有部分災民背井離鄉流落他鄉討飯度日方繼堂、夏三偉等老人就在討飯時餓死在異鄉。田灣村應全恩一家九口,因無錢求醫治病有六口病死。盡管百姓們如此苦難可是日寇仍不斷進行掃盪騷擾。1942年7月9日盤踞沈家門的日寇以白虎山嘴崗亭的日軍被抗日游擊隊擊斃為借口把崗亭周圍200餘間無辜居民的住房、商店等放火燒掉有的商店貨物也都被焚為灰塵;使百餘名無家可歸的居民只得露宿街頭。有的店主和群眾被毒打後從此一蹶不起含冤而死。1943年6月日寇100多人又竄到長塗東劍、秀山石井潭等地以尋找游擊隊為名放火燒掉無辜貧民房屋435間火燒之處包括牲畜、糧食、衣服、被子全被大火吞噬。
日寇在燒房時還常常要殺人取樂。1944年2月,日寇在普陀平陽浦板橋頭燒毀200多間房屋的同時還把四個無辜村民的手指用槍托敲斷後踢進浦里看著他們在水裡掙扎作為取樂,最後又補上幾槍活活打死。板橋下的浦水霎時被染紅人們望著四具屍體只能低聲哭泣慘不忍睹。
刀劈槍刺濫殺無辜
1939年6月23日舟山淪陷以後一場空前的災禍降到舟山人民的頭上。日寇把舟山群島視作竄向浙江大陸的戰略基地,因此在主要道口均設了崗哨。從此,他們姦淫虜掠為非作歹不斷騷擾,屠殺抗日游擊隊員和抗日誌士;有的甚至把無辜百姓懷疑為抗日軍人或當作"活靶"訓練而殺害。據解放初和近年來不完全的統計從1939年的"6.23"到日軍投降的六年多點時間里日寇在舟山採用槍殺、砍頭、劈腦、剖腹、挖心、活埋等殘酷手段殺害了我舟山人民1000人(不包括被殘殺的勞工)以上。對我舟山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日寇侵佔時一面瘋狂的捕殺抗日軍人、地下黨員和游擊隊員,一面以搜捕抗日游擊隊嫌疑分子為名大肆屠殺無辜群眾。在定海城區、沈家門等地,凡身穿中山裝、腰系皮帶及手上有繭、額上有帽痕的人都被懷疑為抗日軍人全部拘押嚴刑拷打有的甚至集體槍殺。僅在定海城區"6.23"淪陷的當天,被集體殺害的有29人,零星殺害的五六人。沈家門被槍殺的無辜群眾有18人。在日寇剛佔領岱山時有40多名青年男子被殺害於大廟內侵佔金塘時也有20多名無辜群眾被懷疑為抗日軍人而慘遭殺害。1940年日寇在紫微、 河等地掃盪先後有100多名青年被殺害。1941年日寇對舟山本島、岱山、普陀諸島等地掃盪抓捕了200多個居民其中150多人被懷疑為抗日軍人而慘遭殺害。1942年夏日寇在沈家門遭抗日游擊隊襲擊後,就瘋狂地逮捕了30多名群眾作為游擊隊的嫌疑犯殺掉。日寇有時連出家人及寺院做活的長工也不放過。是年9月日寇包圍了普陀山把172名無辜長工、香客等押到定海審訊拷打結果雖然100多名長工、香客等被佛頂山慧濟寺方丈善餘老和尚保釋出來但還有一名和尚和八名長工等無辜群眾被日寇槍殺。同年日寇在漢奸、特務的帶領下從定海西區、東區、岱山、秀山等地抓捕來200餘名無辜群眾,均被當作抗日嫌疑犯或被槍殺或被活埋。次年日寇在茅洋、衢山、皋泄等地槍殺了所謂是游擊隊嫌疑分子的無辜群眾60餘人。更為殘酷的是日寇將秀山一個小腳女人當作抗日分子用倭刀砍下了她的腦袋。在定海日寇連15歲的小學生都不放過也被當作嫌疑分子用刺刀活活捅死。
日寇不但在陸上捕殺我無辜群眾而且對海面上行駛的漁船、商船更是燒殺擄掠。1939年冬日寇在漁山洋面抓來七八條福建漁船把船上的魚貨搶劫一空後當場有20多個漁民被活活打死。有一次日寇在螺門掃盪把兩個漁民綁在桅桿上用刺刀割下其肉拋入海中喂魚;日寇在六橫雙嶼港封鎖期間以搜查中國軍隊為名把截扣的百餘艘漁船、商船劫掠後全部焚毀並進行了血腥的屠殺。把有的船員用鐵絲穿過鎖骨捆在一起用刺刀捅死後拋入海里有的用鐵絲吊在桅桿上刺死後焚燒有的被釘在艙里活活燒死有的四肢被釘在殺人板上剖腹取心......製造了一幕幕血洗雙嶼港的慘劇。被慘遭剖腹、活焚等殘酷手段殺害的無辜船員有300餘人。在沈家門封港期間被102號、204號戒嚴船和岸上崗亭里的日軍槍殺的無辜漁民和船員也有百餘人之多。
毫無人性的日寇還把無辜平民當作活靶殺戮來取樂。日寇對舟山群島進行大規模的清鄉、掃盪期間把定海大昌棉布店在燒冥紙的胡沛然、馬嶴北一村的孫際章,還有三星村只有12歲的在玩耍的小孩也都當作活靶打死;在沈家門茶灣山嘴行走的長工、在戚家灣挑泔水的姑娘、從船里剛上岸的漁民被日軍看見後就當場作為活靶打死;在宮墩山、半升洞等地日軍還用槍逼著被捕的所謂游擊隊嫌疑犯挖好土坑後再把他們當作活靶刺殺。在展茅日寇把在地里鋤草的農民當作活靶槍殺,在六橫積峙日寇把在屋裡的老百姓當場作為活靶刺殺有的則拖到道地里當作活靶打死。有一次日寇在朱家尖掃盪把在泥塗里勞動的農民也當作活靶槍殺。1940年9月日寇竄到金塘瀝港等地把胡雨生、楊紅金等6名無辜群眾捕到定海審訊施盡老虎凳等種種毒刑拷打後再押返瀝港在天後宮後面的山崗上作活靶刺死由三個日寇用三把刺刀從左、右、後三面同時刺向被害者一時個個血肉模糊慘不忍睹。1941年1月30日日寇到岱山東和鄉掃盪把曹家村的一位名叫曹開仕的青年以沒有良民證為借口把他押到磨心村的地方日寇圍著他從前後左右四面刺攏一連刺了幾十刀面部被刺爛,喉管被割斷,胸膛被剖開……血流如柱。日寇殺人後還發出陣陣狂笑然後揚長遠去。
日本侵略軍的殘暴凶性是不會改變的。1945年8月14日當日本裕仁天皇正式發錶停戰詔書接受無條件投降的當天日寇還竄到秀山的後沙洋把躲在仙人洞里的無辜百姓硬說成是游擊隊員趕到沙灘里用刀劈、槍刺等手段把17名無辜青年當作獵物做殺人游戲連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哭一聲也被刺刀活活捅死。日寇犯下的這些慘無人道的歷史罪行舟山人民將永遠不會忘記這累累血債。
奴役活埋殘殺勞工
日寇為了鞏固對舟山的殘酷統治更多的擄掠財物從舟山本地和上海、江蘇、山東等地抓捕了大批勞工來修築機場、炮台和防空洞等軍事設施。在這些龐大工事的修建過程中灑下了無數勞工的血和淚。這些勞工衣著破爛,有的連衣服都沒有用水泥袋遮身。每天干十五六個小時的活,稍有怠慢即遭毒打有的當場被打死有的打得半死後被活埋。日寇侵佔時期被殘害身亡的勞工約有3000人之多。
1943年秋,日寇在定海東港浦修築飛機場從山東等地抓來600多名勞工。為奴役勞工日寇在機場工地上設有炮樓、 望哨在機場附近駐有警備隊重兵工地和警備隊部都圍有2米多高的鐵絲網內設殺頭台、活靶場等殘害勞工的設施。勞工在日軍、監工的奴役下過著非人生活。住的是臨時草棚棚內無床用爛稻草當被不少勞工衣不蔽體病了不給醫、不管吃。病死、餓死、累死、凍死的甚多。患病的勞工被日軍趕到對面的五奎山島上進行隔離趕上島隔離的一般都是有去無回了。據當年目睹這一情況的老人們回憶說:"這種被隔離的生病民工大約有四五百人後來絕大部分都死在該島上被埋葬在一處叫做大炮台的山坡上"。重病無力的勞工被日軍活活打死的也很多有的打過後沒幾天就死了。不久日寇又從蘇北抓來200餘人補充後來據一個逃出來的蘇北勞工說200多蘇北勞工也只剩下百餘人了。1962年,五奎山社員在大炮台開挖梯田時曾掘出累累白骨有的還是成排埋葬的甚至在海塗下面也發現了大量屍骨。可見被日寇折磨死的勞工甚多。
日寇更大規模的殘殺勞工要算在嵊泗諸島。1944年日寇從蘇北、浦東等地抓來勞工2100多人在泗礁五龍、教場灣、馬跡、黃龍等地修建炮台、魚雷艇防空洞等大型鋼筋混凝土結構的軍事設施。這些勞工稍有怠慢即遭毒打,有的忍受不了日軍的暴虐就在當地群眾的幫助下逃生。日軍發現後許多群眾也慘遭毒打有的還當場被活活打死。日軍對生病的勞工又不給醫治導致傳染病流行。在五龍一次就死亡勞工130多人。還有一批安裝火炮、暗道等秘密工事的勞工約60餘人完工後即被全部槍殺丟進大海。在日寇的百般折磨和血腥屠殺下不到一年時間,2100多名勞工最後只剩下600多人。至今,五龍田嶴村殺人坑裡掩埋的成堆白骨就是當年日本法西斯殘害中國人民的見證。
1945年2月日寇在衢山黃泥坑建碼頭、倉庫從外地抓來近千名勞工。繁重的苦役以及日本工頭的毒打·勞工生病的不計其數。7月在苦役勞工中流行瘟疫未斷氣的勞工也被日軍活埋。在不到一二個月的時間里就有500餘人被殘害致死。附近村民22戶人家也有28人死亡。
由此可見從日本侵略軍在舟山期間從殘殺勞工這些令人怵目驚心的數字中不難看出日本侵略者罪行是何其之大。舟山人民將永遠記住這個血的歷史教訓。
蹂躪婦女行如禽獸
日寇在舟山燒殺搶掠的同時,還到處姦淫婦女日軍每到一地三五成群見物就搶見婦女就強奸。婦女們盡管東逃西躲有的故意蓬頭散發面塗鑊煤一時被日寇撞見還是難逃魔掌。在日寇佔領舟山六年多的日子裡婦女提心吊膽受辱的不僅僅是青少年甚至有中年婦女和老嫗。
日寇在定海、沈家門、岱山等地都設有崗亭或碉堡凡單身或年輕美貌女子路過崗亭經常被拖進姦汙。1941年8月的某天沈家門鶴齡泉崗亭的日軍把一農村婦女污辱後剝光衣服撲在大路上供他們玩樂。1942年泗灣廟路口崗亭的鬼子把一賣零食婦女衣服剝光後罰她站在大路口並將其衣服丟進稻田當中。有一次,日寇把沈家門某村20多名的年青女子都趕到曬場里脫成裸體站著用刺刀割開一道道血口有的婦女痛不欲生,當場哭昏。其凄慘之狀難以言表。
日寇在光天化日之下強奸婦女也是司空見慣。有時一天就有好幾起發生有的一個村莊被強奸的婦女就有數十人之多有的還被集體輪奸。現在雖難以統計但有據可查的比比皆是:如盤踞高亭的百餘名日偽軍竄到長塗鄉的東劍、西劍地方一次就強奸了15名年青女子;在嵊泗五龍,日寇以婦女幫助放走勞工為借口一天中就強奸青年婦女數十名;在普陀平陽浦日寇以村民不交出遊擊隊為借口當即就強奸了數名女青年駐沈家門宮墩的日軍一次就有五六個鬼子輪奸了一個剛從上海回家探親的少女。更為悲慘的要算馬嶴婦女林阿姐被日寇輪奸後又把她活活折磨死。日寇獸行令人發指的是連做產的婦女也不放過一次日寇竄到金塘大豐把一名躲避不及的產婦兇狠的強奸後再用刺刀捅破她的肚皮活活刺死。六橫一個剛婚後不久的少婦被鬼子強奸後就一病不起不幾日便死了……。日寇的獸行非筆墨所能形容。
日本侵略軍還從各地擄掠許多青年婦女.在定海、沈家門、岱山等地設立軍妓院、安慰所供日軍長期姦淫。特務頭子應林炎為獻媚日寇在定海城裡開設好幾處安慰所(軍妓院)逼令幾十名青年婦女專供日寇行樂。臭名昭彰的要算光裕里安慰所。沈家門也有三處安慰所最早的要數東方旅館安慰所。該所有10多名青年婦女其中還有韓國婦女當地群眾稱為"外國雞(妓)"。東方旅館是專供日寇軍官行樂另二個是供日寇士兵和工頭們去的。岱山東沙鎮的安慰所也有10多名青年婦女。這些被擄掠來的中國農村婦女白天給他們洗衣做工夜裡充作軍妓供鬼子輪奸許多人都不堪日寇虐待凌辱含冤而死。
日本侵略軍在舟山犯下的滔天罪行及殘暴行徑遠不止上述這些真是罄竹難書!這里僅僅是有案可查的一部分僅這一部分就足以暴露日本帝國主義極端兇殘的面目。想當初日本帝國主義是何等地野心勃勃不可一世它妄圖亡我中華橫行世界然而歷史是最公正的多行不義必自斃,日本帝國主義終究逃脫了不了歷史的懲罰!

日寇在普陀暴行錄
侵華日軍佔領普陀後,為了控制這塊浙東沿海的軍事要地大肆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日機又到處狂轟濫炸使普陀人民慘遭浩劫。現根據有關歷史資料及老人的回憶,就所搜集的幾點資料整理記錄如下。這是日寇侵華期間在普陀地區殘害我們同胞的血腥罪行之點滴俾使後人永志勿忘。
1938年11月29日下午4時許在普陀山千步沙海面突竄來日本軍艦一艘,旋即放下小汽艇四艘載日軍四五十人強行在千步沙登陸。遭中國軍隊反擊後該艦開炮猛轟雙峰山等地。普陀山主要景觀之一達摩祖師石的上部被擊毀。
1938年12月6日清晨一艘日本軍艦竄入普陀山潮音洞外海面20餘名日軍分乘兩艘汽艇在千步沙強行登陸後,即向普陀山鄉公所方向襲擊,並用噴火器縱火。頓時百步沙邊上的普陀山醫院、普陀警察所變成一片火海,燒掉房屋20餘間。
1939年2月13日日軍兵艦侵入定瀋水道搜掠客輪並開槍打傷帆船老大庄阿玉。
1939年5月19日下午2時侵華日軍的兩架輕型轟炸機飛掠沈家門上空新街等處遭機槍掃射,死傷居民3人。
1939年6月23日凌晨2時數百名日軍分乘4艘兵艦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強行在沈家門墩頭、茶灣等地登陸。清晨4時日寇炮擊魯家峙胡家,炸死無辜群眾2名炸毀胡裕順、胡祥德等家房屋10餘間。5時左右日軍用噴火器縱火焚毀宮墩天後宮(現普陀區人民醫院門診部地址)、東岳宮(現區人民醫院職工宿舍址)、民眾教育館(東岳宮西側現區人民醫院職工宿舍址)及教場朱家祠堂等名勝古跡百餘間。下午,又將新街附近居民陳交生家等房屋燒毀。當天日寇在白虎山嘴、教場、戚家灣等地槍殺了王和尚、張小狗、楊友元、朱富貴等18名無辜群眾拷打居民數十人還有十幾名青年婦女、姑娘被強奸。姑娘劉××被強奸後.含恨而死張××被折磨得神經失常。
1939年6月26日.駐沈家門日寇50餘名西出墩頭,經舵嶴等地掃盪越過路口嶺竄入黃沙灣。日寇以在該村竹笆里發現中國軍隊衣服為借口把全村百餘名男女青壯年趕到村口曬場四面架設機槍並把從崗墩抓來的青年陳明法打得皮開肉綻後,拖到灘塗里用刺刀戳穿兩只耳朵,再劈開腦袋一時腦漿奔流慘不忍睹。其妻鄭梅蘭得知丈夫被害後從灘塗里找到其丈夫屍體用毛巾把頭裹住後當場哭昏不久即神經失常日夜悲啼;其奶奶眼睛哭瞎後不幾日即悲憤而死;其兩歲的兒子因缺衣少食不幾月也活活餓死。接著日寇又用噴火器射擊楊寶台家的房子全宅三間二庫二軒都盡行燒毀。當天至少有三名婦女被強奸數十名姑娘、少婦被調戲。現年80歲的楊風翠老人等當時都是在場的村民親眼目睹著這場暴行。老人們回憶起當時日寇的殘暴行徑至今仍切齒痛恨永生難忘。
1939年7月~1941年10月,日寇兵艦在舟山群島南北要沖航道六橫雙嶼港封鎖。以搜查中國軍隊為名,對過往的漁船、商船劫掠後全部焚毀對船員進行血腥屠殺。被日寇截扣的船隻有的船員被釘在船艙里,有的船員被活活刺死然後連船帶人潑上汽油焚毀。有一次寧海石孔頭的商船被日艦在雙嶼港小佛渡東咀頭截住後7名船員被日軍刺刀捅死拋到海里;又有一次福建的一隻三道"緝篷"(有幾百噸大)商船在雙嶼港被日寇截住,貨物全部被搶到兵艦上後十幾名船員都用鐵絲穿過鎖骨用滑輪吊上桅桿再連人帶船焚毀......。老人們回憶說:"有一次日寇燒殺後被海浪卷到汰橫邊的未焚毀的人肚子有一大篷。在這二年多的時間里被燒掉的船隻不僅有六橫本島及附近舟山諸島的更多的是鎮海、象山、寧海、台州、溫州、福建、江蘇等外地商船和漁船約有大小船隻百餘艘,被殺船員約有300餘名之多。"這是多麼慘不忍睹的血案。
1939年8月,漢奸繆昌軒(螺門人)帶著10餘名特工隊員,耀武揚威地來到大展。他們橫行鄉里先後燒掉張家祠堂、張昌林房屋和茅洋都神殿等70餘間平房。
1939年10月19日六橫積峙村漁民錢貴世、劉連雲運豬至穿山昆亭中午回家途中船駛到雙嶼港時被日軍抓到巡邏艇上四肢被釘在兩塊"殺人板"上,用刺刀剖腹挑出心肺等內臟,再用刺刀戳穿肩窩用鐵絲穿連後拋入海中。
1940年2月26日,日軍在六橫太平廟、蒿山、積峙等地掃盪時遭到抗日游擊隊伏擊,日軍惱羞成怒,在攻入積峙村時以搜尋中國軍隊為名挨村破門而入用刺刀活活刺死村民劉記生並從屋裡拖出劉先昭、劉偉恩、劉聖土、劉聖龍、劉阿文、劉友生等6名無辜青壯年,把他們槍殺在各自的門口。劉和球被日軍當活靶擊中大腿後滾到坎下才倖免遇難。當天日軍在太平廟、積峙等地還燒毀房屋40餘間。
1940年3月日寇飛機竄到六橫騷擾,在山交頭丟下炸彈2枚,炸死婦女一名炸傷一人炸倒房屋數十間。
1940年夏日寇竄到螺門為了搶掠冰鮮船上的魚貨叫船主孫宏明和姓顧的船員把船駛到埠頭。因潮水等原因冰鮮船一附靠岸慢了一步日軍竄到船上將孫、顧2人綁在桅桿上用刺刀剜其肉,致使其活活割死然後拋屍海中。
1940年秋日軍調集兵力發起清鄉、掃盪茅洋、大展等地均有三五個無辜群眾遭日寇殺害。張家村張某在菜田裡鋤草也被當作活靶擊殺。
1940年,日寇到東極掃盪抓捕被懷疑為游擊隊的漁民10餘人至沈家門用刺刀將他們當成活靶子捅死。
1941年1月1日沈家門教場女青年朱××剛從上海回家探親路過朱天廟地方,遭到駐宮墩的五六個鬼子輪奸。獸行令人發指非筆墨所能形容。
1941年4月14日清晨50餘名日軍從朱家尖蜈蚣峙登陸5時左右包圍大洞嶴村在碾子墩槍殺6名游擊隊員後又用"火槍"擊中應松子家燒毀房屋10餘間後來又槍殺無辜群眾應德龍等2人。
1941年4月日軍小分隊在沈家

Ⅷ 一二八事變一支由250多人組成的什麼隊伍

一·二八淞滬抗戰1932年1月28日~3月3日,中國軍隊抗擊侵華日軍進犯上海的作戰,又稱"一·二八"事變。"一·二八"事變的起因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為掩護炮製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陰謀,由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館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謀在上海製造事端。


第19路軍奮起抗戰 事變之初,駐上海日軍有海軍陸戰隊1800餘人及武裝日僑4000餘人、飛機40餘架、裝甲車數十輛,分布在虹口租界和楊樹浦,另有海軍艦只23艘,游弋在長江口外和黃浦江上,由海軍第1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指揮。1月28日午夜,陸戰隊分三路突襲閘北,攻佔天通庵車站和上海火車北站。

上海軍民義憤填膺,擔負滬寧地區衛戍任務的第19路軍3個師共3萬餘人,第60、第61師分駐蘇州、南京一帶,第78師2個旅駐守上海,在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指揮下奮起抗戰。防守市區的第156旅,在前來接防的憲兵第16團主動配合下,打退由橫浜路、虯江路、寶山路進攻的日軍,29日奪回天通庵車站和上海北站。

日軍敗退租界,通過英、美等國領事出面"調停",達成停火協議,緩兵待援。上海民眾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紛紛組織救護隊和義勇軍,積極支援第19路軍抗戰。29日,日本政府發表聲明威脅中國政府,誣指上海事件是中國排日運動引起的。南京政府於30日倉促遷往洛陽。

至2月2日,日軍從國內增調航空母艦2艘、各型軍艦12艘、陸戰隊7000人援滬。蔣光鼐急調第60、第61師參戰。3日,日軍破壞停火協議再向閘北進攻,被守軍擊退。日本內閣遂增派第3艦隊和陸軍久留米混成旅援滬,由第3艦隊司令野村吉三郎接替鹽澤指揮。7日,野村改變攻擊點,以久留米旅進攻吳淞,陸戰隊進攻江灣,企圖從守軍右翼突破。

第19路軍依託吳淞要塞及蘊藻浜水網地帶與日軍激戰,第61師將進攻紀家橋、曹家橋及偷渡蘊藻浜的日軍各個消滅,其餘日軍又龜縮租界,由英、美等國領事再次出面"調停",以待援兵。

第5軍馳援上海作戰 上海戰況於日軍不利,日本內閣於2月14日又調陸軍第9師參戰,改由第9師師長植田謙吉統一指揮。同日,中國政府派請纓抗日的張治中任第5軍軍長,率所部第87、第88師及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教導總隊增援上海,歸第19路軍統一指揮,接替從江灣北端經廟行至吳淞西端的防線,為左翼軍。

第19路軍為右翼軍,擔負江灣、大場以南及上海市區的防禦。18日,植田發出最後通牒,要挾中國守軍於20日17時前撤退20公里,被蔡廷鍇嚴詞拒絕。20日植田令日軍全線總攻,採取中央突破,兩翼卷擊的戰法,以第9師主突江灣、廟行結合部,企圖北與久留米旅圍攻吳淞,南與陸戰隊合圍閘北。

守軍第19路軍與第5軍並肩作戰,密切配合,利用長江三角洲水網地帶及既設工事頑強抗擊,並組織戰鬥力強的部隊夾擊突入江灣、廟行結合部之敵。經過6晝夜爭奪戰,日軍遭受重創,由全線進攻轉為重點進攻,再由重點進攻被迫中止進攻。

日軍增兵襲擊瀏河攻陷上海 淞滬抗戰激勵全國,後方官兵紛紛請纓抗戰,蔣介石拒絕再向上海增兵。而日本內閣決定組建上海派遣軍,派前陸軍大臣白川義則任司令官統一指揮。2月27日起,上海日軍又得到陸軍第11、第14師的增援,總兵力增至9萬人、軍艦80艘、飛機300架,戰鬥力驟增。

當時中國守軍總兵力不足5萬,裝備又差,而且經一月苦戰,傷亡比較嚴重,左側瀏河地區江防薄弱。白川汲取前三任指揮官正面進攻失利的教訓,決定從翼側瀏河登陸,兩面夾擊淞滬守軍。3月1日,指揮第9師等部正面進攻淞、滬,以第3艦隊護送第11師駛入長江口,從瀏河口、楊林口、七丫口突然登陸,疾速包抄守軍後路。

淞滬守軍腹背受敵,被迫退守嘉定、太倉一線。2日日軍攻佔上海,3日戰事結束。是役,中國軍隊在人民支援下浴血奮戰,連續擊敗日軍進攻,使敵三易主將,數次增兵,死傷逾萬,受到沉重打擊。但政府當局妥協退讓,不繼派援兵,守軍寡不敵眾,防線終被日軍從翼側突破而被迫撤退。

後在英、美、法、意等國調停下,中日雙方經談判,5月5日中國政府與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淞滬停戰協定》。不久,國民黨政府將英勇抗戰的第19路軍調往福建"剿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