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指南 » 上海話板板是啥意思是什麼
擴展閱讀
廈門立晶工資如何 2024-07-22 09:28:32

上海話板板是啥意思是什麼

發布時間: 2024-06-21 01:12:26

㈠ 涓婃搗璇濋棬妲涙槸浠涔堟剰鎬

闂ㄦ涙槸鎴烽棬鍙g殑鏂滄澘鐭籌紝闃繪尅鐫澶栫晫鐨勯庨洦鍜屼笉鑹褰卞搷銆傚湪涓婃搗璇濋噷錛岄棬妲涙洿澶氱殑鏄璞″緛鎬х殑灞忛殰錛岀敤鏉ラ樆闅斾笉鍚岄樁灞傘佷笉鍚屾枃鍖栬儗鏅鐨勪漢浠錛屽悓鏃剁淮鎶ょぞ浼氱殑瑙勮寖鍜岀З搴忋備篃灝辨槸璇達紝闂ㄦ涙槸浜轟笌浜轟箣闂寸殑涓縐嶈ょ煡鍜屾剰璇嗙殑宸寮傦紝鏄紺句細絳夌駭鍜屽叧緋葷殑琛ㄧ幇褰㈠紡銆


闅忕潃鏃朵唬鐨勫彂灞曪紝闂ㄦ涜繖涓浼犵粺鐨勬枃鍖栫﹀彿娓愭笎娑堝け銆傚挨鍏舵槸鍦ㄤ笂涓栫邯鍏鍗佸勾浠e垵錛屾敼闈╁紑鏀懼垵鏈燂紝涓嶅皯鍩庡競灞呮皯闂鍏ヤ笂嫻鳳紝鎵撶牬浜嗗師鏈鍥哄寲鐨勭ぞ浜ゆ牸灞銆傚備粖錛屼漢浠鍙鏄灝嗛棬妲涚湅浣滄皯淇楁枃鍖栫殑浼犳壙錛岃屽苟涓嶅啀鍘繪敞鎰忓畠鐨勭ぞ浼氭剰涔夈


闂ㄦ涳紝鍏跺疄鏄鍩庡競紺句細鐨勭緝褰便傚畠鏃浠h〃浜嗗煄甯傜殑鍘嗗彶鍜屾枃鍖栵紝涔熶綋鐜板嚭鍩庡競鐨勭ぞ浜ゆā寮忓拰鏂囧寲浼犳壙銆傚逛簬涓婃搗浜烘潵璇達紝闂ㄦ涘彧鏄鐢熸椿涓鐨勪竴涓灝忚掕惤錛屼絾鍗存壙杞界潃娣卞埢鐨勬枃鍖栧簳鈒村拰浠峰箋傚畠鍛婅瘔鎴戜滑錛屽巻鍙叉棤娉曟姽鍘伙紝鏂囧寲涔熸棤澶勪笉鍦錛屾垜浠搴旇ュ皧閲嶅巻鍙插拰鏂囧寲錛岀弽鎯滅敓媧諱腑鐨勭偣婊淬

㈡ 求十句經典上海話

No.10老克勒
「克勒」源自英語單詞:carat
(鑽石等的重量單位--克拉)、color、classic
後來引申為時髦的、衣著光鮮的,
現用於形容上海小資人士。
例:定製西裝就是上海老克勒們最耀眼的時髦標志!
No.9差頭
源自英文單詞charter(出租、包車),
是"計程車"的常用口語說法。
例:上班要遲到了?拉差頭去!
No.8洋涇浜
洋涇浜原是上海的一條河浜,即今天的延安東路。
所謂「洋涇浜英語」,
是指那些沒有受過正規英語教育的上海人說的英語,
意思可以理解為:不標准!
例:那個人英語說得好洋涇浜哦!
No.7軋山河
上海話讀「噶散戶」,來自英語單詞「gossip」,
閑聊、聊天的意思。
例:王奶奶又在院子里和老夥伴們噶散戶。
No.6香面孔
這是情侶間的小甜蜜,吻臉頰的意思啦!
例:這個電影太甜蜜,裡面有好多香面孔的鏡頭欸!
No.5老麵皮
但也是生活中很常用的一句口語。
原指長不大的孩子,現在用來形容一個人厚臉皮!
例:到別人家裡吃飯,不要客氣怕難為情——
麵皮老老,肚皮飽飽
No.4混腔勢
來源於英文單詞chance,機會
混槍勢就是混機會,也引申為渾水摸魚,等等。
例:這個人一直在混腔勢,其實什麼本事都沒有。
No.3窩色
來自英語單詞worse,
意為心情很不好、很郁悶的,
跟上海話另一個詞「吼嘶」一個意思。
另外,它跟大家很熟悉的"伐開心"也是同義詞!
例:小編辛辛苦苦碼的稿子居然沒保存?!
心裡老窩色額!
No.2門檻精
「門檻精」源自英語中的「monkey」,猴子。
猴子給人的感覺就是精、聰明
因此,門檻精就是形容一個人精明的意思啦!
例:這個小娃娃一點都伐肯吃虧,門檻真精啊!
No.1腦子壞脫了!
按字面理解的意思就是——智商已下線。
用於開玩笑、自嘲、或其他多種場合,
也是生活中非常常用的一句口語!

㈢ 上海話 板的咯,是什麼意思

一定的,肯定的

㈣ 請問上海人說作板頭是什麼意思

《風趣的上海話:「頭」②》 話不兌現;放龍頭;挑刺尋隙;捉板頭;嚴加管束;收骨頭;虧本買賣;倒蓬頭;改變策略;叫調頭;小施恩惠;施甜頭;本份老實:好戶頭;油水豐厚:有肉頭;理虧語塞:吃悶頭;好大喜功:別苗頭;搬弄是非:嚼舌頭;遭受指責:吃軋頭;有錢擺闊:摜派頭;吹毛求疵:扳叉頭;
你所說的作板頭,應該是捉板頭

㈤ 涓婃搗鍢夊畾鏂硅█澶у叏

涓婃搗璇濅富瑕佹湁7縐嶆柟璦錛氭鄲瑗胯瘽銆佹鄲涓滆瘽銆侀潚嫻﹁瘽銆佹澗奼熻瘽銆佸槈瀹氳瘽銆佸磭鏄庤瘽鍜岄噾灞辮瘽銆

嫻﹁タ璇濅篃灝辨槸鐙涔変笂鐨勪笂嫻鋒柟璦銆佷笂嫻瘋瘽錛岃繎浠d互鏉ワ紝瀹佹嘗鍒頒笂嫻瘋皨鐢熺殑縐繪皯鏁伴噺澶э紝涓旀椿鍔ㄨ寖鍥村箍錛屽叾瀹炴垜浠甯稿父鎸傚湪鍢磋竟鐨勯樋鎷夊氨鏄瀹佹嘗璇濄備婦涓鏍楀瓙錛氬嫆浜嗕笂嫻鳳紝鏈夌嶇姸鎬佸彨椴滄牸鏍礆紝鏈夌嶉儊闂峰彨鎸栬壊錛堝烇級錛屾湁縐嶉椃鐑鍙榻佸娍錛屾湁縐嶅彂鐤鍙鐥村ご鎬鑴戙

鏈夌嶅彂鍡插彨榫婃皵錛屾湁縐嶇ㄨ泲鍙鐚澶翠笁錛屾湁縐嶉浂椋熷彨鎷鋒墎姍勬勶紝鏈夌嶅弽瀵瑰彨鍝堣叉湁鍟ヨ插ご錛屾湁縐嶆劅鍙瑰彨鍐岄偅錛屾湁縐嶅珜寮冨彨鍢庨棬銆傛鄲涓滆瘽灞炰簬鍚磋緋誨お婀栫墖鑻忔勃鍢夊皬鐗囨棫鏉炬睙搴滈煶緋諱笂嫻瘋瘽璇鏀銆備婦涓鏍楀瓙錛氫笂嫻蜂漢甯傚尯浜烘妸鈥滆繖閲屸濊存垚鏄鈥滄牸寰椻濓紝浣嗘槸濡傛灉甯︽湁嫻︿笢鏂硅█鐨勶紝浼氳存垚鈥滆凱寰椻濄

鏂硅█浠嬬粛

嫻︿笢浜烘妸澶存槒璇存垚鏄鈥滃ご鏂団濓紝榪欎釜鈥滄枃鈥濇槸闈炲父鍏稿瀷鐨勬鄲涓滈煶錛屸渨onderful鈥濅範鎯琚璇存垚鈥滄枃derful鈥濄傗滆凱鏉挎澘鈥濓紙榪欓噷錛夛紝鈥滀紛鏉挎澘鈥濓紙閭i噷錛夛紝涔熸槸瀛︽鄲涓滄柟璦涓鏈甯歌佺殑銆傛鄲涓滀漢蹇碘滈庘濆彨鈥渉ong鈥濓紝鎴戜滑瀛︽鄲涓滄柟璦錛屾渶鍏稿瀷鐨勪竴鍙ュ氨鏄鈥淗ong搴︽潵閭鍟﹀憖浣涒濄

闈掓鄲璇濇槸涓縐嶅惔璇鏂硅█錛屽睘浜庡惔璇澶婀栫墖鑻忔勃鍢夊皬鐗囷紝鍗曞崟鎴戜滑闈掓鄲璇濆氨鍒嗗ソ鍑犵嶏紝闈掍笢鐗囧拰闈掕タ鐗囧湪鏈変簺鍦版柟璁叉硶澶х浉寰勫涵錛岃屼笖涓嶅悓闀囥佹潙涓婅茶瘽榪樻湁浜涗笉澶т竴鏍楓備婦涓鏍楀瓙錛氫翰錛堥煶璇戱級濡堟寚鐨勬槸澶栧﹩錛岃ㄦ寚鐨勬槸浣狅紝鐭沖姏鐨勬剰鎬濇槸鍘夊籌紝鍝堜釜鐨勬剰鎬濇槸浠涔堬紝鎮伴浮澶存潫鐨勬剰鎬濇槸鍚冪帀綾熾

浠ヤ笂鍐呭瑰弬鑰冿細鐧懼害鐧劇戔斾笂嫻峰競

㈥ 鏉挎澘鍏鍗佸洓浠涔堟剰鎬

鏉挎澘鍏鍗佸洓鎰忔濇槸褰㈠逛笉鐭ュ彉閫氭垨涓嶈兘閫氳瀺銆

涓婃搗璇濅腑鏈変笉灝戝洓瀛椾互涓婄殑鐔熻錛岃濡傗滄澘鏉垮叚鍗佸洓鈥濓紝瀹冩槸褰㈠規病鏈夊彉鍖栫殑鍥哄畾鏁板礆紝鍥犱負鍙や唬閾擱挶鐨勬ā鏉垮氨鏄鍥哄畾嫻囬摳鍏鍗佸洓鏋氶噾灞炲竵銆傘婃竻紼楃被閽炪嬭達細鈥滈摳閫犲埗閽變箣妯★紝鑼冨湡涓轟箣錛屽繀鏈夊叚鍗佸洓瀛旓紝鍗充竴鏉誇篃銆

姣忔澘蹇呮湁鍏鍗佸洓閽憋紝姝や互鍠諱漢涔嬩笉鑻熻█絎戱紝涓嶈交涓撅紝涓嶅勫姩涔熴傗濇瘮鍠繪煇浜虹湅璧鋒潵姝繪澘銆佸滻鎵с佸ⅷ瀹堟垚瑙勶紝鏄璇ョ啛璇鐨勫紩鐢沖惈涔夈

鍙や唬鈥滅増鈥濃滄澘鈥濅簰閫氾紝涔熷氨鏄璇磋繜鑷蟲槑浠o紝鈥滄澘鏉垮叚鍗佸洓鈥濆凡琚褰撲綔鐔熻榪愮敤浜嗐傚傛灉欏剁湡緇嗙┒錛岃〃紺哄滻鎵у繁瑙佽岃繚鑳屽父鐞嗙殑鈥滄澘鏉庫濅竴璇嶆簮鍑烘洿鏃┿

鏄ョ嬫椂鏈熺殑銆婅瘲緇徛鋒澘銆嬭達細鈥滀笂甯濇澘鏉匡紝涓嬫皯鍗掔槄鈥濓紙鍛ㄥ帀鐜嬫槒涔辮儗紱誨父閬擄紝涓嬫皯鍙楄嫤澶氱棶杈涘姵錛夛紱鍞愪唬鍗浠濄婂徆鏄ㄦ棩銆嬭瘲錛氣滀笂甯濈増鐗堜富浣曠墿錛熸棩杞﹀姭鍔瑗垮悜娌♀濄傚叾涓鐨勨滄澘鏉匡紙鐗堢増錛夆濋兘鏈夋や箟銆

㈦ 上海話的特點!!!

上海話的歷史只有七百多年,比蘇州話和松江話的歷史要短得多,但是上海話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方言,這是由上海獨特點地理環境和歷史的獨特機遇所決定的。原來上海處於長江三角洲的灘頭,所謂「上海灘」是對它的最合適當稱呼,它是遠離府治的鄉村僻地,處於經濟發達地域的邊緣。歷史上蘇州府和嘉興府是兩個大府,經濟發達,文化繁榮,松江府卻比較落後,而上海地區又是在近海灘,所以就整個松江地域的方言來說在太湖片里發展是很緩慢地,上海方言更為古老。它保留著許多松江方言留給它的很古老的語音和詞語。然而,上海又面臨東海,碰上了特殊的機遇,1843年上海被迫開埠以後,成為一個自由發展的租界,有相當長時間的市民自治,使上海迅速變成一個國際大都市、金融中心,龐大移民和高速經濟的沖刷,使上海話一躍成為太湖片吳語區發展最快的語言。近一百五十年來,上海話和上海這個城市一樣突飛猛進,上海話中的一些要素在短短的兩三代人里就可以看到較重大的變化軌跡,這在國內的近代語言發展史上是獨一無二點。

概括地說,上海話有以下幾個明顯的特點:

一 新舊交雜語言跨越度遠
上海雖然只有七百年的歷史,但是松江地區的人類活動卻又六千多年的歷史,上海的初民從松江移來,加上上海地區歷史上語言發展緩慢,原江南地區語言中不少古老的語音、詞語一直保留至今。比如上海話里「鋸子」讀如「蓋子」、「五虛六腫」中的「虛」讀如「嗨」,這都是中古早期江東方言在今江南的遺留。上海話里的「角落」就是「角」、,「雞殼落」中的「殼落」就是「殼」,為什麼會有兩種說法呢?這是上古漢語存在復輔音的證明,即[kl]這個復輔音現還遺留於上海話里,有時讀[klo?],有時分成兩個音節讀作[ko?lo?],有時單輔音化讀為[ko?]。上古有[kl]這個復輔音還可在漢字的形聲字里找到證據。如「格、胳」的聲母現讀[k],「絡、洛」的聲母現讀[l]。在老年人的老派語音中,「幫」、「端」的聲母不是讀[p]、[t]的,而是讀一種伴有濃重鼻音的縮氣濁音[』b]、[』d],這種縮氣音現在浙南慶元、仙居等山區才有,在壯侗語里還有這種音。壯族、侗族人都是古越人即古代百越民族的後裔,百越語音的縮氣音作為一種語言底層還長久保留在上海話的主要聲母中。這些例子說明上海語音里還保留著很古老的因素。近一點的例子,比如上海話里「龜、貴、鬼」白讀都讀[ʨy],讀如「舉」,不讀「桂」;「虧」[ʨhy](吃虧)讀如「區」,又讀如「奎」;「櫃(櫃台)、跪」[ʥy]都讀如「距」;「圍(圍巾)」[y]讀如「雨」,「喂(喂飯)、圩[y]」讀如「迂」,不讀如「為」、「委」。在鄉村有的地方,「歸去」(回去)還讀如「居去」,「鮭魚」還讀如「舉五」,「鍾馗」讀如「鍾具」,這最後幾個讀音在太湖片吳語區里是保留最老的發音了。但是,語音的快速合並,上海話又是跑在最前面的,如「碗」「暗」不分,「官」、「干」不分;「圓」、「雨」不分,「權」、「具」不分,「出書」與「拆尿」不分,「石頭」與「舌頭」不分,這些都是上海話里首先發生的,走在其他吳語方言的前頭。上海話的入聲韻是吳語中保留最全的。在鄉下老年人中,「客[kh??k]」、「掐[khæ?]」、「刻[kh∧k]」、「渴[khœ?]」、「磕[khe?]」、「殼[khɔk]」、「哭[khok]」都不同音,即有七個基本韻,發展到現在城區的青少年,合並到只餘下二個了,「客=掐=刻=渴=磕[khɐ?]、殼=哭[kho?]」。上海話的韻母從19世紀中葉開埠時的62個,歸並到20世紀末新派只有32個,就在四代人中完成,這種語音上的跨度也是其他方言中沒有發生過的。上海城裡語音的內部差異很大,不同身份不同年齡的人說著不同發展層次口音頗不相同的上海話,彼此常常覺察到差異,但也沒感到有什麼交際障礙。偶然發生理解錯誤也是有的。如有一個老上海在《新民晚報》上發表一篇文章批評公共汽車上青年售票員把「烏魯木齊路」叫成「麥琪路」,因為「麥琪路」是原來殖民主義者取的舊路名。其實是他聽錯了,該售票員叫的是簡稱「木齊路」(雙音節化傾向),那是新派語音[A]、[o]開始接近,[ʑ]向[ʥ](「齊」的聲母)合並對結果(齊=琪)。又有一次有人在報上批評越劇青年名演員趙志剛在領獎時說「今天我撈到獎了」,言語不夠文明。其實趙志剛是說「我拿到了獎」,「拿」字的讀音在年輕人口中已從[nE]演變為[nɔ],與「撈」字音[lɔ]相近。那位長者是聽錯了。現在[nɔ]倒是恢復了上海話的舊音,1862年麥高溫記「拿」的音就是[nɔ]。老派、新派不管哪一派,在上海都沒法成為權威左右別人的說話了。

二 南北融會語言寬容度高
上海成為商埠之後,全國各地的移民匯集上海,他們的語言勢必對上海話產生一定的影響,特別是江浙人多,語言也和上海話相近,對上海話的影響最大。南北語言在上海交匯,在自由的交際中,不少詞語在上海生根,融入上海話,使上海話里的同義詞特別多。比如表示「合在一起」的副詞有「一共、一總、總共、共總、統總、攏共、一共攏總、一齊、一齊辣海、一齊攏總、一齊拉起、一齊勒化、一塌括子、亨八冷打、國落三姆」等,其中「一共」、「總共」來自北方話共同語;「一齊、一齊辣海、一齊拉起、一齊勒化」則出自本土,現在在上海農村還在用,城裡多已不說。「攏總、攏共」等多用於浙江籍人;「亨八冷打」來自閩粵語,「國落三姆」來自寧波腔的洋涇浜英語「all sum」,最初的讀法是「和路三姆」;「一共攏總」曾在40-60年代的上海很常用,現在說「一共、共總、一共辣海、一塌括子」比較多。
常用詞的多樣化是上海話寬容度高的一種表現,它使生活在上海的外地人容易聽懂近於家鄉話的上海話。再舉幾個例子:在上海話里,「一定」有「一定、肯定、準定、一準、板、板定、定計、定規」等同義詞;「大約」有「大約、大概、作興、大約莫、大約莫作、大約光景、約莫光景」等;「忽然」有「忽然、突然、突然間、突然之間、忽聲能、著生頭、著末生頭、著生頭里、辣末生頭」等。又如方位詞「後頭」有「後頭、後底頭、後底、後面、後面頭、後頭起、背後頭、屁股頭」;「外頭」有「外勢、外首、外頭、外面、外面頭、外底頭」等。「慢慢地」有「慢慢叫、慢慢能、慢慢介、慢慢能介、慢慢能個」。在20世紀60年代以後,上海話漸漸放棄不少自己方言中較土氣的常用詞,一些吳語中的通用形式取勝,如放棄「戶盪」、「場化」而通用「地方」。
上海方言詞中可以包容不少別的方言的用詞。比如山東人來上海賣「大餅」,上海話詞彙中就加上一個叫「大餅」的詞,而且「大」不讀「度」音而讀如近山東音的「da」。又如蘇北人在上海賣「油饊子」,上海人就在自己的語言里加了個「饊」字,讀如「散」,蘇北人把上海人叫「絞捩棒」的食物稱為「脆麻花」,上海人也叫它「脆麻花」,就連「麻花」讀音也跟作「mahua」,不讀「moho」;廣東人賣「魚生粥」、「雲吞面」,「魚生」一詞上海人叫「生魚」的,原不讀正偏式的「魚生」,「雲吞」與「餛飩」本是各地讀音不同而形成的不同寫法,上海人都把它們照搬來用;在上海的寧波人把「百葉」叫「千張」;把「乾菜」叫「菜乾」,上海人也拿來就用。上海話可以吸收其他方言的第一級的常用詞使用或取代自己的常用詞,如吸收寧波話的「阿拉」替代了老上海話的第一人稱復數「我伲」,「高頭」、「窗門」也大有取代「浪向」、「窗」之勢,「老頭」、「老太」的連讀聲調也用了寧波音。不是歧視或排斥、而是可以較隨意地吸收來滬移民的生活用語,以至改造自己,這也充分說明上海人說話海納百川的氣魄。

三 領導標新語言自由度強
上海市民領導標新的市民意識,造就了充滿活力的上海話。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那些年代裡,上海經濟飛速發展,從國外來的新鮮事物層出不窮,當時簡直是一個出新事物,上海人就造它一個新名詞,如「馬路、洋房、書局、報館、影戲院、卡車、三輪車、足球、高爾夫球、俱樂部、博物館、幼稚園、自來水、雪花膏、橡皮筋、拍紙薄」等等。隨著書局報館的興起,很多音譯或意譯的外來詞如「沙發、咖啡、啤酒、幽默、細胞」等也都通過在上海創辦的書報雜志傳播到全國各地進入共同語。民間用語也常常趕時髦,如上海最早通電車,有了「電車」一詞,當時都是有軌道,緊接著上海人就把人臉部額上的皺紋叫「電車路」,又把步行稱作「十一路電車」。上海自從有了交易所後,從「算盤」上引申擴用開來「開盤」和「收盤」兩個詞用於交易,定價格就成了定「盤子」、即有「明盤」、「暗盤」之別,於是欺生加碼的客盤(對客邊人即外地人)和「洋盤」(對外國人)應運而生。再發展,化了冤枉錢的外國人被稱為「洋盤」,後來乾脆把「外行不識貨」、「上當不察覺」的「阿木靈」都叫成「洋盤」。這種靈活造詞和用詞的發散性思維,不能不說是在上海這個海派社會的氛圍里造就的。
上海文化的另一個特點,是面向海外,中西合璧,兼收並蓄。上海話對於外來詞是積極引進的。在20世紀初曾領風氣之先,引進了大量的日語詞語,又造出了一大批音譯詞,以至有的類後綴也自外語中來,如「癟三、紅頭阿三」的「三」,「小刁碼子、三光碼子」的「碼子(moulds)」。又如稱某人「老克拉」,「克拉」是「經典classics」中來的,稱「辦法、竅門」的「挖而勢」是「ways」,還一度產生了聞名全球隊「洋涇浜語」。現在在青年中說上海話時夾雜洋話詞語的現象也時而可見。這種「拿來主義」的習慣使上海話總是走在新潮里,利於推動社會現代化。
上海市民使用語詞還表現出其不同使用對象的層次性,在同義的詞語或語句面前,各說各話而互不幹涉,在老百姓中,說話是平等的,沒有什麼權威的用法,不講究規范性。有說新的「飛機浪吊大閘蟹——懸空八隻腳」,也有說舊的「四金剛騰雲——懸空八隻腳」。有說「酷」的,也有說「嗲」說「靈」的,傳統和新潮並舉,俚俗和正規同行。
中國南北方言在語法上也有許多分歧,這里用那裡不用的,在上海話里卻可以和平共處。如可以用點頭或搖頭代替答問道「是非問句」,在漢語里大致有四種形式:1,V嗎;2,V不V;3,V不;4,可V(「V」為動詞)。在許多比較單純的方言中,往往只用其中一種來提問。如蘇州話只用「可V」式,杭州話、紹興話只用「V不V」式,宜興話只用「V不」式,嘉興話只用「V嗎」式。但是,在上海方言中,這四種形式及其混合式都可以自由說。如「儂是學生伐?」「儂是勿是學生?」「儂阿是學生?」「儂是學生勿啦?」及「儂阿是學生伐?」「儂是學生阿是伐?」「儂是學生,是勿是?」甚至英語的反意問句的形式如「儂勿是學生,是伐?」上海人也用。所以到上海來的外地人,不論他是何地人,問的話是哪種形式,在上海都能交際,上海人都聽得懂。於是,正像人們在上海搞經濟活動很潤滑那樣,問話也很自由,上海話也在此種紛繁交際的環境下養成了寬大的自由度。
漢語中一種常用的帶兼語形式的「V1+人+物+V2」句子,其語序原來在上海話里只有一至兩種表達形式。後來,在各地移民方言的影響下,也變得很自由,只要在語義上不造成歧義,下面六種說法都可以:「買好小菜撥伊吃」、「買撥伊吃好小菜」、「買撥伊好小菜吃」、「買好小菜伊吃」、「好小菜買撥伊吃」、「好小菜買伊吃」。由此可見在上海話中語言的組裝能力之強和上海話容納各地說話習慣的靈活性。

四 統散並舉語言變通度大

許多上海人現在都會操雙語,如又會說上海話,又會所其原家鄉話。像有些原籍蘇北的上海人在自己的社區里說蘇北話,而與別的人或在比較正式的交際場合說上海話。如今,多少上海人都會說普通話。這種根據說話的不同場合或不同對象,可以不斷地轉換雙語或多語的現象,在上海社會交際中已司空見慣。這就為不同語言間的雜交和互相吸收長處形成了一個良性的環境。上海的語言環境能分能合,人們在不同場合中組裝著不同層面的上海話。跟祖父母說老派的,跟老朋友說俚俗的,跟年輕新朋友說新潮的,跟老師同事說「正宗規范」的,在會議上說書面化的,跟白領說帶洋詞語的,跟股民說帶行情流行語的,在正式場合、媒體話筒前就說普通話。久住上海的不少上海人說帶有許多上海話詞語或語音特點的「上海普通話」,如「這部片子好看得來」、「我弄不來的」、「你去不啦」、「這里有個洞洞眼」、「他不大開心,我倒老篤定的」,連公共汽車的報站器中把「車兒拐彎了,請拉住扶手」說成「車輛要轉彎,扶手請拉好」。還有什麼「體育場調頭」、「開門請當心」等都是普通話的上海變體,更別說「zh、ch、sh、r」和「z、c、s、l」不分了;不久前才來上海的外地人又說著剛學到不多的帶上海詞語的「普通上海話」,如「趕明兒咱們去南京路白相!」但大家都可以聽懂可以交流。上海話就在此開放的環境中變革著,變得更有生氣,在必要處更簡化更公約數化,在一些特別場合又更有區別更細膩,有統一,有分散,形成了一種有豐富層次的社會方言。

㈧ 求來源於英語的上海話,最好中英文對照

【拿摩溫】——number one,工頭。(個人認為最最經典的幾個詞語之一,朗朗上口啊)
【發嗲】——發「DEAR」,DEAR,親愛的,可愛的,引申為嬌柔的,撒嬌的,媚態萬千的。(嗲,絕對的本幫特產)
【門檻精】——MONKEY,英語「猴子」加上漢語詞根「精」,猴子精,引申為聰明的、精明的,構成典型的洋涇浜英語。(音譯加形譯,多麼有趣的一個詞)
【赤佬】——CHEAT,欺騙,和中文「佬」的混生詞語,貶義詞,現在一般用來形容一個人混帳,一個魯迅時代最流行的洋涇浜俚語。
【小(老)開】?——小(老)KITE,大小「騙子」之意,以後引申為對有錢人的泛稱。?【戇大】——GANDER,傻瓜,呆鵝,糊塗蟲,引申為受騙者,現被北方人讀若「港都」
【混槍勢】——混「CHANCE」,CHANCE,機會,混槍勢就是混機會,也引申為渾水摸魚,等等。(本次上海話讀起來相當有感覺)
【軋朋友】——GET朋友,GET,得到。結交異性。「軋」是一個普遍運用的動詞,可以進行各種自由組合,如「軋鬧猛」即為湊熱鬧。(本詞充分體現出上海人對於動詞的靈活應用)
【拉三】——LASSIE,少女,情侶,引申為妓?女、MAIYING者或生活不檢點的青年女子。
【慕客】——MUG,流氓,引申為嫖客。
【大班】——大BANKER,大銀行家,引申為大老闆、富豪。
【退灶私】——退JUICE,JUICE為油水和錢財,「退JUICE」的本義,是流氓退還敲詐得來的油水與錢財,後引申為丟臉、失面子。
【克拉/克勒】——COLOUR,色彩,引申為時髦的、衣著光鮮的,現僅由於形容上海老小資——「老克拉」(又記為「老克臘」)
我聽到的另兩種解釋,一為collar,衣領的意思,現在也就引申為衣冠楚楚西裝革履的老上海人。二為clerk,也就是「職員」的意思。算是上海最早的白領。譬如洋行的買辦。
【接(劃)領子】——接LEADS,LEADS,LEAD的復數形式,意為提示,暗示,線索。接LEAD,即得到示暗示或暗示(「劃」為上海方言,意為給出、拋出)。
【著台型】——(衣)著DASHING,DASHING本義指穿著打扮很漂亮,後引申為出風頭、自我表現,自我炫耀等。(看過周立波的應該很熟悉了,呵呵)
【哇色】——WORSE,更糟的,更惡劣的,被引申為專門形容心情的難受和惡劣。
【落佻】——ROTTER,英國俚語,指無賴、X L胚、可惡的人、討厭的傢伙,名詞。後轉為形容詞,意為無賴的、無恥的、XIALIU的、卑鄙的。
【噱頭】——SHIT,胡說、謊言、大話,蹩腳的商品或表演,引申為吸引觀眾的低級趣味的表演,引顧客上當的騙局,以及各種華而不實、嘩眾取寵、引人發笑的手段。(SHIT現在是罵人的話了,可是噱頭在上海話中有著豐富的含義)
【嘎三壺】——GOSSIP,聊天,閑談。(GOSSIP GIRL上海話應該叫嘎三壺小寧?)
【邋遢】——LITTER,雜亂、四下亂扔的東西,在公共場合亂扔廢物的人,引申為形容詞:雜亂、凌亂和不修邊幅。
【蹩腳】——BILGE,船底污水,引申為骯臟的、下三濫的、劣質的;出蹩腳,原為黃浦江水手用語,後引申為向人潑污水,誹謗中傷
【大興】——DASHY,浮華的,華而不實的,引申為假的、冒牌的、劣質的;開大興,現在一般意為說過的話沒有兌現
【骯三】——ON SALE,二手貨賤賣,引申為垃圾貨、形容人的品質低劣
【癟三】——BEG SIR,乞丐先生,用來形容叫花子、難民、逃荒者等各式窮人,後引申為最廣泛的罵人用語之一
【打】——dozen,一打十二個
【水門汀】——cement,水泥(地板)
【水汀】——熱水汀的水汀,來自英語steam,暖氣
【飛】——fit或fitting,常指機械中起傳動作用的齒輪,如山地變速自行車的每檔稱為「飛」,上海話發音應該是FEE
【火腿店】——ham shop,暗指白俄的妓院。這些酒吧妓院在洋人口中叫做ham shop,暗指有「大腿出售」。被上海人意譯成為「火腿店」。(有創意的~~~)
【司的克】——stick,手杖
【老狄克】——有人認為「狄克」也是來自stick,指涉世較深,社會閱歷豐富的人。舊時手杖多為留洋歸來自詡文明的人所使用,所以又稱為「文明棍」。
【開司米】——?cashmere,現在泛指羊毛織品。
【滴確涼】——dacron,一種布料(周立波多次運用,老上海人的服裝標志)
【畢的生司】——empty cents,意思是「身無分文」。
【帕斯】——pass,意思較多,可以當名詞指證件。
【阿三】——舊時對上海公用租界里的印度巡捕的稱呼。有人認為是印度人和人交談,總是以「I say……」開頭,所以稱為「阿三」。(經典!!!)
【麥頭】——英語mark的洋涇浜語,意思是貨品外面的商標,現在已經少用。?
【麥克】——Much很多。如:「伊鈔票多得來麥克麥克。」?
【時髦】——smart,這個字最先流行於滬上,後來風靡全國。(上海特產,風靡全國)
【帕克】——大衣。英語里稱parka(風雪大衣)
【老虎窗】——roof,屋頂上的窗子。(小馬註:多麼有創意啊,好記又形象)
【沙蟹】——Show Hand,是一項緊張刺激的賭博游戲(香港賭神、賭俠系列中最常見的賭博方式)。
【司撥靈鎖】——spring,一種舊時常見的彈簧門鎖。
【凡耳】——valve閥門(我老媽到現在還經常用)
【羅宋湯】——Russian,舊時上海人對俄國的稱呼(又一經典)
【差頭】——charter,「出租,包車」。(跟香港人的「的士」有的一拼)
【康樂球】——corner ball:流行於舊上海的一種球類游戲。
【拉司卡】——last car之音譯,老上海話里作「最後」的意思。如:「我是拉司卡一個人。」 (也蠻經典的一個音譯,貌似現在不太用了)
【斯達特】——starter,日光燈上的啟動器。
【來沙爾】——lysol ,消毒劑,1947年一代越劇紅伶筱丹桂喝這個自殺身亡的事件轟動上海灘。(好像現在不用了,讀起來我也讀不準)
【白特】——butter,奶油
【爛糊面】——本來指煮爛的面條,因為和英語love me諧音,所以常用來開玩笑。如:「請儂吃爛糊面」,暗示「請你喜歡我」。(真的還假的?如果是真的,真是太佩服了~~)
【塌皮】——指歸還舊債,從此兩不相欠。有人認為來自英語的par,經洋涇浜語轉變為「塌皮」
【撥落頭】——plug,指的是電插頭。(現在也指一些線的一端,具體解釋,呃,只能意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