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杭州知識 » 杭州地王怎麼樣了
擴展閱讀
杭州居眾裝飾怎麼樣 2022-08-10 12:36:43

杭州地王怎麼樣了

發布時間: 2022-07-06 01:50:46

A. 開發商轉戰二線城市搶地 一線城市風險增加

一線城市地價飆升、商品房泛豪宅化的同時,市場風險也在不斷加大。這迫使不少開發商和購房者調轉目光,轉戰二線城市。

2月16日,經過133輪報價,恆大地產以37.71億元競得廣東省佛山市一塊面積為10.9萬平方米商住地地塊,樓面價達9359元/平米,溢價率177.28%,逼近周邊在售房價。

這只是近期二線城市土地受到熱捧的縮影。2015年底至2016年初,南京、杭州等二線城市頻頻拍出天價地王。

1月13日,融創中國以9.61億元價格競得佛山市禪港路西側、橫三路兩側商住地,首次進入佛山。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表示,一線城市土地已經偏貴,融創目前的戰略布局重點在二線城市。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分析認為,2015年9月底以來的一系列放鬆房地產調控的政策,使得市場回暖並分化,在一線城市尤其是深圳去年接連暴漲後,許多價格窪地已被填平,2016年房地產市場熱點將集中在二線城市。

二線城市地王頻出

三四線城市庫存高企,二線城市卻地王頻出。

去年四季度開始,南京、杭州、成都等二線城市出現土地成交熱潮,高總價地、高單價地頻頻刷新紀錄,這種局勢延續到了2016年。

與2014年、2015年北京上海幾乎包攬榜單的態勢截然不同,在2016年1月份單價「TOP10土地樓板價」榜單上,北京和上海僅佔五席,其餘席位被南京和杭州所包攬。

南京G68地王以最終樓板價為4.2萬元/平方米的價格占據榜單頭席,刷新了南京地王新紀錄,而杭州在榜單前十上亦占據四席。

1月25日,融創以總價30.75億元競得杭州三堡和筧橋宅地,創下杭州樓面價新高。這個價格也接近甚至超過周邊部分樓盤的在售價格,以23268元/平方米的三堡宅地為例,周邊最低的錢江府售價為22851元/平方米。地價創出新高將會帶動周邊樓盤的漲價。

1月份南京、杭州地王頻出,其他二線城市如武漢、合肥、成都、蘇州等城市土地成交也顯著上漲,土拍競爭激烈程度甚至有向一線城市看齊之勢。

以合肥為例,2015年,北京金隅、融創中國、復星地產及葛洲壩地產等房企首次進入合肥市場,北京金隅與融創中國拿下地王地塊,同時招商地產、華夏幸福、龍湖、雅居樂等品牌房企也紛紛表示將進入合肥市場。

二線城市土地市場的火熱與銀行信貸的寬松不無關聯,2015年來的這一輪房地產一二線城市復甦,最主要原因便是信貸的寬松。

分析人士楊科偉認為,1月份二線城市單價地王涌現的最大成因,首先是基於城市火熱的成交支持,而城市之間的庫存壓力分化,以及一線城市的土地供應縮減,更是進一步加劇了二線城市的土地爭奪。「杭州、南京作為二線城市中的翹楚,單價地王的刷新,是趨勢上的必然」。

一線城市風險增加

二線城市出現火爆的苗頭,很大程度上是資金在避險,拿地主體開發商在轉戰市場。

中原地產研究部數據顯示,2015年來,20大標桿房企合計在土地市場投入了3517.13億,而從在一線城市的佔比看,歷史首次突破了50%比例,佔比高達50.74%。

但目前一線城市的土地市場已蘊含不小的風險。隨著金融、保險、地產等機構大量資金進入了一線城市的土地市場,天價地不斷刷新人們的認知,這導致很多地塊的樓面價已經超越了周邊在售房價。

根據中原地產統計,在去年北京供應的49宗商品房住宅用地中,只有300萬平方米是純商品房住宅,其他面積均建設成為保障房等類型物業。而按照300萬平米商品房住宅部分計算樓面價,實際北京2015年住宅用地平均樓面價已經高達3.8萬左右。但同期,北京實際商品房目前成交均價只在3萬左右,這意味著,按照當前地王的成本售價預期,房價在未來2年需要上漲100%以上。

張大偉認為,一線城市土地價格太高,已經蘊含著較大的風險。尤其是這種資金推動下的地價不冷靜,會導致2016年下半年後出現一個泛豪宅化的趨勢。

亞豪機構總監郭毅也持類似觀點,她認為,北京土地市場失控帶來的豪宅集中供應,將導致市場壓力飆升,相關開發商面臨很大的經營風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多位業內及投資界人士,均對目前一線城市的地價、房價感到擔憂,尤其是在實體經濟如此之弱的背景下,地價、房價的暴漲缺乏有力支撐。

地產公司也意識到了風險,在一線城市的拿地量開始減少。1月份,一線城市土地出讓面積同比下滑七成,全國佔比僅為12%,也是近5年以來的最低。

與此同時,二線城市成為了房企的香勃勃。以融創、恆大為例,2015年中以來,除了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杭州之外,融創還進入了成都、南京、武漢、西安、濟南等8個核心二線城市。剛剛進入2016年,融創、恆大便接連布局佛山等二線城市。

受春節影響,2月份截至目前,十大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天津、南京、重慶、廈門、大連)合計居住類住宅土地簽約住宅土地7宗,平均樓面價高達8872元/平米,刷新了最高月度紀錄,同比2015年2月成交土地成交均價漲幅高達190%,整體土地市場成交走高趨勢明顯,二線城市也越來越熱。

二線城市房價會否暴漲?

地價、房價之間存在聯動效應,拍出地王的二線城市,房價會跟隨暴漲嗎?春節期間,隨著一線城市人群的返鄉,二線、三線城市房價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

一些二線城市已經出現房價上漲的現象。以拍出二線城市地王的南京為例,數據顯示,南京新房價格自2015年二季度以來持續環比上漲,2016年1月,價格漲至15036元/平方米,環比上漲1.88%,連續20個月環比上漲,同比上漲8.90%。

除了南京、杭州,以合肥、武漢為代表的新興熱點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供應合理、需求充足,市場供不應求,銷售火熱,市場去化基本無壓力,房價也在穩步上漲。

2016年開年,合肥樓市多個區域就出現了「搶房熱潮」,1月份合肥住房均價首次「破九」,達到9008元/平方米。

研究認為,在政策繼續寬松,降低購房門檻,減輕首付壓力,多方面利好因素刺激下,合肥房價將持續上漲。

不過,一位有多個二線城市開發經驗的廣州大型開發商人士認為,與一線城市不同,二線城市之間分化非常嚴重,市場較熱的只是部分二線城市。而且,絕大部分的二線城市土地供應充足、人口凈流入也遠遠不及一線城市,房價出現像2009年的北京、2015年的深圳那樣的暴漲幾乎不可能。

2016年1月,央行公布數據顯示,貨幣供應1月份大「放水」,1月住戶中長期貸款(房貸)單月高達4783億,而2009年全年僅1.7萬億,1個月相當於2009年的接近3成。

但整體而言,持續多年的貨幣超發,對房價的刺激影響正在越來越弱。如此天量的貨幣刺激,也僅僅拉動了一線城市及部分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的危險信號越來越大。

從2009年的信貸節奏可以看到,在上半年天量放水後,下半年明顯萎縮,這也導致了整體市場的調整。

張大偉表示,雖然總體而言看好二線城市,但二線城市中也有部分城市如南京、廈門、蘇州的市場已經很火,地王頻出,價格接近一線城市,對開發商來說也存在一定的風險。「去年主要是看人口、看成交量、看去化,今年必須要看土地價格。因為即使有市場,但土地價格太高就存在很大風險。」


(以上回答發布於2016-02-18,當前相關購房政策請以實際為准)

更多房產資訊,政策解讀,專家解讀,點擊查看

B. 杭州卓望公司待遇和前景如何

運營商金融網獨家披露了中國移動早期數據部門的發展歷史,這不得不提到中國移旗下的卓旺子公司,該公司早年曾專業幫助集團開發移動數據業務產品,運營商金融網也將逐一披露公司的發展歷史。然而,的情況表明,寧夏移前總經理張紅星出任王卓董事長後,王的業務已經完全轉型。

取消除王信息外的三家子公司,王信息將設立飛信事業部、創新事業部、新媒體事業部和互聯網事業部。但是重疊的職能合並了,人就跟著事走了。此後,以蘋果為代表的移動應用商店模式的崛起,完全取代了以王集團為代表的夢網模式,當年一炮而紅的王卓公司,逐漸轉型為政府和企業業務中的安全公司。

新主席張紅星的有力轉變寧夏移前領導人張的獨家秘密:他擔任王卓董事長已經一年多了目前,王卓公司的董事長是張,他才上任不到一年。他接替王出任王公司董事長,此前,他擔任寧夏移總經理。但是,更早的時候,張在江蘇移通信工作,後來在江蘇移工作。先後擔任規劃技術部副總經理、常州分公司副總經理、信息技術中心總經理、數據業務部總經理。

C. 騰訊地王卡怎麼樣啊

不咋樣,比如免騰訊視頻的流量,但是你如果沒有騰訊會員,一會兒你就崩潰了,都是廣告,好多視頻需要會員才能看

D. 一線城市地王頻出 風險隱現

針對三四線城市的明顯過剩風險,2015年以來,標桿房企開始全面回歸一線城市和二線核心城市,這些城市的土地價格也水漲船高。不過,在一線城市地王頻出的同時,也暗藏著不小的風險。

針對三四線城市的明顯過剩風險,2015年以來,標桿房企開始全面回歸一線城市和二線核心城市,這些城市的土地價格也水漲船高。不過,在一線城市地王頻出的同時,也暗藏著不小的風險。

地王頻出

79907元/平方米!去年12月25日,深圳尖崗山出讓的某地塊樓面價成功刷新了去年10月22日北京豐台花鄉地塊創下的7.5萬/平方米的樓面價,成為2015年全國的樓面價地王。

與深圳相似,北京和上海也是地王頻出。近期的上海土地拍賣會,「碧桂園+東原+平安」三家聯合體以23.1億元競得奉賢區南橋新城地塊,成交樓面價14597元/平方米,溢價率為62.19%,這個拍賣的土地樓板價和周邊的二手房價相差無幾。

在北京,根據中原地產市場研究部的統計,住宅類土地樓面價超過3萬的地塊2015年高達22宗,占所有住宅土地49宗的45%。而在2014年52宗住宅土地中樓面價超過3萬的只有9宗,佔比為17%。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對《第一財經日報》分析,目前北京樓面價超過房價已經成為常態。北京已經出現了遍地地王的現象,雖然地王不完全代表未來市場售價,但如此多的地王集中出現,未來房價很難不受到影響。隨著北京地價的攀升,未來新上市的商品房定價會出現高端化趨勢,而很多過去認為是非豪宅區的區域將會供應大量的豪宅項目,對市場定價有明顯影響。

一線城市之外,南京、杭州、福州等二線核心城市也同樣出現土地成交熱潮,高總價地、高單價地亦頻頻刷新歷史紀錄。例如,2015年12月21日,福州市第十四次土拍會上,經過82輪拼搶,魯能集團以總價32.3億元競得北三環外的五四北區域原天宇開關廠地塊,樓面價14926元/平方米,溢價率達134%,五四北區域「地王」誕生。

風險隱現,開發商更加謹慎

一方面是一線城市和二線核心城市火爆的土地市場,另一方面卻是全國土地出讓金大幅下降的局面。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1~11月份,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購置面積19894萬平方米,同比下降33.1%,降幅比1~10月份收窄0.7個百分點;土地成交價款6409億元,下降26.0%,降幅擴大0.8個百分點。

為什麼在土地出讓金大幅下降的同時,一二線核心城市的地價卻節節上揚?這是因為,在目前廣大三四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面臨高庫存壓力的情況下,主要房企都將資金集中到一線城市和核心二線城市爭奪,而這些城市不超過20個,佔全國城市的比例相當之小。

對開發商而言,未來可供選擇進入的城市和空間已經越來越小。在這種情況下,土地市場的價格自然也就水漲船高。張大偉預計,房企拼搶一線城市土地,已經普遍出現了地價超過房價的現象,預計2016年,一線城市土地競爭將依然白熱化。

不過,在瘋狂的土地市場背後,未來一線城市的樓市也蘊含著一定的風險,不少開發商都對此表示將更為謹慎。

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來自福建的上市房企泰禾集團曾在北京、上海兩大一線城市大舉拿地引發廣泛關注。泰禾集團董事長黃其森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等媒體采訪時介紹,泰禾2013年和2014年總共拿地花了350億,如果到2015年再去拿,可能要700億。黃其森說,未來泰禾仍堅定看好一線城市的前景,2015年泰禾拿了六塊地,除了杭州一塊外,其他全部位於北京、上海和深圳。一線城市的經濟承載力仍很強。

不過,黃其森也表示,2015年泰禾在土地市場不像前兩年那麼激進了,因為很多地方地價跟前兩年比翻了一番,「我們現在非常審慎,我們只在適合的城市拿適合的地塊。」

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對北京、上海的房地產前景的判斷頗為審慎。他解釋稱,主要是因為北京、上海「沒法弄,一算就賠錢」。過去他覺得北京、上海什麼地都能拿,現在覺得要避免掉進高價地的「坑」裡面。

張大偉認為,在2015年以前,盡管也出現很多地王,但當時的樓面價都沒有超過周圍在售房價,因此風險相對要小很多。但2015年以來,由於三四線城市實在太差,大量資金都進入到一二線城市。這種資金推動下的地價不冷靜,會導致2016年下半年後出現一個泛豪宅化的趨勢。因為這些地王要到2016年下半年後才會開始入市,到時候房價要達到現在的一倍以上才能回本,但這樣的價格是很多區域所接受不了的。「因此這些問題將會在2016年下半年後爆發出來。」

(以上回答發布於2016-01-10,當前相關購房政策請以實際為准)

點擊領取看房紅包,百元現金直接領

E. 杭州試點地塊現房銷售,南京部分地塊不得合作開發

8月26日,廣州、杭州等地同時發布第二批集中供地掛牌出讓公告。相較於第一次集中供地,兩地從地塊競買人的資格要求、購地資金來源、出讓方式等方面進行了調整。而從此前合肥、南京、成都等熱點城市相繼公布的第二輪集中供地公告來看,也均從上述幾方面進行了升級。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首輪集中供地中部分城市的土地溢價高、頭部企業拿地佔比高,有違政策初衷,各城市第二輪集中供地的拍地規則有所調整就不難理解。

「特別是土拍資金來源、馬甲情況不一致等,存在擾亂秩序推高房價的情況。而在房價嚴控的背景下,很多城市要麼土地價格控制不住,要麼變相增加了房企成本,而房企隱形成本的增加最終也會體現在房價里。」

「偷工減料」能防住嗎?

「競品質」將成為新一輪集中供地的焦點。

具體來看,杭州首次在十城區推出「競品質」試點地塊,採取一次性公告和線下「競品質」、線上「競地價」兩階段操作方式,且試點地塊全部實行現房銷售,通過竣工備案等驗收手續並通過政府組織的履約監管核驗後方可銷售。

合肥包河區BH202105號和經開區JK20號地塊採取「價高者得 投報高品質住宅建設方案 搖號」,當競價達到最高限價時,仍有其他競買人願意繼續參與競買的,則轉入競高品質商品住宅建設方案階段,參加投報的競買人需在現場遞交參加高品質商品住宅建設方案申請。

而相較於「競品質」,南京、成都則更進一步,在土拍階段直接「定品質」。

南京此輪出讓地塊按「限房價、定品質、競地價」方式出讓,當網上交易達到最高限價須通過搖號確定競得人的地塊,對商品住宅預售條件提高至完成住宅部分投資額的50%,且部分地塊不得合作開發。所謂「不得合作開發」,是指「該地塊不得聯合報名競買、不得合作開發,競得土地後,競得人可以按現有規定成立項目公司,但競得人須持股100%,且股權不得轉讓」。

成都則不再以競配建並自持固定體量租賃住房或續競自持租賃住房面積比例方式進行拍賣,這也是6月7日成都發布《成都市新建商品住宅技術管理規定》,對成都市新建商品住宅項目的質量、品質、使用功能等進行詳細的明確後,首次把「定品質」與土拍掛鉤。

「競品質是在房企綜合成本不斷上漲但房價嚴格控制的背景下,防止房企為了變相降低成本,而偷工減料來降低項目品質。這是影響老百姓生命和財產的民生問題,一定會嚴控。」同策研究院研究總監宋紅衛指出。

貝殼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潘浩與其持有相似觀點。在他看來,「定品質在於防範房企因快周轉帶來產品品質下降,損害消費者權益;其次,可以剔除一部分實力不足的房企,促使房企注重產品力以及項目品質。此舉對房企也是新的考驗,尤其是資金實力與去化能力。」

中小房企機會來了?

始於今年2月的「兩集中」政策,旨在分流房企拍地資金,給地價降溫。

「三道紅線和房貸集中度管理,限制了企業惡性加杠桿,但土地市場激烈競爭的制度環境仍有待改革。」中信證券此前在研報中稱,從制度上來說,土地市場的改革可以說是行業供給側改革的最後一塊拼圖——「內卷化」競爭將因此結束。

但從第一輪集中供地執行情況看,不僅沒有達到降低地價預期,甚至很多城市的溢價率和成交土地價格都創下歷史最高紀錄。

比如,招商蛇口以32.5億元競得重慶沙坪壩區西永組團一宗商住地塊,溢價率高達129.98%;武漢東西湖區地塊全部溢價成交,且連續兩次刷新該區樓面價;廣州黃埔軍校小學地塊成「馬甲」專場,參與「圍獵」房企多達320家。

中原方面的數據顯示,第一輪集中供地的22個城市合計出讓住宅土地達802宗,合計土地出讓金達10530億元,平均土地溢價率為14.7%;平均樓面價為10002元/平方米,同比2020年上漲15.1%。22個城市裡,最高的是重慶,溢價率高達36.23%;其次是廈門和杭州,溢價率都在20%-30%之間。

集中供地的初衷,大家好像都忘記了。沒有經歷過任何試點的第一輪集中供地,以實際行動走向了政策初衷的反方向。

因此,第二輪集中供地最新公布競拍規則的幾個城市都對溢價率進行了調整。

杭州對土地上限價格進行了調整,一般地塊溢價率上限為15% ,「競品質」宗地的溢價率不高於5%;南京將競拍最高溢價率由之前的30%下調至15%;盡管成都未明確規定最高溢價率,但根據宗地的「拍賣起叫價」和「土地最高限價」測算,在成都第二輪集中供應的75宗地塊中,絕大多數地塊溢價率未超過10%。

「對房企來說有利有弊,優勢在於控制溢價率等於控制了土地成本,高價地王現象會有明顯減少,增加了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宋紅衛分析指出,另一方面則是對房企資金要求更為嚴格,這與三道紅線是一致的,防止房企變相加杠桿,增加風險。

需要指出的是,無論是杭州還是成都,在最新發布的公告中均對拿地企業資金來源進行了規定,要求競買資金須為合規自有資金,若經審查不符合要求的,將取消意向競買人的競買資格。

「這是一種管理房企土地前融的行為,避免不正當或過度使用金融杠桿進而帶來行業發展的風險和隱患,如過度拉升土地市場熱度、炒高地價等行為,同時徹底打擊以投資為目的開發企業擾亂行業穩定發展。」潘浩分析指出,這是從政府層面進行的一次行業篩查,資金實力不足以及資金運轉不健康的企業將逐漸退出市場。

F. 地王財富中心怎麼樣好不好值不值得買

樓盤名稱:貴港地王財富中心

城市:貴港

樓盤位置:桂平大成路中醫院路口對面

建築類型:板塔結合,

其他交通方式:14、15、13、8、10路公交車

規劃信息:其佔地面積為3073平方米,容積率,綠化率30%,共0棟樓,停車位205個停車位

周邊配套:中小學:桂平城西小學 綜合商場:第一、第三農貿商場、豐寶商業、溫州商業步行街 銀行: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 郵局:桂平市郵政局 其他:城南派出所,汽車站 小區內部配套:超市、健身設施、兒童游樂場

(所載信息僅供參考,最終以售樓處信息為准。)

點擊查看更全面,更及時,更准確的新房信息

G. 急!!!地王大廈頂樓、國貿旋轉餐廳、京基100,哪個觀景好各自具體消費如何

1、地王大廈可以上,大概要80塊錢左右,可以上到頂樓平台餐廳 有一些好玩的,電影什麼的 。

H. 上海京遠地產怎麼樣有沒有待過的,公司好不好

挺不錯的,入職第二天正好是公司組織生日會,啥還沒搞明白呢公司先給我過了個生日,在上海工作還是第一次,有點感動!

I. 地王的各地地王

2009年4月28日,大連:高新區廟嶺村紅凌路7宗地塊,建築面積136.35萬平方米。金賽置地以37.48億元拿下該地。
2009年4月29日,杭州:南山路勾山裡B地塊,建築面積15124平方米 。杭州上城區集團以7億元拿下該地,足足超出原地價230% 。
2009年5月13日,上海:徐匯區斜土街道107街坊,建築面積20萬平方米。綠地集團以12億元拿下該地。
2009年5月22日,佛山:佛南(掛)2009-015商住用地,面積22.5萬平方米。被萬科以13.86億元一舉拿下,超出地價50% 。
2009年5月26日,南京:浦口頂山街道定向河路東側,面積11.8萬平方米。南京平安電子以2.6 億元拿下該地,超出地價13% 。
2009年6月10日,廣州:珠江新城D8-C3商住地塊,建築面積22514平方米。被廣州城建集團以3.45億元獲得,超出地價154% 。
2009年6月11日,深圳南園愛華路西側商住用地,建築面積18500平方米。深圳心海投資以0.83億元奪得,超出地價約56%。
2009年6月8日,廈門:湖邊水庫金邊路以東地塊,建築面積45.3萬平方米。世茂房地產以30.2億元拿下該地,超出地價50% 。
2009年6月25日,重慶:鴻恩寺地塊,建築面積1253100平方米。保利地產用38.1獲得開發權,超出地價約32%
2009年6月30日北京廣渠門15號地塊, 建築面積280121平方米。中化方興 以40.6一舉拿下該地,超出地價146%——其它競標者幾乎成了其陪襯。
2015年1月7日,作為北京土地出讓史上起拍價最高的住宅地塊,豐台區花鄉白盆窯地塊的現場拍賣經過53輪角逐後,最終以86.25億元的價格成交,溢價率為22%。

J. 西湖申遺隊能對杭州造成哪些影響

中國「杭州西湖文化景觀」在法國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5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順利通過審議,正式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41處世界遺產。

受這一消息影響,有房地產專業人士預計,西湖申遺成功將直接導致杭州房價再次飆升,因為申遺很容易成為房地產市場的「膨大劑」。

杭州曾被稱為是中國的「地王之王」,西湖申遺成功之後,更有人戲稱杭州土地已從「黃金級」上升為「鑽石級」。在巨大的賣地收益面前,如何堅持保護為先已成為一個不小的課題。

「申遺對杭州房地產的影響微乎其微。」住在杭州網首席評論員丁建剛並不太認同申遺將直接導致杭州房價飆升的觀點。「影響肯定有,但非常小,這是因為目前整個房地產市場還處於調控期。」據丁建剛透露,目前在杭州西湖風景名勝景區基本上沒有房地產項目。

持類似觀點的還有杭州我愛我家市場研究中心負責人周包軍。他認為,西湖對杭州房產的價值作用早就已經確立,「實際上西湖風景區本身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沒有土地出讓。房地產開發屬於地域型產品,杭州當地的地產市場客戶大部分還是來自杭州,最多也不過是來自浙江省內,世界性的認可並不見得會帶來世界性的客戶。」

至於商業地產,在杭州贏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方芳看來,西湖周邊的商業地產已經基本成型,申遺對其影響也較為有限。

杭州西湖申遺成功後,杭州市有關部門隨即承諾,堅持做到「六個不」。即堅持「還湖於民」目標不改變、門票不漲價、博物館不收費、文物不破壞、公共資源不侵佔等6項承諾。在土地方面,該承諾稱嚴格保護好土地資源,絕對不搞經營性出讓,堅決制止房地產開發項目。

業內人士認為,杭州西湖申遺成功對旅遊市場的影響將更為明顯,尤其是對入境旅遊,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將增加以歐美人為主的遠程遊客。

「西湖申遺成功將增加客流量,平衡旅遊市場淡旺季,遊客逗留時間可能會增長,並減少杭州酒店空置率,無形中帶熱不動產投資。」浙江大學旅遊研究所副所長王婉飛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