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廣州訊息 » 廣州服裝廠哪裡找工作好
擴展閱讀
深圳黃陂有多少人 2022-11-30 14:12:37

廣州服裝廠哪裡找工作好

發布時間: 2022-11-22 22:47:51

『壹』 廣州市有哪些制衣廠工資水平比較高

摘要 1.番禺市市橋服裝廠

『貳』 廣州制衣廠集中在哪裡

廣州服裝廠主要集中在海珠區、白雲區和番禺區。海珠區的制衣相對低端,大多集中在中大輕紡城附近的康樂、鷺江、瑞寶、敦和、大塘一帶。

白雲區那邊制衣廠質量相對較好,主要在羅沖圍、棠溪---新市一帶。

番禺的廠規模要大一些,質量也比較好,主要在南村那一帶。

服裝批發特別是女裝主要是十三行和火車站附近的紅棉、白馬、匯美這些市場,低端女裝在沙河一帶。

在這些村裡,三五步即可看見一個制衣廠。這些工廠雖小,但是常年忙碌。他們生產的服裝多數是各種淘寶等電商的爆款、以及銷往各個小城鎮農貿集市、三四線小城市市場的訂單。供給側改革、中美貿易摩擦等大政策、大環境對其影響甚微。

以廣州為中心的服裝生產基地:

眾所周知,廣州是全國有名的服裝批發生產集中地。廣州市及其周邊,組成了世界最大的服裝生產聚集地,他們的產品有外貿和內銷兩部分。其中內銷產品大都通過廣州,分銷到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

廣州周邊的生產聚集地有:增城區新塘鎮(牛仔),中山市大涌鎮(牛仔),東莞市大朗鎮(毛織),中山市沙溪鎮(針織),佛山市(童裝),揭陽市普寧(睡衣),廣西玉林市(褲子)等等。

此外,還有廣州市海珠區、白雲區、番禺區等服裝生產聚集地。

『叄』 廣州番禺區有那些好的制衣廠

摘要 1.番禺市市橋服裝廠

『肆』 廣州漾蘭服裝廠怎麼樣

好。
1、廣州漾蘭服裝廠工作輕松,早八晚六,上六休一,法定假日帶薪休。
2、廣州漾蘭服裝廠工作待遇好,基本工資3000起步,有五險一金,包吃住。

『伍』 廣州哪裡的服裝廠比較多啊,本人想找工作

廣州的服裝廠家主要集中在海珠區、白雲區和番禺區。海珠區的制衣相對最低端,主要是快,大多集中在中大輕紡城附近的康樂、鷺江、瑞寶、敦和、大塘一帶,白雲區的貨做得相對好點,主要在羅沖圍、棠溪、新市一帶,番禺的廠要大一些,做得也比較好,主要在南村一帶。

『陸』 廣州制衣廠集中在哪裡

3月1日上午,廣州海珠區城中村出現了一條「招工長龍」,在鷺江南約大街一段將近一公里的城中村街道上,街道兩旁都站滿了拿著衣服、舉著招工紙牌的制衣廠老闆。
「今年招人特別難招,2019年那時候應聘的工人數跟招聘的老闆數差不多,今年都是老闆,工人很少。」
李佳是湖北人,1日是他春節後第一天出來招工,從早上七點多開始站在街上招工,來問詢的人不少,但很多人問完就走了。直到約十點半,李佳終於帶著兩個應聘者離開大街,走向工廠。
康樂、鷺江、五鳳、瑞寶片區城中村毗鄰廣州最大的布匹市場——中大布匹市場,是中大紡織商圈的核心區,村裡形成多個大大小小的制衣廠。據本地媒體報道,現時估計有超過1萬家店鋪、超過1萬家制衣廠,聚集了超過30萬制衣行業從業者,95%以上是外來人口,且其中大部分人來自湖北,因此該片區也被稱為廣州的「湖北村」。
每年元宵節前後,村中大小制衣廠老闆都會排長龍在街上招聘工人。第一財經記者實探發現,今年大部分制衣廠的招工情況不盡如人意,多位老闆都直呼「招不到人」,出現工人選老闆的情況。這其實是這些小制衣廠的常態:臨時工干個一兩天,老闆的訂單交貨了,他們就又重新回到街頭,尋找下一家廠子。
在後疫情時代,工人的流動性增大,工廠也越來越難留住工人。同時,康樂、鷺江片區已於今年年初正式進入更新改造實施階段,若一切順利推進,這片繁榮熱鬧的「制衣村」或將成為歷史。
制衣廠招人難
「招工的多,打工的少。」這是來自湖北荊州的制衣廠老闆黃立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從正月十一(2月22日)開始,黃立的制衣廠就開始派人站在街上招工,每天早上七點多開始,一直到中午十一點半,這段時間也是一天中招工最旺的時間段,有時候下午和晚上也會出來,手上帶著幾條西褲,還有一塊小黑板,寫著「長期工:西裝、套裝車位工多名;長期工:褲子車位工多名;尾部2名(熟手)」。
黃立說:「我們還是想招長期工,比較穩定,零工一般做幾天就走了,那我們就要不斷出來招人。不過現在這種情況,長期工和零工都招,有人願意來做就行。我們從正月十一到現在,只招到3個人。」
不過,更多制衣廠老闆選擇招聘零工,按日結算工錢,既可以緩解一時的用工不足,又能在訂單較少的時候控制用工成本。
在一眾招工老闆裡面,李燕是比較幸運的,她在3月1日早上招到了3名工人。「我從初十(2月21日)就開始出來招工了,都是只招零工,工廠里只有8個長期工。因為我們有時候也怕工廠訂單不夠,工人會沒事做,而且現在有些工人也不願意做長期工了,他們覺得做零工更自由。」
然而,更多制衣廠老闆每天早上都只能空手而歸。一位同樣來自湖北的制衣廠老闆娘給第一財經記者展示了她的T恤樣板,無奈地表示:「這么簡單的工作都沒人願意來做。前幾天都還能招到零工,今早是一個都招不到了,現在招聘者比應聘者多,多數工人只願意做簡單的活,手藝復雜的崗位更招不到人。」
(廣州海珠區城中村出現了一條「招工長龍」。何樂舒/攝)
值得注意的是,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8560萬人,比上年下降1.8%。其中,外出農民工16959萬人,下降2.7%;本地農民工11601萬人,下降0.4%。
近年來,農民工的就業地區也出現了變化。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9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下稱《報告》),2019年東部、東北地區吸納就業的農民工減少,中西部地區吸納就業的農民工繼續增加。其中,在珠三角地區就業的農民工4418萬人,比上年減少118萬人,下降2.6%。
同時,更多農民工流向了第三產業。2019年,從事第三產業的農民工比重為51%,比上年提高0.5個百分點。其中,從事交通運輸倉儲郵政業和住宿餐飲業的農民工比重均為6.9%,分別比上年提高0.3和0.2個百分點。而從事第二產業的農民工比重為48.6%,比上年下降0.5個百分點。
顯而易見,隨著科技進步與數字化時代來臨,新興行業和就業崗位出現,就業市場的結構因而改變。「90後」的外出務工人員很多進入了第三產業,他們可以做外賣騎手、快遞員、專車司機等。
工人流動性高
劉玲是黃立在街上待了一個早上招到的工人,對於工作,她唯一的要求是「希望只做白天,不做晚上」。
劉玲是江蘇人,現居住在廣州客村,離鷺江這塊片區很近,去年她在家幫忙帶孫子,今年想出來找工作掙點錢,由於以前做過制衣,春節後便過來「制衣村」找工作了。
「我做包裝很熟練的,手很快,去年的時候以前的老闆還叫過我回去工作呢。」劉玲對於工作沒有特別多要求,做長期工或者零工都無所謂,她直言「不帶孫子了,主要是想找點事情做做」。
然而,很多制衣廠工人並不像劉玲那樣只上白班、不上晚班,在黃立的工廠待了十幾年的老員工陳展一邊熟練地縫邊,一邊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工廠的工人大多數是從早上8點干到晚上12點,薪資按件數算,做得越多,薪資就越高。據黃立說,有些老師傅月薪能達到一萬,一般的也有6000元到8000元。
黃立的廠房裡放著約60台縫紉機,在疫情前,幾乎每個工位上都坐著馬不停蹄趕工的工人,如今,工廠里大概只有20人,三分之二的縫紉機都閑置了。
「現在從事這行的越來越少,每年都少幾千人,一年比一年難招,我們從天亮做到天黑,這么辛苦誰還願意做長期工?」陳展還表示,現在沒有多少年輕人還願意在制衣廠做了,長期工也越來越少,如果以後工廠真的做不下去,他也打算退休回老家了。
實際上,農民工平均年齡正在逐年提高,農民工年齡結構的老化或許也是導致農民工迴流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據《報告》,2019年,農民工平均年齡為40.8歲;至2019年50歲以上農民工佔比已接近25%,而16~30歲的年輕農民工佔比則持續下降至只有25%左右。
(制衣廠里約有三分之二空餘工位。何樂舒/攝)
對於這些制衣小作坊而言,疫情的影響延續至今。黃立無奈地說:「去年受疫情影響,訂單少了,大概只有半年在開工,一旦沒活干,好些年輕的工人就走了,去那些有活乾的工廠了,工人一旦走了就拉不回來了。」
李燕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十天之後她會再出來街上招工人,那時候有些工人忙完現在工廠里的活了,就會出來溜達看看別的廠有沒有工作,到時會比現在好招一點。
「制衣村」迎來舊改
在未來的三到五年內,「制衣村」將迎來舊改,若一切順利推進,這片繁榮熱鬧的「制衣村」或將成為歷史。
今年1月21日,鳳和聯社召開康樂村、鷺江村社員代表大會,表決同意選擇合生創展集團作為鳳和(康樂村、鷺江村)更新改造正式合作企業,投入改造金額約346.67億元,成為廣州最貴的舊改項目。康樂、鷺江片區更新改造正式進入實施階段。
根據招標公告,合作企業需按照市、區下達的任務節點要求完成改造各項工作,確保2023年底前安置房開工建設,2025年底前基本完成安置房建設。
招標公告也列出了具體節點任務,包括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實施方案審批、完成補償安置方案表決並啟動補償安置協議簽約;在2022年6月30日前完成全村改造范圍內房屋的簽約率達到50%以上;在2022年10月31日前完成首期安置地塊上的房屋全部拆卸;在2023年9月30日前完成全部安置地塊上的房屋動遷交房;在2023年12月31日前全部安置房開工建設。若超出時間節點,合作企業會被視為嚴重違約。
當第一財經記者問及有沒有聽說過這片區要舊村改造的時候,大部分受訪者都表示:「聽說過,但不是特別清楚。這個事情也不在我們控制范圍內,現在不是還沒改造嗎?」他們對於未來並沒有多想,既然還沒改造到自己的工廠上,那就先繼續做下去。
目前,廣州正大力推動城市更新,提出「2025年前先行推進重點地區更新、2030年前全面推進城市集中建成區更新、2030年後推進全域存量用地系統更新」的總體目標。
黃立的制衣廠隱身於城中村的一幢三層高的樓房裡,在那棟樓里,每一個鋪位都是一間制衣廠。中午時分,工人們匆匆吃過午飯後,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趕工,第一財經記者發現,大多數制衣廠的工位沒能坐滿,有的甚至只有寥寥幾人,而此時,還有執著的老闆仍在街道上招攬工人。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佳、黃立、李燕、劉玲、陳展為化名)

『柒』 2022廣州那裡最多制衣廠找紙樣工作容易

2022廣州的鷺江、康樂村那裡制衣廠特別多,一條街都是制衣廠,大量招人。紙樣工作很容易找的。只要你做過,有經驗,月薪過萬,制衣廠現在很缺人,特別是有經驗的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