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廈門資訊 » 廈門發生什麼了
擴展閱讀
K658杭州站哪個出站口 2022-05-28 05:28:12
上海南京路出什麼事了 2022-05-28 05:23:29
廣州沖紅燈扣多少分 2022-05-28 05:22:34

廈門發生什麼了

發布時間: 2022-01-24 00:20:02

Ⅰ 廈門最近發生什麼事

一直在下雨呀

Ⅱ 廈門靈異事件

嘿嘿,你對這個感興趣啊……

推薦些給你吧……

廈門靈異事件實錄

廈門,實錄,靈異

走進鼓浪嶼,在對一幢幢別墅的浮光掠影中,

無法細讀她的舊傷和新痛,

美麗含哀怨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賞心樂事誰家院……」

老房子怨氣重

豪門恩怨,妻妾之爭

驕縱作歹結的怨,

富人窮人結的怨,

洋人國人結的怨,

百年結怨,交集在鼓浪嶼每寸土地里。

滲透到老別墅的縫隙里。

觀光客看美景,

看到掩映在紅花綠樹之間濃郁中西風格的別墅,

看到風格迥異的建築,散去,

導游怎會講不吉利的話

島人黑天後不出行

燕尾山的墳地,出沒幽靈

他們想訴他們的怨。

鼓浪嶼的巷子,依山坡起伏蜿蜒而建,

進處有老榕相伴,遠處有礁石船帆沙灘相望

剝落的古牆,掩蔭在檐的野草,

窄窄的巷子,傳來斷斷續續的琴聲……

安海路-36號---番婆樓

1927年建菲律賓華僑為孝順母親而建

如今,樓上出租給到廈門淘金的白領,還有作家、藝術家等

樓下是一家咖啡廳

依稀可見當家的富貴,其它樓都荒蕪

在住人的樓里,一個人沒有發現,去了廁所。

廁所詭異的嚇人,一個廢棄的浴缸,檯子上的便坑,

還有個木製的置物格。

絕對是絕佳的驚悚片拍攝地

「紅手紙----綠手紙」

偶然拍下的恐怖房子(無人居住)陰氣很重

懸崖上的別墅-----鼓新路57號

匯豐銀行原址,建在懸崖峭壁上,斷壁岩石如削,直插藍天。

惡狗看門。在裝修中。

最著名的凶宅------八卦樓(鼓新路43號)

八卦樓,是鼓浪嶼救世醫院院長郁約翰為答謝其好友林鶴壽為醫院捐贈

1000大洋建設費而免費設計的。

但是,所需材料,按郁氏的設計,市場無法采購,必須特別加工。

所以,動工以後,百弊叢生,開支浩大,消耗了建祥錢庄的大量財力,

費用很快不繼,工程時續時綴。林鶴壽以錢庄為擔保,

回台灣變賣了部分家產,艱難支撐。至1920年,終於支撐不住。經過權衡,

他被迫宣告破產,將工程交給管家後,隻身遠走高飛,避居海外,

終身未回鼓浪嶼。林鶴壽離去後,

大別墅工地一片荒涼,成為「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的廢宅。

又因在施工中摔死了一個工人,

冤魂不散,經常鬧鬼,成了「鬼屋」!

後來國民黨住過、共產黨也住過,始終鎮不住

現在是廈門博物館

傳說,人住在樓上,醒來就發現在一樓

如果在一樓,就會聽見樓上有動靜,上去什麼也沒有……

巷口拐角處

原日本領事館和警察署-------鹿礁路24、26、28號

建於1898年,地下室是監獄,刑訊我人民,牆壁上有血手印和被關押天數的符號

我去時一縷陽光正好射在門口,恐怖!

竟然還有許多人在門口拍攝婚紗照……

金瓜樓------泉州路99號

黃氏金瓜樓,因屋頂有兩個貌似金瓜的樓頂得名,金瓜瓜絡縱橫密綴,

交錯繁衍,故有瓜絡綿延,吉祥富貴之寓,現黃的子孫遍布20多個國家和地區,頗為興旺。

門口尖利的瓶子口,齜牙咧嘴的沖著行人,甚是威嚴!

看開房屋一定是要講風水的

石碑

房子有的不住人,殘舊,或荒蕪或坍塌,當初的故事,太多的恩怨是非,只能靠後人猜想了

番婆樓的藤製吊頂

街巷呈現近乎完美的班駁,殘陽如血,庭院深深,班駁的痕跡訴說古老的故事

福建路32號------黃容遠堂別墅

建築宏偉,敞開的庭院,鏤空的女兒牆十分空靈,池水乾涸,

假山,花園中有山洞,黑忽忽,不敢進入,現在為藝術學校,

伴者不連貫的琴聲,一股寒意。

福建路天主教堂

最後這兩張PP,是我最恐怖的照片,

它是在鹿礁路15號

這是隨性進入的,象有神秘力量驅使,進去後陰森恐怖,

還有鎮宅的「保生大帝」,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物,

站在門口,不知道情況的我們還拍找留念,

回來才知道,是林家的舊宅

曾經發生過奇異的化學實驗爆炸

荒蕪野草,煙雲過隙,繁華不再。大樓破舊不堪,樓角還砸塌了,

走廊里的許多天花板柳條零落垂掛,蒼涼

牆角還有個小門,

傳說是,三太太病危時臨時修建的,因為姨太太的靈柩是不能從正門走的。

如今這個小門連同荒蕪的後花園,還有當年爬滿紫藤現已班駁的亭榭,

向我們述說妻妾等級森嚴不可逾越,但當事人的怨氣如何釋懷……

圖片只能發一張……

Ⅲ 廈門近幾年發生的重大事件

什麼樣才叫重大事件?
2002年的時候廈門黑道上有起大事件
中山路從輪渡排到思明南路站滿人
全部有7千多人參與的集體斗毆算不算啊?
單單警察就出動了300多個的啊

Ⅳ 廈門發生過哪些戰爭

1949年葉飛同志(左)在上海戰役前線指揮部。 對於素有"小葉挺"之稱的葉飛司令員來說,金門失利是他一生中最難忘卻的經歷。多年以後,他在回憶錄中仍一再感嘆:四個團一個營渡海消失了。九千壯士的血染紅了海,染紅了金門島! 葉飛說:"此役必勝" 1949年10月中旬,人民解放軍取得了漳廈戰役的勝利。廈門大捷對十兵團,特別對葉飛司令員是一次巨大的鼓舞。葉飛司令員應廈門市委的請求,命令十兵團由同安渡海進駐廈門,攻擊金門的戰斗交由第二十八軍前線指揮部執行。 素有"小葉挺"之稱的葉飛司令員,由於被繁瑣的地方工作牽制了大部分精力,未能像過去歷次戰役一樣,親自分析、檢查、准備,面對韋國清政委的種種疑問,他說:"你太多慮了,我的大政委,廈門是敵人有永久性設防工事的要塞,守軍是號稱『小白崇禧『的湯恩伯集團,兵力充足,有海空軍支援,都已被我軍攻克,而金門島乃彈丸之地,又沒有什麼堅固工事,守軍名義上是一個兵團,實際上不過兩萬名殘兵敗將,說實話,要不是蔣介石嚴令固守,李良榮早在我軍攻克廈門之際就棄島南逃了。我用二十八軍一個主力軍,加二十九軍的兩個主力團攻金已綽綽有餘了。我還是那句話:此役必勝!" 我二十八軍前線指揮部受命攻金後,開始了渡海作戰准備工作。然而,由於國民黨從大陸沿海撤退時,對漁民的船隻大肆破壞和掠奪,所剩漁船寥寥無幾。這使我軍准備渡海作戰船隻發生困難,直到10月24日才搜集到集中一次可航渡3個團約3000人的船隻,這離下達的進攻金門作戰的總攻時間已推遲了4天。 由於無法籌措到一次性航渡6個團部隊的船隻,第二十八軍前指作出了如下預想:第一梯隊登陸3個團,縱使有部分損失,船隻返回時第二梯隊、第三梯隊還可以再航渡3個團,這樣總共可有6個團大約13000人登陸。 但始料不及的是,這些新籌措的船隻上的船員大多是外地人,對航道不熟,又未經統一施訓,故指揮調度十分困難。也未考慮敵情和海情的變化以及敵人隨時可能增援,更未考慮國民黨海、空軍較為強大的作戰能力。況且,在廈門之戰結束時,金門守軍已經得到了胡璉兵團十八軍的增援,島上國民黨總兵力已達30000人。 第一梯隊成功登陸 24日深夜潮漲之時,由二十八軍八十二師二四四團、八十四師二五一團和二十九軍八十五師二五三團組成的進攻金門第一梯隊,分別從蓮河、大橙島、後村等地啟航。由於渡海前各部隊沒有進行協同演練,所以,登陸船隊一離開碼頭,即與上級指揮所失去聯系,而且在航渡中遭到國民黨炮火攔截時,登陸船隊間又缺乏協同作戰的經驗,一些船隻在航渡中即被打散。 盡管如此,我第一梯隊的3支登陸部隊在25日凌晨2點分別登陸成功。左翼二四四團在金門島瓊林、蘭厝間登陸成功,抓獲國民黨官兵100餘人,佔領了敵十多個碉堡;中路的二五一團先頭營在金門島西北部的安歧以北、林厝以東順利登陸後,後續營的登陸卻遭到敵炮火的猛烈襲擊,傷亡近1/3;右翼二五三團在西北角的古寧頭、林厝間順利登陸後,隨即向敵發起進攻,於拂曉前攻佔了古寧頭灘頭陣地。 第一梯隊登陸成功之前,二十八軍前指已分別安排了3名軍部參謀負責組織船隊返航。臨行前,該軍副軍長握著3位參謀的手說:"你們別無其他任務,你們的任務就是組織和督促船隊抵灘登陸後迅速返航,切記!切記!一定要迅速返航!"可是,登陸部隊成功登陸之後,船隊卻沒有返航。 原來,第一梯隊船隻登陸時,在早晨2點鍾左右,是漲潮的最高峰,國民黨軍原先設在海灘的障礙物多被潮水覆蓋,許多船隻沖到障礙物的上面,船底被掛住了,部隊被迫在障礙物中下水,而船隻卻一時難以動彈,加上當時敵人的火力較猛,船工們紛紛躲避,各船抵灘也有先有後,等到我軍攻佔了灘頭陣地後,將到處藏身的船工召回返航時,大海已開始退潮,而且退得極快,不一會兒,潮水已經退到10米開外。 這幾十艘返航的船隻在離開金門島時,又遭到敵灘頭的排炮襲擊,不少船隻被擊沉、擊傷。後來,船隊遇到國民黨海軍軍艦的攔截,從古寧頭返航的船隊莫名其妙地誤駛入敵軍艦潛伏區,後又被我軍情報船誤當成國民黨的增援船隊,竟離奇地被我軍布置在廈門島、石碼一線的遠程炮群全部擊沉。 25日上午6時,蕭鋒副軍長、八十五師師長兼政委朱雲謙等心急如焚。已經放亮的天空下,留下了一片慘烈的景象:指揮員們隔海看到了在敵軍轟炸和炮擊中燃燒的船隻,原定運送11000人登島作戰的第二、第三梯隊計劃已經難以實施。無可奈何之中,他們向兵團領導請求立即派船隻支援,可此時哪裡還有什麼船隻? 慘烈的金門攻守戰 我軍的強打猛攻給國民黨的守軍以極大的殺傷,為了保住台灣島的前沿陣地,為了給台灣島留下一個屏障,蔣介石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守住金門島。25日凌晨4點,國民黨海防第二艦隊司令黎玉璽少將受命率艦隊旗艦"太平"號,自澎湖基地開往金門島增援。黎玉璽到達金門之前,已令駐守金門島的國民黨海軍進行海上封鎖。同時,胡璉兵團的十八軍一一八師、十九軍十四師、十九師五十二團和十一師的一個團,在坦克和炮兵的配合下於25日凌晨從料羅灣登陸。當時,解放軍登陸部隊離灘頭陣地已達十多里路,胡璉看到這一情況,下死命令將該兵團主力十八軍投入戰斗,來了個反包圍,又派迂迴部隊佔領了解放軍灘頭陣地,切斷解放軍後撤的退路,並用炮火將解放軍登陸部隊因潮水退卻而擱淺的船隻全部擊毀。 解放軍二四四團長邢永生,帶領全團戰友一直頑強戰斗到25日中午12點,在全團官兵大多犧牲的情況下仍堅守陣地。二五一團的主力則一直與敵激戰到下午3點,之後突出重圍,與古寧頭的二五三團會合。二五一團副團長馮紹堂帶領固守林厝的兩班戰士,苦戰了整整9個小時,打退了敵人的7次進攻,後來為保存實力,也主動突圍到古寧頭與二五三團會合。 我3支登陸部隊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一齊會合至古寧頭與敵激戰。整整一天一夜,我軍滴水未進,而數倍於我的敵人則仗著人多勢眾,不斷地輪換著包圍解放軍登陸官兵。就這樣,戰斗一直堅持到25日的黃昏,官兵們藉助夜幕才又贏得了一個有利的作戰時機。至此,解放軍3個團的登陸兵力已損失半數以上,據島上步話機的報道,第二四四團僅剩700多人,第二五一團剩下1200多人,第二五三團剩餘人數較多,但彈葯卻十分缺乏。而國民黨軍隊在黃昏前又投入較多兵力,企圖將解放軍首批登陸部隊全部殲滅於古寧頭,後被解放軍藉助夜幕打退。 彈盡糧絕攻擊失利 整個金門島戰役,10月25日晚至26日天亮前的一夜,是決定整個戰鬥成敗的關鍵。當時,面對隔海的金門島,我十兵團和二十八軍前指的指揮員心急如焚。十兵團領導機關一面研究作戰對策,一面再度派人搜羅船隻。雖經多方努力,所匯集的船隻只夠載送4個連的兵力。二十八軍前指決定由第二四六團團長孫玉秀,率領該團兩個連及二五九團兩個連,增援金門第一梯隊登陸部隊,並決定由孫玉秀負責整個登陸部隊的指揮。 25日夜間,國民黨部隊最為擔心的就是解放軍進行增援,因此派飛機在海面上巡邏,並投擲了大量的照明彈。"太平"號旗艦也率兩艘炮艇往返巡行於古寧頭以北的海面上,攔截一切從大陸來的船隻,並不斷向大陸及古寧頭方向炮擊。面對如此困境,孫玉秀帶領4個連的官兵,不顧炮火襲擊,機動靈活,利用夜幕的掩護躲過了國民黨海空軍的巡查,終於在25日凌晨3時分別在湖尾鄉和古寧頭登陸成功。 4個連分成兩部分,從湖尾鄉登陸的孫玉秀帶領有二四六團的兩個連,一登陸即殲滅了國民黨軍1個營,隨後又向雙乳山一帶推進,並積極與第一梯隊取得聯系。從古寧頭登陸的二五九團的兩個連,一上岸就走進被國民黨部隊封鎖了的區域,他們只得利用火力佔領了幾個碉堡,然後依據這些碉堡頑強抗擊了整整一天,直到26日夜間彈盡糧絕而失利。 26日凌晨,我第二梯隊登陸的孫玉秀與第一梯隊登陸部隊取得了聯系。不過,由於第二梯隊增援人數實在太少,眾寡懸殊且四面受敵而無法改變戰局。26日,是我進攻金門島極為悲壯的一天。天亮後,島上的情況急劇惡化,經過休整的國民黨駐島主力部隊,又一次在海空軍掩護下向古寧頭、林厝、埔頭一帶猛烈反撲。據當天上午接到登陸部隊傳來的報告稱,我二五一團、二五三團現存人數不過數百人! 26日上午,胡璉兵團趕到金門,和湯恩伯等一起到前線督戰。國民黨步兵對古寧頭久攻不下,胡璉、湯恩伯等要求台灣派飛機對村中建築猛轟狂炸,再用坦克炮和火箭筒逐一抵近民房射擊。 26日深夜,早已彈盡糧絕、兩晝夜未進粒米的我登陸部隊已難以支持,孫玉秀、邢永生、劉天祥、田志春、徐博、陳利華在一個山溝里舉行了臨時作戰會議,鑒於我軍登陸的10個營已傷亡5000多人,已沒有完整的連和營,決定將所存部隊分為幾股打游擊,同敵人周旋到底。22時,二十八軍前指在毫無辦法可施的情況下,電告登陸部隊,為保存最後一分力量,希望前線各級指戰員機動靈活,從島上各個角落,利用敵人或群眾的竹木筏及船隻,成批或單個越海撤回大陸,我們沿海各地將派出船隻、兵力、火器接應和搶救撤回的人員。26日深夜之後,二十八軍前指與登陸部隊的聯系逐漸中斷。27日凌晨,我二五三團團長徐博來電說,該團一營600多官兵已在古寧頭全部犧牲,剩餘的150多人和二四四團的70多人正准備到海邊找船,這是二五三團最後一次來電,之後,就音訊杳無了。二五一團團長劉天祥最後一次同軍前指通電說,我的生命不長了,為了革命沒二話,祝首長好,新中國萬歲!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劉團長的話還未說完,耳機內傳來一陣爆炸聲,劉團長光榮犧牲了。 26日午夜,我登陸部隊在夜幕的掩護下向北突圍,在海邊尋船未獲的情況下朝東南方向轉移,准備到山區與敵人長期周旋,以等待後續部隊的到來。27日上午,這部分官兵被敵發現,隨即突圍至雙乳山附近。接下來再度與敵遭遇,激戰中,我官兵又一次完成突圍。然而,我完成突圍的官兵遭到了國民黨海軍軍艦的炮擊,這些軍艦繞到古寧頭北面海上,用艦炮向地面炮火射擊不到的死角轟擊,在敵海陸武器的夾擊下,有武器的官兵一直戰至犧牲,沒有彈葯的官兵被俘。至27日上午10點,金門戰斗基本結束。 金門戰斗結束,我少數突圍成功的官兵仍堅持在山區打游擊戰,一直到28日下午,我軍官兵仍在山崖、淺灘處與敵軍周旋,在二四六團團長孫玉秀的帶領下,悄然到達沙頭。遺憾的是,在沙頭附近再度被國民黨軍隊合圍,在突圍無望的情況下,孫玉秀負傷後自盡,其餘戰士全部被俘。我二四四團團長邢永生負重傷後被國民黨軍隊包圍,被俘後不久即犧牲。我二五一團團長劉天祥犧牲後,政委田志春率50人打游擊,終因彈盡糧絕被俘。我二五三團政委陳利華在打游擊中被包圍,戰至最後犧牲。另據台灣出版的戰史稱,二五三團團長徐博隱藏在山洞一個多月,靠夜間出來到農田中挖番薯過活,後經國民黨部隊反復搜山而被俘。至此,我登陸部隊包括船工、民夫在內的9086人,除部分被俘外,大都壯烈犧牲。 葉飛含痛請求處罰 金門之戰的失利,引起了全軍、全國的震動,這次失敗在我軍戰史上也是極其罕見的。過去戰史上幾次失利如長征中的湘江之戰、紅軍西路軍的失敗及皖南事變損失人數也不少,但卻沒有一次是全軍覆沒,而這一次,卻損失了全部投入作戰的3個團9000多人!金門失利後的第二天,二十八軍副軍長蕭鋒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面色慘白、失聲痛哭地來到兵團葉飛司令員的辦公室。葉飛司令員慘痛地對他們說:"哭什麼,哭解決不了問題,現在你們應該鼓勵士氣,准備再攻金門!這次失利,我身為兵團司令員,由我負責,你們回去吧。"蕭鋒、李曼村剛剛離開葉飛司令員的辦公室,葉飛就收到了第三野戰軍的批評:"查此次損失為解放戰爭以來最大者,其主要原因是因為輕敵和急躁所致。"同時,要求十兵團"將此次經驗教訓深加檢討"。 11月1日,十兵團黨委擴大會在廈門老虎山洞召開。葉飛在會後給陳毅司令員起草電報,並報中央請求處分。毛澤東當時表示:"金門失利,不是處分的問題,而是要接受教訓的問題。"11月8日,毛澤東又提出:"以3個團去打敵人3個軍,後援不繼,全部被敵殲滅,這是解放戰爭三年多以來第一次不應有的損失。"中央軍委同時命令葉飛總結經驗,接受教訓,准備再次攻金。1950年,美國悍然入侵朝鮮,毛澤東決定停止解決金門的任務,集中全力剿匪。這樣,葉飛將軍和我十兵團的將士失去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

Ⅳ 廈門BRT發生了什麼事

6月7號晚上18點15分,一部BRT(快速公交)於蔡塘發生爆炸並燃燒,造成47人死亡,30幾人受傷!

Ⅵ 廈門PX項目事件發生的原因是什麼

原因當然是因為PX要進入廈門了,當時這個PX項目是廈門市有史以來引進的最大的一個化工項目,投資還有盈利都非常可觀。但是PX是個很危險的化工項目,如果處理不好就污染環境,所以後來為了保護大家的家園,保護美麗的廈門,大家就團結起來讓這個項目下馬了。這就是整個PX事件,原因當然是因為PX要進入廈門了。

Ⅶ 廈門市蔡塘今天早上發生了什麼

有人在公交車上縱火。。。一個人燒傷,幾個人受傷

Ⅷ 廈門最近發生了什麼車禍

今天廈門日報第B01版,看報紙上的消息,昨天下午二點半左右,在翔安東路巷北工業園附近,拖掛車向右側翻,車載碎石掩埋了一輛白色轎車,結果一男一女不幸遇難。

Ⅸ 廈門px事件是什麼

廈門PX項目事件,是指2007年福建省廈門市對海滄半島計劃興建的對二甲苯(PX)項目所進行的抗議事件。該項目由台資企業騰龍芳烴(廈門)有限公司投資,將在海滄區興建的計劃年產80萬噸對二甲苯(PX)的化工廠。騰龍芳烴(廈門)有限公司由富能控股有限公司和華利財務有限公司共同組建。廠址設在廈門市海滄投資區的南部工業園區。該項目已經被納入中國「十一五」對二甲苯產業規劃。由於擔心化工廠建成後危及民眾健康,該項目遭到百名政協委員聯名反對,市民集體抵制,直到廈門市政府宣布暫停工程,PX事件的進展牽動著公眾眼球。廈門PX項目事件從博弈到妥協,再到充分合作,留下了政府和民眾互動的經典範例。廈門PX項目遷址漳州古雷後,兩年內連續發生兩起特大爆炸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