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杭州知識 » 抗日戰爭杭州遇難了多少人
擴展閱讀
北京妃顏國際怎麼樣 2022-08-16 20:11:04
深圳最長宿舍樓多少米 2022-08-16 20:10:49

抗日戰爭杭州遇難了多少人

發布時間: 2022-07-03 01:59:21

『壹』 四行倉庫八百壯士最終活著多少人

420餘人: 權威可信的人數 四行倉庫「八百壯士」打擊了侵略軍的囂張氣焰,鼓舞了人民的鬥志,成為當時舉世矚目的事件。提四行倉庫八百壯士,就要先說抗日戰爭史著名戰役「淞滬會戰」。「淞滬會戰」稱八一三戰役、第二次淞滬抗戰,日本稱為第二次上海事變,中日戰爭中進行的規模最大、戰斗最慘烈的一場戰役。

八百壯士實際人數為420,在四行倉庫戰斗中傷亡43人,從四行倉庫撤出時為377人,撤退過程中,9人犧牲,13人負傷入院治療。四行堆棧內,除有若干沙袋外,並無如許屍體,我在內士軍,共為四百二十名,撤退時為三百七十七人,其中除有十餘名已殉難外,余者受傷入醫院治療中。

『貳』 急!杭州歷史事件

公元前21世紀,夏禹南巡,大會諸侯於會稽(今紹興),
始皇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遊……過丹陽,至錢唐,臨浙江,水波惡…
東晉咸和元年(326年),印度佛教徒慧理在飛來峰下建了靈隱寺
梁武帝太清三年(549年),升錢唐縣為臨江郡。
陳後主禎明元年(587年),又置錢唐郡,轄錢唐、於潛、富陽、新城四縣,屬吳州。
隋開皇九年(589年)廢郡為州
隋開皇十一年,在鳳凰山依山築城,「周三十六里九十步」,
隋大業三年(607年),改置為餘杭郡
隋大業六年,楊素鑿通江南運河,從現在的江蘇鎮江清波門起,經蘇州、嘉興等地而達杭州,全長400多公里
唐武德四年(621年)改「錢唐」為「錢塘」
天寶元年(742年)復名餘杭郡
乾元元年(758年)又改為杭州
大觀元年(1107年)升為帥府
元祐四年(1089年)蘇東坡任杭州知州,再度疏浚西湖,用所挖取的葑泥,堆成橫跨南北的長堤(蘇堤)上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升為臨安府,治所在錢塘。
紹興八年(1138年)定行在於杭州
雍正二年(1724)、嘉慶五年(1800),浙江總督李衛、巡撫阮元先後再次疏浚西湖
光緒九年(1883),杭州有62萬餘人
光緒二十一年,清政府在中日戰爭中失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杭州開為日本通商商埠,拱宸橋辟為日本租界。
中華民國元年(1912),廢杭州府,合並錢塘、仁和兩縣為杭縣,仍為省會所在地。
民國3年(1914)設道制,置錢塘道,道尹駐杭縣。原杭州府所轄各縣歸錢塘道管轄。
民國16年(1927)廢道制,析出杭縣城區設杭州市,直屬浙江省;舊屬諸縣直屬於省。
1897年創辦通益公紗廠(杭州第一棉紡織廠前身)
1909-1914年,滬杭、杭甬鐵路相繼建成;全長1453米的錢塘江大橋於1937年竣工。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無條件收回拱宸橋日租界。
1990年初,半山區又與拱墅區合並
1996年12月12日,杭州市新設立濱江區
2001年3月12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宣布,經國務院和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撤消蕭山市和餘杭市

『叄』 抗日戰爭中國犧牲了多少萬人

抗日戰爭中國犧牲的人數為3500萬。

按照我們黨和國家領導人宣布的最權威的數據,在抗戰期間中國軍民傷亡加起來共3500萬。按照1937年的幣值計算,直接經濟損失1000億美元,間接經濟損失5000億美元。

其中中共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華南抗日游擊隊人員損失共584267人,其中傷290467人,犧牲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蹤87208人。

(3)抗日戰爭杭州遇難了多少人擴展閱讀:

抗日戰爭的相關史實:

1、1931年9月18日,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中國開始了局部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入侵的艱苦抗戰,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為止,中國整整經歷了14年的抗戰。

2、。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到1937年盧溝橋事變,再到全國全面抗戰路線的形成,直到1945年抗日戰爭的勝利,中共領導的抗日部隊除堅持了游擊戰等敵後戰場作戰,在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刻堅持人民戰爭,為打敗日本侵略軍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許多人為此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肆』 抗日戰爭時期,究竟有多少中國人遇難

到底有多少中國人遇難,真的是數也數不清楚,因為當時死了太多人了,根據後期的統計,大約是在3,500萬以上,真的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

『伍』 八年抗戰,中日軍傷亡人數各是多少

據中華民國國防部1946年統計,抗日戰爭中,國民政府軍作戰傷亡322萬7926人、病亡42萬2479人,總計損失365萬0465人。

《中共抗日部隊發展史略》記載:中共抗日部隊人員損失共計58萬4267人,其中傷29萬0467人、亡16萬0603人、被俘4萬5989人、失蹤8萬7208人。

日軍在侵華戰爭中死亡的人數約為44萬人(日本厚生省1964年調查後統計)(不包括印緬戰場上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和美英協同殲滅的約16萬日軍及蘇軍在東北消滅的日軍。)

(5)抗日戰爭杭州遇難了多少人擴展閱讀

抗日戰爭中,中國的損失。

中國平民則約有900萬死於戰火,另有800萬平民死於其他因素,9500萬人成為難民。中國在戰爭中所承受的損失極大,按1945年貨幣折算,約為6500億美金。

而據蔣夢麟的回憶錄稱有一千四百萬壯丁被拉夫後死於飢餓疾病。

另有估計中國抗戰直接人口損失可累計之估計數為2062萬人,合可累計之戰爭直接傷殘人口,軍民傷亡最低限為3480萬人;

同時,還有估計認為,中國抗戰直接傷亡人口合計可能在4100萬上,合戰時失蹤被俘等項數字,戰爭直接給中國造成的死亡、傷殘及失蹤等項人口損失共計超過4500萬人;

而從人口損失的角度看,抗日戰爭時期中國人口損失總數應在5000萬人以上。

整個抗日戰爭期間,中國(含國共兩黨)軍隊共進行大規模和較大規模的會戰22次,重要戰役200餘次,大小戰斗近20萬次,總計殲滅日軍150餘萬人、偽軍118萬人。

戰爭結束時,接收投降日軍128萬餘人,接收投降偽軍146萬餘人。關於八年抗戰中國的損失,抗戰勝利後,抗戰賠償委員會作出的《中國責令日本賠償損失之說貼》指出,淪陷區有26省1500餘縣市,面積600餘萬平方公里,人民受戰爭損害者至少在2億人以上。

自1937年7月7日至戰爭結束,我軍傷亡331萬多人,人民傷亡842萬多人,其他因逃避戰火,流離顛沛,凍餓疾病而死傷者更不可勝計。

直接財產損失313億美元,間接財產損失204億美元,此數尚不包括東北、台灣、海外華僑所受損失及41.6億美元的軍費損失和1000多萬軍民傷亡損害。

此外,七七事變以前中國的損失未予計算;中共敵後抗日所受損失也不在內。經過中國歷史學家多年研究考證、計算得出,在抗日戰爭中,中國軍民傷亡共3500多萬人,中國損失財產及戰爭消耗達5600餘億美元。

『陸』 抗日戰爭到底死了多少個人啊啊

無法進行精確分個人的統計數字了,官方較權威的數字是軍民傷亡3500萬。

『柒』 9.11事件中的遇難者有多少人,中國有多少人遇難

在9.11事件中共有2996人罹難(不包括19名劫機者):其中2974人被官方證實死亡,另外還有24人下落不明。罹難人員名單中包括:四架飛機上的全部乘客共246人,世貿中心2603人,五角大樓125人。共有411名救援人員在此事件中殉職。

中國公民在事件中死亡2人受傷1人,並有35人失去聯系

『捌』 在抗日戰爭中,中國人一共死亡多少

據官方資料顯示:在持續14年的抗日戰爭(1931—1945年)中,中國軍民傷亡3500萬人(包括中國人民傷亡3120萬餘人,中國軍隊傷亡380萬人),其中,死亡人數達2100萬人。

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到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14年間,中華民族以傷亡3500萬軍民的慘重代價,打敗了窮凶極惡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贏得了近代以來反抗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

『玖』 日軍侵略杭州的資料

日軍在被中國軍隊爆破炸斷的錢塘江大橋邊警備。

發現這些日本入侵者自己記錄的見證杭州淪陷的攝影圖片著實讓人激動,線索得來卻純屬偶然,這里要特別感謝浙江江山的毛兆廷、毛立軍父子倆,他們很不容易地收集起了這些資料,但當聽說報社對這些有關杭州的史料感興趣時,老毛這位江山博物館退休的老文保工作者,上周末自費來杭州,無償地提供了這些久已湮沒得連我們自己也幾近忘卻的歷史片斷。

他們在家鄉也是極不起眼的收藏愛好者。年邁的父親在家,兒子到各省收藏品市場「趕集」,跑收藏生意,幾年前,發現市場里出現了這些畫報,老毛覺得,這是日本侵華鐵證,是一種難得的歷史資料,也是一個新收藏品種。他們開始斷斷續續地收集,有時多本同時買進,又把重復的賣出,到現在,朝日新聞社出的戰時特刊基本收齊了。

認識小毛,是在一個多月前一個下雨的周末,他從江山搭夜車趕到杭州二百大收藏品市場出攤,帶了幾本「重復的」的畫報來出售,到快收攤了,也沒有賣出。小毛當時縮在牆角避雨,攤前是些不怕雨淋的也不值錢的瓷器和木雕。畫報和舊書用塑料皮包著,放在一邊,記者要求看一下,發現是記錄日軍打入中原的,感覺很少見,就翻看起來。

「這是重復了才拿出來賣的,」「我要把這套畫報收齊,」小毛的話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就問,「有沒有收到與浙江、與杭州有關的內容呢?」他說不知道,他也沒有仔細翻過內容,「我爸爸整理這個。」他給記者留了電話。

後來,就有了杭州———江山的幾次電話來回,小毛把這事兒摔給了老毛,老毛又是十分認真的老派人,來電說,「有杭州的東西,下次我帶給你們看。」上周末,他拎著一袋畫報出現在報社,在每本畫報上,他估計我們會感興趣的地方都事先夾了紙條。

他說,畫報可能是從日本輸入的舊紙原料里揀出來的。日本幾家新聞社的隨軍記者拍攝了這些照片,「打到哪裡,照片拍到哪裡,都是攻入當時拍下的。」老毛指著畫報右下角的一欄「戰爭日誌」說,「你看,這里說,24日他們打到了鳳山門,這里,27日就拍日本人在玉泉觀魚的照片了,」「還到寶石山山頂去集隊!」

其中有一幅是日軍以西溪路跑馬場的淞滬抗戰紀念牌坊為背景的,當年這個日本記者的險惡用意可謂一目瞭然。

父子倆收藏有朝日新聞社等出版的這類畫報一共69本,是一種不定期增刊,封面和地圖彩印,內頁是黑白照片。畫報題目隨著入侵地區南伸和戰爭的擴大,分為《北支事變畫報》、《日支事變畫報》和《支那事變畫報》。

有關日軍侵佔杭州攝影圖片,都附有簡單說明和攝影者名字及時間,是用來配主題文章的。畫報不是軍事讀物,主文約有1500多字,內容上,幾乎都是向日本百姓介紹杭州歷史和湖邊的風景名勝,很像是日本文字記者抄襲了當時杭州的導游資料。

日軍從三麵包圍杭州:

12月21日晨,日軍從三麵包圍杭州。

佔領蕪湖的日軍片崗各部從廣德方向進攻杭州,24日早晨,日軍經鳳山門入城;湖州方向,日軍福井、谷川、津田各部從莫干山、德清、武康出發,同日從武林門入城;

藤山部沿著滬杭鐵路進攻杭州,從清泰、望江各城門入城。

作為中國富庶之地的江浙平原落入日寇之手。

日軍作戰時的「局勢圖」:

至1939年5月,日軍佔領的領土面積已達日本本土面積的兩倍半。

日軍侵華戰爭時期的畫報:

日軍經過淞滬抗戰紀念牌坊:

這副圖是日軍以西溪路跑馬場淞滬抗戰紀念牌坊
為背景的,當年這個日本記者的險惡用意一目瞭然。

佔領杭州的日本軍隊在湖濱休息:

佔領杭州的日本軍隊在湖濱休息。當天日本軍隊
進行了入城式,包括坦克、騎兵在內的部隊通過了湖濱。

扛重機槍登六和塔的日軍:

矗立在錢塘江邊的六和塔是重要的制高點,登頂對周圍
的形勢變動一覽無余,圖為扛重機槍准備登塔的日軍。

侵華日軍在玉泉:

正在西湖邊的青蓮禪寺的玉泉游覽的士兵,此寺
因為這個泉水而很有名,有許多珍貴的雲錦鯉魚和大青魚。

日軍在花港公園劃船:

1938年新年,一名日本軍人在花港公園悠閑地劃船。

日軍在寶石山上欣賞西湖:

日本軍人在寶石山上欣賞西湖。

日軍舉行祭拜儀式:

佔領杭州一周後,日軍在寶石山上集隊舉行祭拜儀式。

鐵蹄下的斷橋:

日軍在炸斷的錢塘江大橋邊警備:

日軍在被中國軍隊爆破炸斷的錢塘江大橋邊警備。

日軍的畫報:

日軍在紹興縣政府門前:

日軍入侵衢州:

日軍進攻定海:

日軍佔領玉環島:

其他抗擊典範:

1938年3月16日中國空軍第二大隊東陽籍飛行員吳復夏奉命駕機轟炸被日軍佔領的杭州筧橋機場,炸毀敵機11架、倉庫4座,炸死日軍20餘人。在返回途中遭敵機截擊,墜機身亡。

1940年2月17日竄犯蕭山浦陽江西岸的日軍受到中國軍隊的抗擊後,被迫退入戴村塢塘村,在民女沈佩蘭家設立指揮所。沈佩蘭冒險出村,向中國軍隊報告敵情,並表示毀家殺敵,在所不計,要求立即開炮。頃刻間,20餘間樓房化為灰燼,幾百名日軍葬身火海。沈佩蘭毀家紓難的事跡受到廣泛贊譽。

1939年3月21日日軍在炮火掩護下,襲擊侵佔富陽東洲沙,當地軍民奮勇抗擊。東洲沙位於富陽縣城東郊,是富春江上的一個大沙島。富陽縣城淪陷後,這里與日軍駐地僅一水之隔,成為浙江抗戰的最前哨。日軍策劃進攻東洲沙,企圖渡過富春江,攻佔蕭山、紹興、諸暨,甚至金華,策應他們對南昌的進攻。經反復爭奪,中國軍民於23日收復失地。這是抗日戰爭前期富春江上最激烈的一戰,斃傷日軍隊長以下50多人。東洲沙保衛戰的勝利,粉碎了敵人「掃盪東洲,強渡富春江南進」的陰謀,進一步穩固了敵我隔江對峙的局面。

「八·一四」空戰:

1937年「七七」事變後,抗戰在華北戰場全面打響。是時,我中國空軍主力北調支援華北戰場,8月上旬,淞滬一帶形勢趨於緊急,為防止敵人奪取上海,控制長江口,突破連雲港,陷中原,下武漢,斷我後方資源及退路,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遂於8月13日下達空軍作戰命令第一號令。

8月14日午,我空軍四大隊突接南京電令,全大隊27架戰機從河南周家口即刻進駐浙江筧橋。當時正值江浙台風過境,天氣異常惡劣,飛機在煙雨迷濛中顛簸摸索。經過數小時的艱苦飛行,四大隊機群終於安抵杭州上空。

18時10分,正當機群放下起落架准備降落時,杭州發出空襲警報。高志航大隊長與筧橋總站站長邢鏟非在起飛線上急打手勢,示意連續起飛,並大聲喊叫「敵機就快到了,飛機不要停。」

說話間,高志航大隊長的座機剛剛落地滑到聯絡道,高大隊長立刻沖上飛機,躍入機艙,第一個駕機直上藍天。在來不及加油的情況下,其他戰機也先後起飛,向敵機沖去。抗日空戰史上第一場大的空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四大隊接到警報後緊急升空搜索的是日本空軍新田少佐率領的機群。由於台風區已經接近杭州,因此筧橋上空雲高僅300—500米,且伴有小雨,能見度很低,18時30分,新田編隊中的6架飛機發現了筧橋機場,在500米高空開始投彈,但命中率不高,僅炸中一些機場設施和加油車。

我機群升入4000米高空後,沒有找到敵機,才發覺敵機轟炸投彈肯定已經降到雲層以下,便重新穿雲下降,出雲後立刻發現敵機在杭州灣上空疏散開了隊形。高志航大隊長在戰友協助下,迅速接近並瞄準1架正在俯沖攻擊的敵機。高志航先射擊日機護尾機槍射擊員,將其擊斃後,毫無顧慮地逼近敵機,4槍齊發射擊敵機油箱,當即擊中,該機立即煙火飛騰,側旋下墜,機上有人跳傘,同時由於著火引發艙內炸彈全部空中爆炸,這個龐然大物頓時成了碎片,紛紛落在錢塘江畔。

21中隊長李桂丹升空後,覺得筧橋雲層過低且厚,不易發現敵機,就領著兩架僚機,飛向喬司機場上空。搜索中,他們發現右前方有一架塗滿棕黃墨綠迷彩的日軍轟炸機。他們三人聯合,居高臨下,先發制人,輪番攻擊。敵機後座機槍手不甘坐以待斃,拚命還擊,但終於敵不住我方三個人的猛烈火力,中彈著火,墜毀於喬司機場附近。

在空中的日機承受不了我空軍突然的打擊,紛紛逃散。此時,從廣德加油後前來的22中隊也在空中遭遇了前來轟炸的另一支日機編隊———由淺野少佐率領的9機編隊。我軍緊急追趕,一直追到錢塘江曹娥機場附近才截擊到其中一架,敵機油箱中彈,帶著濃煙向東南方向逃竄。據稱後在台灣高雄外海墜落。

在筧橋上空,空戰還在繼續,我高志航大隊長擊落日機後,也參加機群圍攻,又擊傷日機1架。日機無法支撐,終於逃走,本次戰斗歷時20餘分鍾結束。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爆發,當時中國空軍僅有各型作戰飛機305架,和日本相比處於絕對劣勢。但是我國空軍不畏強暴。「8·14」一役,首戰告捷,打破了「日本空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看日本人轟炸:

1925年生的劉蘭生老先生至今精神矍鑠,愛在家中養養花草,又有老伴陪侍在旁,已近80高齡,走起路來依然腰板筆直。回想起67年前日本人打杭州的場景,劉老不覺激動起來。

「1937年的時候,我13歲,小學將近畢業。自從『9·18』開始,我們就都有了抗日的觀念,唱抗日歌曲,到街上去進行抗日表演,像《放下你的鞭子》這種。

「我家有兄妹6個,因為父親是郵局裡的郵件押運員,待遇好,那時也算是個中產階級。我經常看報,盧溝橋、台兒庄,每個戰役報上都登,在西湖邊三公園那裡還有個淞滬抗戰紀念塔,所以各種影響、教育,抗日觀念是深入人心的。」

「到九十月份的時候,日本人的飛機開始多次轟炸杭州的一些主要設施。當時的城隍山上菩薩多,市民就往城隍山上躲。劉老就在城隍山上見證了炸城站的那次空襲。」

「日本人的飛機開始是雙翼的,上下兩個翅膀的,後來有單翼的,一邊一個翅膀的,前面帶螺旋槳,肚子上貼塊膏葯旗,飛得也不高,遠遠地就能望見。飛機俯沖下來,到很近的時候『啪』扔顆炸彈下來,炸你。我那次背了我最小的弟弟躲在山上面。當時的城站是兩個雞籠一樣的圓錐建築,我們都叫它雞籠頂。日本人來扔炸彈,就炸掉了一個雞籠頂。在十五奎巷那兒有個高射機槍,打飛機的,但射程太低,一架飛機也沒有打下來過。日本人每次來就炸幾個重點目標,像城站、錢江大橋這種,最多一次來了6架。我們的飛機也不多,幾次空戰打下來二三架飛機,最有名的就是高志航。」

日本人步步進攻,要打進杭州了。劉老一家開始了逃難,過錢塘江到了西興,再乘船到紹興,一段時間後回老家寧波。後來又跟著父親的押運車到了金華奶奶家。在金華,劉老看到了日本人炸火車站的慘景。

「日本人那時候有一種炸彈,扔出來後遇風炸彈尾部就會自動脫離,裡面連著的引線就會被拉著,在離地二三尺的地方炸開來,我們看到扔炸彈都趴在地上,如果站著或蹲著,碰到這種炸彈可能整個頭就被削掉了。一次,日本人炸金華火車站,那裡面都是人,真是慘極了。屍體碎塊掛得到處都是,血出污拉的一片啊。」

跟著父親的關系,劉老在郵局打了一個月的小工,正好重慶21兵工廠招藝徒,1941年後,經過雙道考核的劉老被錄取了,作為技術骨幹進廠造漢陽79式步槍。劉老有點遺憾地說:「槍還沒造出來,抗戰勝利了。」

畫報上的鐵證:

發現這些日本入侵者自己記錄的見證杭州淪陷的攝影圖片著實讓人激動,線索得來卻純屬偶然,這里要特別感謝浙江江山的毛兆廷、毛立軍父子倆,他們很不容易地收集起了這些資料,但當聽說報社對這些有關杭州的史料感興趣時,老毛這位江山博物館退休的老文保工作者,上周末自費來杭州,無償地提供了這些久已湮沒得連我們自己也幾近忘卻的歷史片斷。

他們在家鄉也是極不起眼的收藏愛好者。年邁的父親在家,兒子到各省收藏品市場「趕集」,跑收藏生意,幾年前,發現市場里出現了這些畫報,老毛覺得,這是日本侵華鐵證,是一種難得的歷史資料,也是一個新收藏品種。他們開始斷斷續續地收集,有時多本同時買進,又把重復的賣出,到現在,朝日新聞社出的戰時特刊基本收齊了。

認識小毛,是在一個多月前一個下雨的周末,他從江山搭夜車趕到杭州二百大收藏品市場出攤,帶了幾本「重復的」的畫報來出售,到快收攤了,也沒有賣出。小毛當時縮在牆角避雨,攤前是些不怕雨淋的也不值錢的瓷器和木雕。畫報和舊書用塑料皮包著,放在一邊,記者要求看一下,發現是記錄日軍打入中原的,感覺很少見,就翻看起來。

「這是重復了才拿出來賣的,」「我要把這套畫報收齊,」小毛的話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就問,「有沒有收到與浙江、與杭州有關的內容呢?」他說不知道,他也沒有仔細翻過內容,「我爸爸整理這個。」他給記者留了電話。

後來,就有了杭州———江山的幾次電話來回,小毛把這事兒摔給了老毛,老毛又是十分認真的老派人,來電說,「有杭州的東西,下次我帶給你們看。」上周末,他拎著一袋畫報出現在報社,在每本畫報上,他估計我們會感興趣的地方都事先夾了紙條。

他說,畫報可能是從日本輸入的舊紙原料里揀出來的。日本幾家新聞社的隨軍記者拍攝了這些照片,「打到哪裡,照片拍到哪裡,都是攻入當時拍下的。」老毛指著畫報右下角的一欄「戰爭日誌」說,「你看,這里說,24日他們打到了鳳山門,這里,27日就拍日本人在玉泉觀魚的照片了,」「還到寶石山山頂去集隊!」

其中有一幅是日軍以西溪路跑馬場的淞滬抗戰紀念牌坊為背景的,當年這個日本記者的險惡用意可謂一目瞭然。

父子倆收藏有朝日新聞社等出版的這類畫報一共69本,是一種不定期增刊,封面和地圖彩印,內頁是黑白照片。畫報題目隨著入侵地區南伸和戰爭的擴大,分為《北支事變畫報》、《日支事變畫報》和《支那事變畫報》。

有關日軍侵佔杭州攝影圖片,都附有簡單說明和攝影者名字及時間,是用來配主題文章的。畫報不是軍事讀物,主文約有1500多字,內容上,幾乎都是向日本百姓介紹杭州歷史和湖邊的風景名勝,很像是日本文字記者抄襲了當時杭州的導游資料

請點擊以下網址 察看 圖片
http://cache..com/c?word=%C8%D5%BE%FC%3B%C7%D6%C2%D4%3B%BA%BC%D6%DD&url=http%3A//www%2Exipo%2Ecom/news/read%2Easp%3Fid%3D4142&b=0&a=56&user=

『拾』 日本人在民國時期的罪行

資料來源:中央檔案館等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檔案資料選編·華北歷次大慘案》。
1937 年9 月12 日山西天鎮城「八·八」慘案2300 餘人
1937 年10 月8 日河北正定縣正定慘案殘殺1506 人,重傷103 人
1937 年10 月12 日河北藁縣梅花鎮慘案1547 人
1937 年10 月24 日河北成安縣成安大慘案5300 餘人
1937 年11 月13 日山東濟陽縣濟陽城慘案2300 餘人
1938 年3 月17 日山東滕縣血洗滕縣城事件殺害2259 人,姦汙婦女224 人,燒毀房屋6 萬余間
1938 年3 月24 日河南長垣長垣城關慘案1700 餘人
1938 年4 月21 日山東臨沂臨沂大屠殺3000 人以上
1938 年5 月13~17日江蘇金鄉縣金鄉慘案被害百姓達3347 人,燒毀民房670 余間
1939 年12 月14 日平原省武陟縣傅村大屠殺事件997 人,燒毀房屋880 余間
1940 年12 月23 日山西興縣血洗興縣城鄉事件1300 多人,燒毀房屋5700 間
1941 年1 月25 日河北潘家峪潘家峪慘案被害1230 人,燒毀房屋1100 間
1941 年4 月12 日冀魯豫邊區「四·一二」大掃盪慘案僅發現糜爛屍體就達4574 具,被焚142村,毀房5 萬余間,砍樹數十萬株
1942 年12 月5 日河北灣南縣潘家戴庄慘案1280 人,毀房1000 余間,
1943 年9 月20 日河北阜平縣平陽慘案直接殺死者752 人,被虐待致死者89 人,抓走112 人,連同賈家口被殺者200 多人,共計犧牲1000 余名
1928 年5 月3 日山東濟南濟南慘案死6123 人,傷1701 人
1933 年春東北臨江、通化等地軍
事「討伐」三個月間屠殺抗日人員8700 人
1934 年吉林鎮壓依蘭農民暴動屠殺2000 餘人
1937 年8 月14 日上海轟炸上海市區炸死平民1742 人,炸傷1873 人
1937 年9 月15 日河北保定佔領保定屠殺居民約2000 人
1937 年11 月5 日浙江杭州金山衛鄉被害1050 人
1937 年11 月19 日江蘇常熟佔領常熟1500 人左右
1937 年11 月27 日江蘇無錫佔領無錫被屠殺屍體就達2000 余具,無錫城大火七天七夜不熄
1937 年12 月10 日安徽蕪湖佔領蕪湖在城內屠殺市民萬餘人
1937 年12 月24 日浙江杭州侵入杭州被殺平民4000 多人,其中有700 人是被姦淫致死的婦女
1938 年3 月29 日河南浚縣攻陷浚縣城屠殺居民4500 餘人
1938 年5 月28 日廣東廣州轟炸廣州在長達13 天的轟炸中,廣州市民被炸死者近萬人,作者無法統計
1939 年5 月3-4 日四川重慶轟炸重慶炸死2648 餘人,傷3668 人
1939 年7-9 日太行區圍攻武鄉1500 人
1941 年6 月5 日四川重慶「大隧道」慘案9000 餘人
1943 年5 月8-12 日湖南南縣南縣廠窖大慘案殘殺3 萬餘人
1943 年淮南煤礦淮南煤礦
日軍在此地挖三個大坑,僅上半年拋入坑中屍骨13000 多具
這些只是反映日軍暴行的小部分事件,在日軍血洗中華大地的黑暗時代,一次屠殺我國同胞幾人、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甚至數萬人的慘案,何止千萬件!據不完全統計,在中國8 年抗戰期間,日軍屠殺敵後解放區人民就達百餘萬人:晉綏邊區15 萬人,晉察冀邊區48 萬人,晉冀魯豫邊區98 萬人,中原區7 萬人。據統計,在抗日戰爭中,中國人民傷亡2100 萬人,其中1000 萬人死亡,財產損失達600多億美元。這些死難的同胞,絕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包括老弱婦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