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指南 » 上海仁濟醫院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
擴展閱讀
福州西湖賓館有多少棟樓 2023-02-04 20:56:33
杭州哪個生產醫院好 2023-02-04 20:51:18

上海仁濟醫院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

發布時間: 2022-12-06 02:00:07

1. 上海仁濟醫院東院 元旦放假安排

元旦期間特需門診安排如下:12月31日按周六齣診、1月1日、2日特需門診停診、1月3日恢復門診

2. 上海仁濟醫院好不好

不錯。是一家公辦三甲綜合醫院,在上海大醫院中屬於中等偏上水平。浦東院區規模比較大。

3. 上海仁濟醫院為5月齡嬰兒做肝移植是否有先例

沒有。此前,在全世界范圍內,僅有少量文獻報道聯合實施兩種手術的成人案例,5月齡嬰兒成功接受如此高難度的手術未有先例報道。

日前,有記者從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獲悉,該院肝臟外科接受肝移植聯合胰十二指腸切除手術治療的年僅5月齡患兒順利康復出院。

肝臟移植和胰十二指腸切除手術均為外科領域的重大手術,聯合實施兩種手術具有極高難度,在世界范圍內僅有少量文獻報道成人案例。此次仁濟醫院肝臟外科成功實施的嬰兒肝移植聯合胰十二指腸切除手術突破世界紀錄,出生僅5月的患兒成為世界上接受該手術的最小患者。

(3)上海仁濟醫院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擴展閱讀

重慶5個月患兒「重獲新生」

來自重慶的5個月大患兒小如(化名)自出生起開始出現皮膚黃染伴反復發熱,年輕的父母帶著孩子四處求醫,最終被確診為「膽汁淤積性肝硬化、肝功能失代償、膽總管下端囊腫」。患兒父母經多方打聽,找到了仁濟醫院肝臟外科團隊求助。經入院仔細檢查評估,醫生明確患兒已處於肝硬化失代償期、消瘦、營養狀況差,只有肝移植手術治療才能挽救患兒生命。

2020年6月29日晚間,患兒有幸等到了匹配的捐獻供肝。肝臟外科副主任醫師羅毅,周韜、顧廣祥醫師連夜為患兒實施肝臟移植手術。術中探查發現患兒肝硬化明顯,膽總管下端至胰腺段存在7*6厘米巨大厚壁膿腫。如果不能完整切除膿腫,患兒肝移植術後在免疫抑制狀態下可能出現嚴重的腹腔感染,危及生命。

由於膿腫侵及胰腺頭部,如果不切除部分胰腺就無法完整切除膿腫。然而,世界上尚無文獻報道為如此低齡的嬰兒實施肝移植聯合胰十二指腸切除手術的案例。

經過反復斟酌,為了挽救患兒生命,手術團隊最終還是決定迎難而上、挑戰極限,為患兒實施肝臟移植聯合胰十二指腸切除(Child)手術。如此低齡的嬰兒胰腺手術難度極大,切除胰腺頭部後發現患兒胰管非常細小,直徑不足1毫米,手術醫生僅在佩戴手術放大鏡的情況下才勉強可見,胰腸吻合手術的難度極大。

手術團隊在麻醉、護理團隊的配合下,操作精益求精,歷時10小時為患兒完成整個手術,術中出血僅100毫升,輸血1個單位。術後患兒恢復順利,皮膚迅速退黃,僅術後一周肝功能就完全恢復正常,未出現外科並發症。患兒營養狀況也經積極地營養支持治療迅速改善,於近日痊癒出院。

4. 2021年11月上海仁濟醫院可以正常去嗎

2021年11月,上海仁濟醫院那裡是可以去的,因為那裡是低風險地區,只要你從低風險地區來拿著核酸證明就可以。

5. 上海仁濟醫院核酸檢測多久出結果,上海核酸檢測電子報告要多久

疫情期間替大家的安全著想,會有很多情況都要用到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特別是現在將近年關,大家都要回家過年,所以很多人都有核酸檢測的需求,否則出行會變得很困難。為了節省時間,大多數人都會在網路上預約核酸檢測,到時間就直接去做核酸,那麼,上海仁濟醫院核酸檢測多久出結果,上海核酸檢測電子報告要多久 ?

關於上海核酸檢測預約的內容

這個時候在上海做核酸檢測需不需要預約,是看個人選擇的。做核酸可以直接到醫院的核酸採集點去做,要是沒有什麼人就可以直接做,人多的話就需要等一段時間,但是如果不想排隊,有急事,覺得排隊浪費時間,大家可以在手機公眾號上提前一段時間預約。到目前上海核酸檢測預約平台一共有兩個,分別是「上海健康雲」公眾號和「上海發布」公眾號。

1、「上海發布」公眾號預約流程的操作:

微信搜索到後關注「上海發布」的公眾號,點擊進入「加油上海」這個模塊,進入後可以看到「疫情防控上海公眾服務平台」點擊旁邊的立即查看,然後可以看到「新冠檢測線上約」的版塊,成功登陸後從個人或企業服務里選擇自己的所對應的預約,填好個人的信息,確定好自己填的信息沒有問題後,提交即可申請預約。

2、「上海健康雲」公眾號預約流程:

微信搜索並且關注「上海健康雲」這個公眾號,點擊雲功能模塊的「核酸檢測服務」,進入以後就會彈出登錄頁面,登陸成功後,選擇個人或企業服務預約,填好個人的信息,確認信息無誤之後點擊提交完成,就可以預約核酸檢測。

上海核酸檢測費用情況

核酸檢測費用是分免費和自費兩種的,要是是 大規模集中的核酸檢測屬「應檢盡檢」范圍的人員,所有的核酸檢驗費用都是由政府承擔的,個人無需自付。未被歸入市新型病毒疫情防控指揮部明確的規定的「應檢盡檢」人員范圍的是屬於「願檢盡檢」人員的,就是自己有做核酸需求的人和境外人員,所用到的費用由用人單位或個人承擔。

核酸檢測的費用為了減輕群眾的負擔,根據實際情況調整了很多次,現在核酸檢測的價錢很多都是40元檢測一次,不出意外的話6小時就可以出報告;還有上海部分第三方核酸檢測機構提供給大家的加急服務,是180元一次檢查 ,一般情況下3小時就可以出報告 。

上海核酸檢測出結果要多長時間

核酸檢測多久能知道結果,要看是哪個時間段去做的,還要看價格是多少。如果是早上的時間段去做的,正常情況下午或者晚上就能有結果;如果核酸是下午去做的,好比,大概16點之前去的,一般晚上或者凌晨就可以查看結果;再晚一點的話就可能要第二天才能查看結果,核酸檢測的結果一般24小時內就能拿到。總的來說,上海核酸40元一次的,一般情況下6小時出結果;要是有特殊情況需要加急的,可以到部分給大家提供加急服務的核酸檢測點去做一次180元的核酸檢測,正常情況下3小時就能出結果。

6. 春節 上海仁濟醫院幾號開業

上海仁濟醫院2013年春節門診安排
西院:
一.2月9日(除夕)——2月11日(初二),按國家法定假日休息;
2月12日(初三)按周二門診開診(特需門診休息);
2月13日(初四)——2月14日(初五),門診休息;
2月15日(初六)起恢復正常。
二.門診治療室安排:
中心治療室(靜脈輸液、肌肉注射):
2月9日(周六)——2月14日(周四)7:30——15:30
換葯室:
2月10日(周日)、2月14日(周四):7:30——15:30
東院:
2013年浦東特需門診春節期間安排如下:2月9日至2月14日休息,2月15日按周五門診開診,2月16日至2月17日休息

7. 上海仁濟醫院服務超級爛,特別是急診要等4-5小時,千萬別去!

這就是上海醫院的現狀,包括國內其他大城市的醫院也是一樣的,沒辦法的事,國內醫療資源太緊張了,這也是醫患關鍵也跟著緊張的原因,去年我就因為尿結石在上午五六點疼得去醫院掛急診,也是要排隊、化驗、B超等等,整個流程下來也是四五個小時,期間也是疼了幾個小時,等到最後醫生給出診斷結果的時候也不疼了,我是在上海浦東公立醫院看的,不過我可沒你這么大的怨氣,因為我知道在醫生眼裡咱就是在普通不過的患者而已了,而且以前也陪親人看過類似的病,知道這是很正常的流程,要不然這種內科或者腸道疾病你讓醫生如何給出診斷呢?怪就只能怪咱沒錢沒權以及中國人太多了吧,難道咱還能像新聞里那些人一樣去捅醫生護士幾刀或者打他們?少一些抱怨多一些寬容,其實只要確定咱沒多大病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8. 如何看待#仁濟醫院趙曉菁事件#

上海仁濟醫院事件,趙曉菁醫生不得了、還了得?!

一、趙曉菁確實醫術超群。是仁濟三甲醫院不可多得的專家,應該屬於知識分子類型。

二、趙曉菁目無弱勢群體。俗話說「求人三分低」,何況是來求專家看病,只要來求醫者「腦子沒進水」。是絕對不可能首先出手與趙曉菁發生肢體接觸。從事實狀態分析,向警方報警的是來求醫者,趙醫生就是勝利者,(一般情況下,報警者肯定處於當時的劣勢)如果趙醫生目中和心裡有同情弱勢群體,他能打得別人報警求助警方?

三、趙曉菁目中無法。警察穿著警察的制服,是代表國家在執行公務,理應無條件配合。然而,他不僅不配合,反而襲警。趙曉菁的行為是專家還是」李槐」,老百姓無法解除疑惑。

趙曉菁事件,決不是簡單的醫患矛盾,更不是「醫鬧」。 社會 應該給求醫者、趙醫生、警察一個公正說法,哪方都不能背黑鍋。公安部門既然出了警,就應該立了案,立了案就要銷號,銷號就有結論。老百姓期待公正的結果。

趙曉菁事件是「不得了」,是」還了得」。都應從不同的角度深度思考。

一對東北五六十歲老人,還做著輪椅千里迢迢來到仁濟醫院就醫,充分說明了這對老人對仁濟醫院有多麼信任和認可。然而,這對老人不但沒得到就醫,更談不上有效治療,還被最信任的人推出診室,拒致門外,發生支體沖突或被打傷。如果這對老人是你父母親,你有何感想。這件事反應了什麼問題呢:

問題一:仁濟醫院的接診工作有欠缺。門診是干什麼的嗎?醫院門診就是接待病人的,然而,醫院沒有有效做好接待或做好分流工作,讓病人得到就治。

問題二:仁濟醫院趙主任服務態度差,簡單而又粗暴,俗話說「來得都是客」,然而,趙主任不僅沒做好服務,沒做好患者思想工作,反而弄傷患者家屬,也許是體現了職業傲慢或大醫院的傲慢或大上海的傲慢吧。

首先,在仁濟東院,像趙醫生這樣的專家,都不是一個人在工作,手下都有一到二名助手在協助工作。是團隊工作而不僅僅是單槍匹馬。有些工作,比方安排候診,安撫病患,不是趙醫生應該乾的活。

其次,這個病患不涉及所謂「加號」候診秩序問題,而是中午已經就這一加號初診過了。由於病人在胸科醫院也檢查過,有檢查記錄存檔,為避免重復檢查浪費時間,曾在胸科醫院工作過比較熟悉人脈的趙醫生主動承擔了從胸科醫院調取電子檢查記錄的「份外」工作,轉約病人下午再來找他看。因為那個時候估計胸科醫院的電子檔案就可以傳過來查看到了。到這一步,趙醫生確實想病人所想,否則他應該讓病人在本院再次檢查一遍才符合常規。

第三,問題出在趙醫生約這個病人下午再來看的時候雙方的意思表示產生了誤解:病人認為到了這個醫生約定的時間醫生就可以按時接待他,不用再反復排隊了。而趙醫生顯然不是這個意思。或者說就算是到點立刻接待,也必須把前一個病人的診療過程結束。由於雙方理解上的錯誤。病人堅持到達醫生中午約他的點就應該接待他。因為「有言在先」「有約在先」。趙醫生沒有按時接待,就是違約在先。

於是雙方爭執起來。

這個時候,其實醫患雙方都有自己合理的那個點。在患方,認為既然你中午約了我下午這個點再來找你,那麼我顯然屬於不需要再次排隊的有約定的特殊情況。我到點十分鍾前進來通知你,然後准點進來請你接待,雙方履約,絕對不能算插隊!你到了約定的時間不接待我反而趕我出去,出爾反爾,無法接受這種「背信棄義」或者不信守承諾的行為!所以道理在患方認為完全在他這邊,醫生沒有道理。

而在趙醫生理解中,我約你病患下午這個點過來再診,確實是因為我估計調胸科醫院的電子讀片檔案差不多可以看到了。中午因為沒有看到攝片檢查結果而中斷的診療可以繼續下去。約你這個時間點前來,可以為你看,但最起碼我手裡正在看的病人要結束後才行。不可能中斷手裡的工作,丟下手裡的病人立刻接待你。所以你必須出去,等我手頭工作結束後再進來。

兩下里各執己見,爭執起來。醫生估計火大了起來,於是動起手來進行推搡,要這個病人出去。

病人覺得自己有理,偏不出去。於是肢體沖突發生。可能有人受傷,傷勢不清。病人於是報警。

警察到來,見有人受傷,詢問後得知沖突對方是趙醫生。自然要雙方共同前往警署詢問。因趙醫生正在門診,所以警察也寬限了一點時間,希望醫生盡快處理完手頭工作或院方安排頂替或其它臨時處置方案。以便醫生盡快隨他們離開。

後面的事,就是醫生的心態不好了。院方也沒有人前來協調。而警方見現場人多環境復雜,怕控制不住局面,所以依法採取強制措施。

對警方來說,所有舉動合法合規。至於公眾質疑的「合情」問題,不是警方的法定職責。面對警方,醫生抗拒執法以及與警察肢體沖突就構成「襲警」,沒有道理。所以警方不用道歉,而醫生必須為自己面對警方執法的不理智舉動進行道歉並承擔責任。

客觀的說,趙醫生的心態是有問題的。如果放在國外條件好點的地方,趙醫生心態出現這樣的煩躁和易怒狀態時,院方就必須為他安排心理醫師進行面談評估,看他是否還能勝任繁重的日常診療工作。是否應當放下工作去度個假?或者安排其他專家接下趙醫生手中的部分預約?

因此,說到這里,這一事件背後的,醫院行政部門履責能力不足的問題就浮上水面。院方不能招聘了專家、醫生進來後就甩手不管,或者關心太少。必須時刻關心每個手下醫生的狀態。不能讓醫生像老黃牛那樣拚命幹活而得不到休息。保持專家、醫生合適的工作量和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是醫院行政領導的不二職責。

仁濟東院確實很大,醫生很多。但這不代表院方行政領導就能在科學管理上缺位。每個醫生在臨床和門診急診時都是醫院整體的一個觸須,一有風吹草動都應該能夠迅速的反饋到醫院行政領導、指揮部門的調度中心。當趙醫生和患者剛發生沖突,醫院行政值班領導或者指揮長應該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並作出反饋,指揮適當的人員按照適當的處置方案到現場處理,盡快恢復診療秩序。絕不應當發生如趙醫生這樣的事件。絕不應當讓趙醫生親自動手維護候診秩序。更不應當在沖突發生後竟然沒有人能夠插手處理,讓一個專家醫生連一個「豬隊友」都沒有。現在不僅搞大了,全 社會 皆知,對仁濟東院的整體名譽甚至上海是衛教委的名譽都帶來了負面評價和影響。

舉一反三,上海衛教委應當立即就此案例進行探討,如何讓落後的醫院行政管理系統能夠跟上日益發展的臨床形勢。對仁濟東院行政管理缺位進行整改,並推廣到全上海的所有三甲醫院。

醫衛系統需要引進現代管理人才。靠專家學者技術人才和傳統行政幹部來因循守舊,不思進取的管理醫院,而不與時俱進,完全有負這個大時代!

所謂內行管理業務,不是指的是讓醫生專家或者學醫出身的轉為行政管理人才對醫院進行管理,而是指的是專門學習、研究醫院行政管理的全球頂級的專業經理人團隊來管理現代化的醫院。須知,當前上海市的一些三甲醫院,從某種層度上已經位列世界第一。如果沒有頂級的醫療行政管理團隊和頂級的管理手段、設備相匹配,就像給大象配上蟻足,頭重腳輕,隨時會崩潰。

我看了好幾位評論,什麼叫加號,專家號如上午五十個號掛完了,就不能掛了,只能由醫生同意才可以加號。那天這位患者是得到趙醫生同意才加的號,首先趙醫生高尚品德,為患者所想,不讓患者白跑,而患者加了號之後,多次去打擾趙醫生,趙醫生正在電腦上看前幾位掛了專家號患者看病歷,多次打擾趙醫生,作為趙醫生有何感想,特別是化療的葯,擔心配錯葯,所以趙醫生讓患者出去,等前面掛了專家號看完再讓加了號進來就診,那位患者脾氣來了,就是拖拉,診療間這么小,人也多,動作也不大,還是這樣一句話,趙醫生不是拳擊手,沒練過沒拜過師。如你們有良智的話,問一聲趙醫生,看一上午專家門診,口渴了有時間喝水嗎?可是時間給了患者啊!

趙醫生是我們國人的寶貴財富,高超的醫術挽救了多少患者的生命,診斷病人的場所,容不得任何人干擾,包括執法人員,就是趙醫生犯了死罪,也要等他從手術房裡出來才能抓捕。當今 社會 醫患矛盾時有發生,我們理應先維護醫生的權益,因為他是在工作時間,是因公,病人看病是私事,公私不分,何以平息網友的評論?趙醫生本人也退讓了,認錯了,能理解執法人員的工作,是壞事也是好事,網友們既支持執法人員,同時也支持趙醫生,那麼,大家都為他們高興,理解萬歲,讓趙醫生安心地去上班,還有很多的病人等著他,大家不要再干擾他們了。

這事件的及時處置是較完善的。

避免了一場更混亂的「醫鬧」,皆大歡喜。

患者雖有「委屈」,但 社會 約定俗成的秩序應努力適應遵守,不要積怨現實,自己悖理取鬧。

趙醫生是名醫,雖心中還存在「過不去」的委屈,但總比患者叫來親朋好友打打殺殺強,如果現場處警的「弱小」警察控制不了場面而造成了人員傷亡,警察也是要追責啊!(在過去的案件中,經常有這類型,兩個警察往往不能及時制止幾十人的打鬥的,所以警察失職處分了。)

人民警察是人民的保護神,必須忠誠勇敢守紀律。認真智慧地處理好每一宗突發事故,大公無私,盡責盡職。

上述事故處理及時恰當。

和諧 社會 ,人與人須互為體諒,及時化解人民內部矛盾。

新時代必須積極營造公正法治的 社會 層面。

人不管貧富貴賤,生存權必須擺在第一位。

2019,05,02.

聊談人情,宣揚文明。

實事求是的講,此次事件的根子在於醫生的職業傲慢,以至於警察來了,對警察的職業威嚴也全然不顧。包括醫生的那個協會的對醫生要慎用械具,也基於此種傲慢。打人醫生還是個主任,一個醫院的幹部把患者都打成肋骨骨折了,還反咬患者是醫鬧。那個醫協更是不得了,非但沒有處理打人醫生,還發文引導謬論與警方對峙,還想做「警鬧"呀?建議醫院方面妥善處理安撫好受傷患者,虛心做好本職工作,不要再做「警鬧」。醫生有時卻實辛苦了,但各行各業都有辛苦時。功是功,過是過。做錯了事要勇於承擔,抓緊改過。警方是代表國家的執法機構,因為人人會生病去醫院找醫生看病,所以你就覺得高人一等了,可以無視警察的威嚴了,可以與警察對峙了,愚蠢之極。如果生產糧食的農民講每個人都要吃飯,所以我們高人一等。生產衣服的工人講每個人都要穿衣服,所以我們工人高人一等,他們都說要慎用械具,都起來與警察對峙,你們醫生說說,可以這樣么?

「仁濟醫院專家與患者家屬糾紛」的啟示—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

擁有99萬粉絲的21世紀經濟報道:4月25日,網路上出現了一則「拒絕插隊引發矛盾,仁濟醫院專家竟被戴上手銬帶走」的帖子,引發網路熱議。演員胡歌發聲,王思聰轉發,此事關注度持續攀升!事發地執法部門已及時發出情況通報,事發經過基本清楚。「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我們不討論誰是誰非,此事自有執法部門查明事實依法處置,就藉此網路熱議事件,共同討論一下規則意識問題。

規則,一般指由群眾共同制定、公認或由代表人統一制定並通過的,由群體里的所有成員一起遵守的條例和章程。這是我們對規則的一種樸素定義,規則的近義詞是規矩,「不以規矩、不成方圓」,法治 社會 最基本的規矩就是法律,這是我們大家的共識,正常的人都不會反對。舉個簡單的例子,人有內急,通俗點說,就是想撒尿了,人的生物性應當尊重,但人的 社會 性同時存在,那你得趕緊找廁所,最起碼找個沒人的地方解決,不能在公共場所隨地大小便,有的成年人就說了忍不住就在公共場所大小便了,不就是不道德嘛!不是不道德,此種行為違反了 社會 規則,違反了文明 社會 的最低道德——法律。這個違法行為叫作「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情節惡劣的,要處以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見,規則與法律,你見與不見,他一直都在,不悲不喜,不離不棄!但是,如若違反,即使普通如隨地大小便,痛快之後也有會被拘留的煩惱。

具體到「仁濟醫院專家竟被戴上手銬帶走」的網路熱議事件,如果涉事人員都能遵守規則、法律,看病的按照預約順序來,多點耐心與規則意識,管控情緒還有利於疾病康復;醫院專家面對患者的「插隊」,拒絕當然合理,但當患者家屬情緒激動,診療秩序受擾時,維護秩序的職責就應由醫院內保人員履行,診治疾病是醫生的專長,維護秩序卻不是,醫院專家幹了保安的活,「嗆行」且不專業,患者報警,警察依法口頭傳喚,如情況通報所說,不能拒不配合,因為「對無正當理由不接受傳喚或者逃避傳喚的,可以強制傳喚」。警察執行強制傳喚,根據法律,「可以使用手銬、腳鐐、警繩等約束性警械」。

該醫患糾紛中,仁濟醫院的專家醫生仁心濟民,說看完病再接受傳喚,的確敬業,但警察執行公務,代表的不是警察個人,他們是國家法律的維護者,在執法過程中,他們代表的是國家的法律以及法律的尊嚴。「無法無天」,秩序不存,我們將所處何世?祈願相互理解,遵守法律,嚴格執法,全民守法,共建和諧法治 社會 ,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1、趙醫生給外地患者加號,並協助調取拍攝片子。這是醫德!

2、趙醫生拒絕插隊,阻止患者擾亂正常的醫療次序。這是原則!

3、當患者屢次影響工作的時候,找醫生沒有尋求醫院相關部門的支持。缺乏自我保護意識和對法律意識淡薄!

4、按警方通報內容,患者在派出所等不及警察帶醫生去派出所對質,就以「派出所偏向醫生,以投訴相脅迫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