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指南 » 上海話扮家家什麼意思
擴展閱讀
正宗天津本地菜有哪些 2022-11-29 19:48:35
廈門哪裡可以拆床 2022-11-29 19:46:52
深圳市到廣州番禺多久 2022-11-29 19:43:47

上海話扮家家什麼意思

發布時間: 2022-10-05 08:07:46

『壹』 上海話過家家怎麼說

過家家上海話就是辦家家。上海話就是那樣說的。

『貳』 求來源於英語的上海話,最好中英文對照

【拿摩溫】——number one,工頭。(個人認為最最經典的幾個詞語之一,朗朗上口啊)
【發嗲】——發「DEAR」,DEAR,親愛的,可愛的,引申為嬌柔的,撒嬌的,媚態萬千的。(嗲,絕對的本幫特產)
【門檻精】——MONKEY,英語「猴子」加上漢語詞根「精」,猴子精,引申為聰明的、精明的,構成典型的洋涇浜英語。(音譯加形譯,多麼有趣的一個詞)
【赤佬】——CHEAT,欺騙,和中文「佬」的混生詞語,貶義詞,現在一般用來形容一個人混帳,一個魯迅時代最流行的洋涇浜俚語。
【小(老)開】?——小(老)KITE,大小「騙子」之意,以後引申為對有錢人的泛稱。?【戇大】——GANDER,傻瓜,呆鵝,糊塗蟲,引申為受騙者,現被北方人讀若「港都」
【混槍勢】——混「CHANCE」,CHANCE,機會,混槍勢就是混機會,也引申為渾水摸魚,等等。(本次上海話讀起來相當有感覺)
【軋朋友】——GET朋友,GET,得到。結交異性。「軋」是一個普遍運用的動詞,可以進行各種自由組合,如「軋鬧猛」即為湊熱鬧。(本詞充分體現出上海人對於動詞的靈活應用)
【拉三】——LASSIE,少女,情侶,引申為妓?女、MAIYING者或生活不檢點的青年女子。
【慕客】——MUG,流氓,引申為嫖客。
【大班】——大BANKER,大銀行家,引申為大老闆、富豪。
【退灶私】——退JUICE,JUICE為油水和錢財,「退JUICE」的本義,是流氓退還敲詐得來的油水與錢財,後引申為丟臉、失面子。
【克拉/克勒】——COLOUR,色彩,引申為時髦的、衣著光鮮的,現僅由於形容上海老小資——「老克拉」(又記為「老克臘」)
我聽到的另兩種解釋,一為collar,衣領的意思,現在也就引申為衣冠楚楚西裝革履的老上海人。二為clerk,也就是「職員」的意思。算是上海最早的白領。譬如洋行的買辦。
【接(劃)領子】——接LEADS,LEADS,LEAD的復數形式,意為提示,暗示,線索。接LEAD,即得到示暗示或暗示(「劃」為上海方言,意為給出、拋出)。
【著台型】——(衣)著DASHING,DASHING本義指穿著打扮很漂亮,後引申為出風頭、自我表現,自我炫耀等。(看過周立波的應該很熟悉了,呵呵)
【哇色】——WORSE,更糟的,更惡劣的,被引申為專門形容心情的難受和惡劣。
【落佻】——ROTTER,英國俚語,指無賴、X L胚、可惡的人、討厭的傢伙,名詞。後轉為形容詞,意為無賴的、無恥的、XIALIU的、卑鄙的。
【噱頭】——SHIT,胡說、謊言、大話,蹩腳的商品或表演,引申為吸引觀眾的低級趣味的表演,引顧客上當的騙局,以及各種華而不實、嘩眾取寵、引人發笑的手段。(SHIT現在是罵人的話了,可是噱頭在上海話中有著豐富的含義)
【嘎三壺】——GOSSIP,聊天,閑談。(GOSSIP GIRL上海話應該叫嘎三壺小寧?)
【邋遢】——LITTER,雜亂、四下亂扔的東西,在公共場合亂扔廢物的人,引申為形容詞:雜亂、凌亂和不修邊幅。
【蹩腳】——BILGE,船底污水,引申為骯臟的、下三濫的、劣質的;出蹩腳,原為黃浦江水手用語,後引申為向人潑污水,誹謗中傷
【大興】——DASHY,浮華的,華而不實的,引申為假的、冒牌的、劣質的;開大興,現在一般意為說過的話沒有兌現
【骯三】——ON SALE,二手貨賤賣,引申為垃圾貨、形容人的品質低劣
【癟三】——BEG SIR,乞丐先生,用來形容叫花子、難民、逃荒者等各式窮人,後引申為最廣泛的罵人用語之一
【打】——dozen,一打十二個
【水門汀】——cement,水泥(地板)
【水汀】——熱水汀的水汀,來自英語steam,暖氣
【飛】——fit或fitting,常指機械中起傳動作用的齒輪,如山地變速自行車的每檔稱為「飛」,上海話發音應該是FEE
【火腿店】——ham shop,暗指白俄的妓院。這些酒吧妓院在洋人口中叫做ham shop,暗指有「大腿出售」。被上海人意譯成為「火腿店」。(有創意的~~~)
【司的克】——stick,手杖
【老狄克】——有人認為「狄克」也是來自stick,指涉世較深,社會閱歷豐富的人。舊時手杖多為留洋歸來自詡文明的人所使用,所以又稱為「文明棍」。
【開司米】——?cashmere,現在泛指羊毛織品。
【滴確涼】——dacron,一種布料(周立波多次運用,老上海人的服裝標志)
【畢的生司】——empty cents,意思是「身無分文」。
【帕斯】——pass,意思較多,可以當名詞指證件。
【阿三】——舊時對上海公用租界里的印度巡捕的稱呼。有人認為是印度人和人交談,總是以「I say……」開頭,所以稱為「阿三」。(經典!!!)
【麥頭】——英語mark的洋涇浜語,意思是貨品外面的商標,現在已經少用。?
【麥克】——Much很多。如:「伊鈔票多得來麥克麥克。」?
【時髦】——smart,這個字最先流行於滬上,後來風靡全國。(上海特產,風靡全國)
【帕克】——大衣。英語里稱parka(風雪大衣)
【老虎窗】——roof,屋頂上的窗子。(小馬註:多麼有創意啊,好記又形象)
【沙蟹】——Show Hand,是一項緊張刺激的賭博游戲(香港賭神、賭俠系列中最常見的賭博方式)。
【司撥靈鎖】——spring,一種舊時常見的彈簧門鎖。
【凡耳】——valve閥門(我老媽到現在還經常用)
【羅宋湯】——Russian,舊時上海人對俄國的稱呼(又一經典)
【差頭】——charter,「出租,包車」。(跟香港人的「的士」有的一拼)
【康樂球】——corner ball:流行於舊上海的一種球類游戲。
【拉司卡】——last car之音譯,老上海話里作「最後」的意思。如:「我是拉司卡一個人。」 (也蠻經典的一個音譯,貌似現在不太用了)
【斯達特】——starter,日光燈上的啟動器。
【來沙爾】——lysol ,消毒劑,1947年一代越劇紅伶筱丹桂喝這個自殺身亡的事件轟動上海灘。(好像現在不用了,讀起來我也讀不準)
【白特】——butter,奶油
【爛糊面】——本來指煮爛的面條,因為和英語love me諧音,所以常用來開玩笑。如:「請儂吃爛糊面」,暗示「請你喜歡我」。(真的還假的?如果是真的,真是太佩服了~~)
【塌皮】——指歸還舊債,從此兩不相欠。有人認為來自英語的par,經洋涇浜語轉變為「塌皮」
【撥落頭】——plug,指的是電插頭。(現在也指一些線的一端,具體解釋,呃,只能意會啦~~~)

『叄』 上海話 一家人家 怎麼說

你好。是:
1 yi ga men ge (一家門的)
2 yi e nin ga (一家人家 、 一戶人家)

『肆』 請問上海方言有哪些謝謝!

上海話內部有分歧,主要以年齡區別老派、中派和新派。
老派:
聲母27個,韻母51個,聲調6個(陰平、陰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中派:
聲母28個(增加[?]),韻母43個,聲調5個(陰平、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新派:
聲母28個,韻母32個,聲調5個(陰平、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聲調向重音化傾向進化。上海話的聲調從8個合並成5個,實際上只餘下一個降調(陰平)和一個平升調,變得十分簡單。這使得上海人讀聲調時,自由變體可以相當寬泛,如降調讀成『53』『51』『552』都不影響聽感,平升調讀成平降升調也不會影響理解。語音隨著詞彙語法詞雙音節連調成為主流以後,上海話在吳語中最快進化到「延伸式」連調,後字都失去了獨立的聲調而弱化粘著,重又向屈折語變化。前字有聲調音位的作用,除此以外,只有一高一低或一低一高,上海話語流中的語音詞讀音已像日語的讀法。 目前,上海話語的語流中,相對穩定的音位有兩類,一類是聲母,一類是前字聲調,這兩類為首的音位對上海話語音正起著重要的穩定作用。」(錢乃榮 《上海語言發展史》)。上海話曾被認為是最有影響及有代表性的吳語方言之一,由於人口融合帶來的快速蛻變,已經越來越失去吳語的代表性及特性。 所以說上海話已成為一種「有調無聲」的有音高重音的獨特漢語方言。
編輯本段上海俚語的殖民地起源
這里公布的是上海殖民地核心語詞(中文和英語的混合結構,即所謂的洋涇浜英語)所得出的詞源學結論(部份結果曾經在十五年前發表在上海《采風》雜志和《新民晚報》),這些語詞原先都是江湖隱語,以後才泛化為市井俚語,並且繼續成為當下上海方言中最有活力的部分。 我所見到的上海方言詞典之類的工具書,對這些俚語的來源不甚了解,解釋可謂謬誤百出。例如,「門檻精」就被望文生義成「門檻」這個建築部件,並且由此引申出對「門檻」語義的荒謬解釋,成為一則典型的學術笑料。其實,「門檻」僅僅是一個注音詞而已。上海方言的研究,就此被可笑的學院派學者引向了歧途。這是方言的悲哀,也是地方文化遺產走向末路的象徵。
門檻精
MONKEY,英語「猴子」加上漢語詞根「精」,猴子精,引申為聰明的、精明的,構成典型的洋涇浜英語。其構詞法得基本規則,就是英語讀音的中文譯名,再加上一個漢語詞根。其它與此均可依次類推。
赤佬
CHEAT,欺騙,和中文「佬」的混生詞語,一個魯迅時代最流行的洋涇浜俚語。
小(老)開
小(老)KITE,大小「騙子」之意,以後引申為對有錢人的泛稱。
戇大
GANDER,傻瓜,呆鵝,糊塗蟲,引申為受騙者,現被北方人讀作「港都」。
混槍勢
「混CHANCE」,CHANCE,機會,混槍勢就是混機會,也引申為渾水摸魚,等等。
發嗲
「發DEAR」,DEAR,親愛的,可愛的,引申為嬌柔的,撒嬌的,媚態萬千的。
軋朋友
」GET朋友」,GET,搞,得到。搞女人,結交異性。「軋」是一個普遍運用的動詞,可以進行各種自由組合,如「軋鬧猛」(湊熱鬧)。
拉三
LASSIE,少女,情侶,引申為妓女、賣淫者或生活不檢點的青年女子。
慕客
MUG,流氓,引申為嫖客。
大班
大BANKER,大銀行家,引申為大老闆、富豪。
退灶私
」退JUICE」,JUICE為油水和錢財,「退JUICE」的本義,是流氓退還敲詐得來的油水與錢財,後引申為丟臉、失面子。
克拉
COLOUR,色彩,引申為時髦的、衣著光鮮的,現僅由於形容上海老小資――「老克拉」(又記為「老克臘」)
接(劃)領子
」接LEADS」,LEADS,LEAD的復數形式,意為提示,暗示,線索。接LEAD,即得到暗示或暗示(「劃」為上海方言,意為給出、拋出)。
著台型
(衣)著DASHING,DASHING本義指穿著打扮很漂亮,後引申為出風頭、自我表現,自我炫耀等。
落佻
ROTTER,英國俚語,指無賴、下流胚、可惡的人、討厭的傢伙,名詞。後轉為形容詞,意為無賴的、無恥的、下流的、卑鄙的。
噱頭
SHIT,大便、胡說、謊言、大話,蹩腳的商品或表演,引申為吸引觀眾的低級趣味的表演,引顧客上當的騙局,以及各種華而不實、嘩眾取寵、引人發笑的手段。
嘎三壺
GOSSIP,聊天,閑談。
邋遢
LITTER,雜亂、四下亂扔的東西,在公共場合亂扔廢物的人,引申為形容詞:雜亂、凌亂和不修邊幅。
回湯豆腐乾
屬於比較古舊的上海話,流行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戀人分手後重新復合,往往被稱作「吃回湯豆腐乾」。後也泛指一切「吃回頭草」的行為。
戲話
請注意新聞里的「笑稱」兩字,如果阿憶的解釋有自嘲的意思,用上海話說,他的言辭就屬於「戲話」。「戲話」並非指不真誠的話,言說的人常常由於十分明顯的戲謔表徵,而令聽者會心一笑:「儂格只赤佬,又講戲話了喏!」
落場水
上海話里「嘸啥落場水」即「沒有面子」、「收場比較難堪」之意。阿憶如果不是說的「戲話」,復出真的因為是教授收入寒酸的話,那堂堂北大可真的「嘸啥落場水」了。
弄鬆
上海話里捉弄、令人出醜的意思,程度上較「惡作劇」稍輕。明知娛記的鏡頭對著自己,還要在競爭對手力捧新星的演唱會上「公然」打瞌睡,如果是故意為之,則屬於「弄鬆」對方。「弄鬆」未必有多大的殺傷力,用北方話說,最多給對方「添個堵」。
粢飯糕
新興的上海話,指「又痴又煩又搞的女孩」。本事件中最起勁的是「涼粉」,如果人家李宇春的領導真的因為生理原因而在張靚影的演唱會上睡著的――如此,「涼粉」們還要糾纏不休,搞勁十足,那基本上就屬於「粢飯糕」了。
挖塞、哇色
從英語worse演變而來,意思即worse的原意:更糟糕、更惡劣。現在對「挖塞」的通常理解是:心情郁悶、憤懣郁結於胸而不得舒緩。 WORSE,更糟的,更惡劣的,被引申為專門形容心情的難受和惡劣。 例句:從被胡戈「弄鬆」開始,陳凱歌這一年的心情,用「挖塞」形容,再貼切不過。
坍招勢
被人惡搞,最高境界是寬容+自嘲,最大程度地消解惡搞對自身社會評價的降低。面對惡搞,企圖用「正搞」對抗,最後的結果就是「坍招勢」―――丟面子、下不了台。 「坍招勢」原意是「退juice」,juice即英文「油水、錢財」之意,原指流氓退還敲詐來的油水,後在滬語中引申為「丟面子」。
刮三
上海話「比較不堪」的意思,語意近似北方話「咳,這件事整的,可真有點那個……」里邊的「那個」―――用上海話表達就是:「××,格樁事體真額有點刮三喏。」 例句:原以為粉絲都是發自肺腑崇拜「教主」的性情中人,哪知道居然混了這么多僱傭粉絲,刮三,邪氣刮三,勿要特刮三噢。
豁胖
實力不逮,但硬要做出一副無所不能的樣子,謂之「豁胖」,比普通話里「打腫臉充胖子」的同義更濃縮、傳神。某年春晚里郭冬臨扮演的那個好面子的北方漢子,就是「豁胖」的經典版。 例句:明明魅力、實力沒到那個份上,拚命組織龐大的「粉絲團」,不惜以僱傭粉絲注水―――這樣的明星,就是在「豁胖」。
奧特曼
Outman也,out和in(時尚、新潮)的意思相對,「奧特曼」即新上海話中「落伍之人」之意。近年日漸式微的金雞百花獎,就是這么一位「奧特曼」。「奧特曼」的命門並不在於out,而是他從來不嚮往in,抑或所有人都認為他很out,但偏偏他一直以為自己很in。
頭撻
把一個電影人的節日辦成這副腔調,應該給他一個「頭撻」嘗嘗。上海話中用手心的前半部分快速但輕微地拍擊一個人的後腦勺,即謂之「請伊吃一記頭撻」。請別人吃「頭撻」在更多時候是虛指,帶有濃重的警示作用。比「頭撻」程度更甚的,就是「吃生活」了。
神之胡之
上海話中對腦子不清楚、辦糊塗事之人的斥責語。例:儂格個人,哪能做事體格能神之胡之!「神之胡之」者有時並非糊塗,而是不知天高地厚,明知冒天下之大不韙仍一意孤行,例如這位真把自己當做「蓋萬里長城」的始皇帝的主兒。
唐伯虎
新上海話中對欠他人財或者物不肯歸還者的戲稱。唐:音同「宕(拖欠)」;伯虎:諧音「不付」。 例句:花兒詭辯的話說得夠多的了,唯獨欠消費者一個「觸及靈魂深處」的道歉。故而,花兒就是「唐伯虎」。
搓、彪
這兩個比較傳統的上海話意思近似,都有「戲耍、挑逗」的之意,但細細品味略有差別,其中細微的分別只有長期在上海話中浸淫方能體會。 其中「彪」讀第三聲,該字「戲耍」之中蘊含的「挑釁」意味更甚於「搓」。范冰冰拿出相機拍記者,如果雙方都具有足夠的幽默精神,那該舉動充其量就是一次程度很輕的「搓人」,搓人的,被搓的,相視一笑,也就泯恩仇。記者心態差的,會尋思:××,我拍照屬於本職工作,儂拍我,不是在「彪」我么? 男的心態一壞,女的原來是准備「搓」的,後來也就變成了「彪」。
神兜兜
神氣,招搖,得意洋洋。類似北京話的得瑟。 引申開也有神神叨叨,不靠譜的意思
骯三
是指事情讓人感到棘手,惡心,不好辦,不好處理。或者是某個人讓別人感到不爽,不好相處等。而不是真的看了某樣東西看了讓人有想吐的感覺。 用法: 這件事情很骯三 這個人很骯三 最常說的就是:個記骯三了(這下難辦了)。
沙坑
形容一個人小氣、吝嗇,詞語叫「沙坑」,這個人就叫做「坑子」。 如果這個人實在是太小氣吝嗇了,那他就是「金剛沙」,意即「沙坑」中的極品。
翹辮子
看舊上海典故的書,提及「翹辮子」一語的來歷,說是跟舊上海的電車有關。舊上海馬路上行駛的電車多是有軌電車,下面有鐵軌,上頭有電線,行車的動力全靠電車頭上的一條小辮子,這種電車在新上海很長一個時期里還保留著。電車出軌的事不常見,但是電車頭上的小辮子脫落卻是常見之事。車行途中,小辮子突然脫落,電車嘎然而止,於是車上的上海乘客就埋怨了:「要死了,小辮子落脫了。」「落脫了」,就是電車上面的「小辮子」翹起來了,翹辮子,就是死脫了。
編輯本段上海話部分詞彙釋疑
左邊與右邊分別是上海話與普通話。 吳= 我 儂 = 你 yí(咦)= 他/她/它 阿拉 = 我們/我的 yí(咦)拉 = 他們 ná (拿) = 你們 jiē guēn = 厲害 個 = 的 mǐ kōng= 臉 覅= 不要 jīng zhāo= 今天 敏 zhāo= 明天 戇大 = 傻瓜 白痴 齁=胸悶 齁煞脫了 = 胸悶死了 jiāo關 = 很多,非常 u ei = 不 娘娘= 姑姑 冊那= 操 啥么事 = 什麼 拆(cā)屙 = 拉大便 拆(cā)斯 = 小便 拆爛屙(cā) = 原意拉稀,現多用於做事不認真,做得亂七八糟 拆泡斯(cā) = 小個便 老卵 = 牛(強) léi sēi= 行 (sēi 分s ei) 人= 人 壽缺西 = 傻瓜 好bei相= 好玩 sēi意 = 爽、過癮 弗來三 = 不能夠,不行 看野眼 = 注意力不集中,到處亂看, to look around without focus 妗格格 = 自以為是 打相打 = 打架 別苗頭/軋苗頭 = 比高低 賊骨頭 = 賊,小偷 弄慫 = 戲弄;Tease 壽頭 = 傻瓜,低能,fool, mp 猜咚哩猜 = 石頭剪子布 日昏 = 昏頭,搞不清是非 野豁豁 = 比喻說話誇張 淘糨糊 = 搗亂,to mess with 毛估估 = 粗略的算一下 豁翎子 = 暗示 老邦瓜 = 不再年輕的男人、中年男人,老頭 篤悠悠 = 悠閑的,安穩而輕松 打樁模子 = 站在街邊做黑市交易的人 死弗臨盆= 死不認錯。比喻頑固 毛毛雨 = 小意思 開洋 = 蝦米 爛污三鮮湯 = 亂七八糟地,馬馬虎虎地 瞎七搭八 = 胡說八道 撬邊模子 = 拖兒 刮三 = 奇怪(不是很貼切) 巴子 = 鄉下人 夜到/夜裡向 = 晚上 早浪向/早浪頭 = 早上 樁 = 件 轉去 = 回去 一眼眼 = 一點兒 花腳頭 = 費力 拿拉許 = 拿著 便當來死 = 容易得很 弗敢 = 不敢 啥閑話 = 什麼話 投五投六 = 心急慌張 回轉 = 返回 急吼吼 = 急匆匆 奔 = 跑 汗溚溚渧 = 汗直流 常久勿見 = 好久不見 開房間 = 訂房間 勿靈 = 不好 老 = 很 免脫 = 免掉 一般來死 = 很一般 下個號頭 = 下個月 一記頭 = 一下子 個能 = 這樣吧 促掐 = 惡毒 癟盪 = 凹陷的地方 吃耳光 = 打耳光 脫頭落襻 = 丟三落四 戇頭戇腦 = 傻頭傻腦 嚡里搭 = 哪裡 垃圾癟三 = 撿垃圾的 污連頭 = 大便 弗要面孔=不要臉 活猻 = 猴子、多形容多動調皮的小孩 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