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指南 » 上海話有哪些
擴展閱讀
杭州臨平房價多少一個 2022-05-27 23:42:46

上海話有哪些

發布時間: 2022-01-23 20:02:02

㈠ 哪些地方說上海話

1.最多當然是上海。我以前在香港生活過,香港一部分上年紀的人都說上海話(打仗的時候很多上海的富商都逃亡香港,大多現在還只說上海話)。日本有專門的上海話課程,還有許多上海話的教程和書籍,上海話在日本叫上海語是一門獨立的語言。還有就是海內外各地的上海移民和學生。上海話和周邊城市的語言都屬於吳語,所以大致相通,特別是嘉興幾乎是一模一樣(像老上海話)。

2.上海話最鼎盛的時期是二三十年代的老上海,二戰期間日本移民和美國猶太難民也都說一口流利的上海話。

㈡ 請問上海方言有哪些謝謝!

上海話內部有分歧,主要以年齡區別老派、中派和新派。
老派:
聲母27個,韻母51個,聲調6個(陰平、陰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中派:
聲母28個(增加[?]),韻母43個,聲調5個(陰平、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新派:
聲母28個,韻母32個,聲調5個(陰平、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聲調向重音化傾向進化。上海話的聲調從8個合並成5個,實際上只餘下一個降調(陰平)和一個平升調,變得十分簡單。這使得上海人讀聲調時,自由變體可以相當寬泛,如降調讀成『53』『51』『552』都不影響聽感,平升調讀成平降升調也不會影響理解。語音隨著詞彙語法詞雙音節連調成為主流以後,上海話在吳語中最快進化到「延伸式」連調,後字都失去了獨立的聲調而弱化粘著,重又向屈折語變化。前字有聲調音位的作用,除此以外,只有一高一低或一低一高,上海話語流中的語音詞讀音已像日語的讀法。 目前,上海話語的語流中,相對穩定的音位有兩類,一類是聲母,一類是前字聲調,這兩類為首的音位對上海話語音正起著重要的穩定作用。」(錢乃榮 《上海語言發展史》)。上海話曾被認為是最有影響及有代表性的吳語方言之一,由於人口融合帶來的快速蛻變,已經越來越失去吳語的代表性及特性。 所以說上海話已成為一種「有調無聲」的有音高重音的獨特漢語方言。
編輯本段上海俚語的殖民地起源
這里公布的是上海殖民地核心語詞(中文和英語的混合結構,即所謂的洋涇浜英語)所得出的詞源學結論(部份結果曾經在十五年前發表在上海《采風》雜志和《新民晚報》),這些語詞原先都是江湖隱語,以後才泛化為市井俚語,並且繼續成為當下上海方言中最有活力的部分。 我所見到的上海方言詞典之類的工具書,對這些俚語的來源不甚了解,解釋可謂謬誤百出。例如,「門檻精」就被望文生義成「門檻」這個建築部件,並且由此引申出對「門檻」語義的荒謬解釋,成為一則典型的學術笑料。其實,「門檻」僅僅是一個注音詞而已。上海方言的研究,就此被可笑的學院派學者引向了歧途。這是方言的悲哀,也是地方文化遺產走向末路的象徵。
門檻精
MONKEY,英語「猴子」加上漢語詞根「精」,猴子精,引申為聰明的、精明的,構成典型的洋涇浜英語。其構詞法得基本規則,就是英語讀音的中文譯名,再加上一個漢語詞根。其它與此均可依次類推。
赤佬
CHEAT,欺騙,和中文「佬」的混生詞語,一個魯迅時代最流行的洋涇浜俚語。
小(老)開
小(老)KITE,大小「騙子」之意,以後引申為對有錢人的泛稱。
戇大
GANDER,傻瓜,呆鵝,糊塗蟲,引申為受騙者,現被北方人讀作「港都」。
混槍勢
「混CHANCE」,CHANCE,機會,混槍勢就是混機會,也引申為渾水摸魚,等等。
發嗲
「發DEAR」,DEAR,親愛的,可愛的,引申為嬌柔的,撒嬌的,媚態萬千的。
軋朋友
」GET朋友」,GET,搞,得到。搞女人,結交異性。「軋」是一個普遍運用的動詞,可以進行各種自由組合,如「軋鬧猛」(湊熱鬧)。
拉三
LASSIE,少女,情侶,引申為妓女、賣淫者或生活不檢點的青年女子。
慕客
MUG,流氓,引申為嫖客。
大班
大BANKER,大銀行家,引申為大老闆、富豪。
退灶私
」退JUICE」,JUICE為油水和錢財,「退JUICE」的本義,是流氓退還敲詐得來的油水與錢財,後引申為丟臉、失面子。
克拉
COLOUR,色彩,引申為時髦的、衣著光鮮的,現僅由於形容上海老小資――「老克拉」(又記為「老克臘」)
接(劃)領子
」接LEADS」,LEADS,LEAD的復數形式,意為提示,暗示,線索。接LEAD,即得到暗示或暗示(「劃」為上海方言,意為給出、拋出)。
著台型
(衣)著DASHING,DASHING本義指穿著打扮很漂亮,後引申為出風頭、自我表現,自我炫耀等。
落佻
ROTTER,英國俚語,指無賴、下流胚、可惡的人、討厭的傢伙,名詞。後轉為形容詞,意為無賴的、無恥的、下流的、卑鄙的。
噱頭
SHIT,大便、胡說、謊言、大話,蹩腳的商品或表演,引申為吸引觀眾的低級趣味的表演,引顧客上當的騙局,以及各種華而不實、嘩眾取寵、引人發笑的手段。
嘎三壺
GOSSIP,聊天,閑談。
邋遢
LITTER,雜亂、四下亂扔的東西,在公共場合亂扔廢物的人,引申為形容詞:雜亂、凌亂和不修邊幅。
回湯豆腐乾
屬於比較古舊的上海話,流行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戀人分手後重新復合,往往被稱作「吃回湯豆腐乾」。後也泛指一切「吃回頭草」的行為。
戲話
請注意新聞里的「笑稱」兩字,如果阿憶的解釋有自嘲的意思,用上海話說,他的言辭就屬於「戲話」。「戲話」並非指不真誠的話,言說的人常常由於十分明顯的戲謔表徵,而令聽者會心一笑:「儂格只赤佬,又講戲話了喏!」
落場水
上海話里「嘸啥落場水」即「沒有面子」、「收場比較難堪」之意。阿憶如果不是說的「戲話」,復出真的因為是教授收入寒酸的話,那堂堂北大可真的「嘸啥落場水」了。
弄鬆
上海話里捉弄、令人出醜的意思,程度上較「惡作劇」稍輕。明知娛記的鏡頭對著自己,還要在競爭對手力捧新星的演唱會上「公然」打瞌睡,如果是故意為之,則屬於「弄鬆」對方。「弄鬆」未必有多大的殺傷力,用北方話說,最多給對方「添個堵」。
粢飯糕
新興的上海話,指「又痴又煩又搞的女孩」。本事件中最起勁的是「涼粉」,如果人家李宇春的領導真的因為生理原因而在張靚影的演唱會上睡著的――如此,「涼粉」們還要糾纏不休,搞勁十足,那基本上就屬於「粢飯糕」了。
挖塞、哇色
從英語worse演變而來,意思即worse的原意:更糟糕、更惡劣。現在對「挖塞」的通常理解是:心情郁悶、憤懣郁結於胸而不得舒緩。 WORSE,更糟的,更惡劣的,被引申為專門形容心情的難受和惡劣。 例句:從被胡戈「弄鬆」開始,陳凱歌這一年的心情,用「挖塞」形容,再貼切不過。
坍招勢
被人惡搞,最高境界是寬容+自嘲,最大程度地消解惡搞對自身社會評價的降低。面對惡搞,企圖用「正搞」對抗,最後的結果就是「坍招勢」―――丟面子、下不了台。 「坍招勢」原意是「退juice」,juice即英文「油水、錢財」之意,原指流氓退還敲詐來的油水,後在滬語中引申為「丟面子」。
刮三
上海話「比較不堪」的意思,語意近似北方話「咳,這件事整的,可真有點那個……」里邊的「那個」―――用上海話表達就是:「××,格樁事體真額有點刮三喏。」 例句:原以為粉絲都是發自肺腑崇拜「教主」的性情中人,哪知道居然混了這么多僱傭粉絲,刮三,邪氣刮三,勿要特刮三噢。
豁胖
實力不逮,但硬要做出一副無所不能的樣子,謂之「豁胖」,比普通話里「打腫臉充胖子」的同義更濃縮、傳神。某年春晚里郭冬臨扮演的那個好面子的北方漢子,就是「豁胖」的經典版。 例句:明明魅力、實力沒到那個份上,拚命組織龐大的「粉絲團」,不惜以僱傭粉絲注水―――這樣的明星,就是在「豁胖」。
奧特曼
Outman也,out和in(時尚、新潮)的意思相對,「奧特曼」即新上海話中「落伍之人」之意。近年日漸式微的金雞百花獎,就是這么一位「奧特曼」。「奧特曼」的命門並不在於out,而是他從來不嚮往in,抑或所有人都認為他很out,但偏偏他一直以為自己很in。
頭撻
把一個電影人的節日辦成這副腔調,應該給他一個「頭撻」嘗嘗。上海話中用手心的前半部分快速但輕微地拍擊一個人的後腦勺,即謂之「請伊吃一記頭撻」。請別人吃「頭撻」在更多時候是虛指,帶有濃重的警示作用。比「頭撻」程度更甚的,就是「吃生活」了。
神之胡之
上海話中對腦子不清楚、辦糊塗事之人的斥責語。例:儂格個人,哪能做事體格能神之胡之!「神之胡之」者有時並非糊塗,而是不知天高地厚,明知冒天下之大不韙仍一意孤行,例如這位真把自己當做「蓋萬里長城」的始皇帝的主兒。
唐伯虎
新上海話中對欠他人財或者物不肯歸還者的戲稱。唐:音同「宕(拖欠)」;伯虎:諧音「不付」。 例句:花兒詭辯的話說得夠多的了,唯獨欠消費者一個「觸及靈魂深處」的道歉。故而,花兒就是「唐伯虎」。
搓、彪
這兩個比較傳統的上海話意思近似,都有「戲耍、挑逗」的之意,但細細品味略有差別,其中細微的分別只有長期在上海話中浸淫方能體會。 其中「彪」讀第三聲,該字「戲耍」之中蘊含的「挑釁」意味更甚於「搓」。范冰冰拿出相機拍記者,如果雙方都具有足夠的幽默精神,那該舉動充其量就是一次程度很輕的「搓人」,搓人的,被搓的,相視一笑,也就泯恩仇。記者心態差的,會尋思:××,我拍照屬於本職工作,儂拍我,不是在「彪」我么? 男的心態一壞,女的原來是准備「搓」的,後來也就變成了「彪」。
神兜兜
神氣,招搖,得意洋洋。類似北京話的得瑟。 引申開也有神神叨叨,不靠譜的意思
骯三
是指事情讓人感到棘手,惡心,不好辦,不好處理。或者是某個人讓別人感到不爽,不好相處等。而不是真的看了某樣東西看了讓人有想吐的感覺。 用法: 這件事情很骯三 這個人很骯三 最常說的就是:個記骯三了(這下難辦了)。
沙坑
形容一個人小氣、吝嗇,詞語叫「沙坑」,這個人就叫做「坑子」。 如果這個人實在是太小氣吝嗇了,那他就是「金剛沙」,意即「沙坑」中的極品。
翹辮子
看舊上海典故的書,提及「翹辮子」一語的來歷,說是跟舊上海的電車有關。舊上海馬路上行駛的電車多是有軌電車,下面有鐵軌,上頭有電線,行車的動力全靠電車頭上的一條小辮子,這種電車在新上海很長一個時期里還保留著。電車出軌的事不常見,但是電車頭上的小辮子脫落卻是常見之事。車行途中,小辮子突然脫落,電車嘎然而止,於是車上的上海乘客就埋怨了:「要死了,小辮子落脫了。」「落脫了」,就是電車上面的「小辮子」翹起來了,翹辮子,就是死脫了。
編輯本段上海話部分詞彙釋疑
左邊與右邊分別是上海話與普通話。 吳= 我 儂 = 你 yí(咦)= 他/她/它 阿拉 = 我們/我的 yí(咦)拉 = 他們 ná (拿) = 你們 jiē guēn = 厲害 個 = 的 mǐ kōng= 臉 覅= 不要 jīng zhāo= 今天 敏 zhāo= 明天 戇大 = 傻瓜 白痴 齁=胸悶 齁煞脫了 = 胸悶死了 jiāo關 = 很多,非常 u ei = 不 娘娘= 姑姑 冊那= 操 啥么事 = 什麼 拆(cā)屙 = 拉大便 拆(cā)斯 = 小便 拆爛屙(cā) = 原意拉稀,現多用於做事不認真,做得亂七八糟 拆泡斯(cā) = 小個便 老卵 = 牛(強) léi sēi= 行 (sēi 分s ei) 人= 人 壽缺西 = 傻瓜 好bei相= 好玩 sēi意 = 爽、過癮 弗來三 = 不能夠,不行 看野眼 = 注意力不集中,到處亂看, to look around without focus 妗格格 = 自以為是 打相打 = 打架 別苗頭/軋苗頭 = 比高低 賊骨頭 = 賊,小偷 弄慫 = 戲弄;Tease 壽頭 = 傻瓜,低能,fool, mp 猜咚哩猜 = 石頭剪子布 日昏 = 昏頭,搞不清是非 野豁豁 = 比喻說話誇張 淘糨糊 = 搗亂,to mess with 毛估估 = 粗略的算一下 豁翎子 = 暗示 老邦瓜 = 不再年輕的男人、中年男人,老頭 篤悠悠 = 悠閑的,安穩而輕松 打樁模子 = 站在街邊做黑市交易的人 死弗臨盆= 死不認錯。比喻頑固 毛毛雨 = 小意思 開洋 = 蝦米 爛污三鮮湯 = 亂七八糟地,馬馬虎虎地 瞎七搭八 = 胡說八道 撬邊模子 = 拖兒 刮三 = 奇怪(不是很貼切) 巴子 = 鄉下人 夜到/夜裡向 = 晚上 早浪向/早浪頭 = 早上 樁 = 件 轉去 = 回去 一眼眼 = 一點兒 花腳頭 = 費力 拿拉許 = 拿著 便當來死 = 容易得很 弗敢 = 不敢 啥閑話 = 什麼話 投五投六 = 心急慌張 回轉 = 返回 急吼吼 = 急匆匆 奔 = 跑 汗溚溚渧 = 汗直流 常久勿見 = 好久不見 開房間 = 訂房間 勿靈 = 不好 老 = 很 免脫 = 免掉 一般來死 = 很一般 下個號頭 = 下個月 一記頭 = 一下子 個能 = 這樣吧 促掐 = 惡毒 癟盪 = 凹陷的地方 吃耳光 = 打耳光 脫頭落襻 = 丟三落四 戇頭戇腦 = 傻頭傻腦 嚡里搭 = 哪裡 垃圾癟三 = 撿垃圾的 污連頭 = 大便 弗要面孔=不要臉 活猻 = 猴子、多形容多動調皮的小孩 個

㈢ 上海話有什麼特點

上海話的特點有新舊交雜語言跨越度遠,南北融會語言寬容度高,領導標新語言自由度強,統散並舉語言變通度大。

1、新舊交雜語言跨越度遠

上海雖然只有七百年的歷史,但是松江地區的人類活動卻又六千多年的歷史,上海的初民從松江移來,加上上海地區歷史上語言發展緩慢,原江南地區語言中不少古老的語音、詞語一直保留至今。

比如上海話里「鋸子」讀如「蓋子」、「五虛六腫」中的「虛」讀如「嗨」,這都是中古早期江東方言在今江南的遺留。

2、南北融會語言寬容度高

上海成為商埠之後,全國各地的移民匯集上海,他們的語言勢必對上海話產生一定的影響,特別是江浙人多,語言也和上海話相近,對上海話的影響最大。南北語言在上海交匯,在自由的交際中,不少詞語在上海生根,融入上海話,使上海話里的同義詞特別多。

比如表示「合在一起」的副詞有「一共、一總、總共、共總、統總、攏共、一共攏總、一齊、一齊辣海、一齊攏總、一齊拉起、一齊勒化、一塌括子、亨八冷打、國落三姆」等。

3、領導標新語言自由度強

上海市民領導標新的市民意識,造就了充滿活力的上海話。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那些年代裡,上海經濟飛速發展,從國外來的新鮮事物層出不窮,當時簡直是一個出新事物,上海人就造它一個新名詞,如馬路、洋房、書局、報館、影戲院、卡車、三輪車、足球、高爾夫球等等。

隨著書局報館的興起,很多音譯或意譯的外來詞如「沙發、咖啡、啤酒、幽默、細胞」等也都通過在上海創辦的書報雜志傳播到全國各地進入共同語。

4、統散並舉語言變通度大

許多上海人現在都會操雙語,如又會說上海話,又會所其原家鄉話。像有些原籍蘇北的上海人在自己的社區里說蘇北話,而與別的人或在比較正式的交際場合說上海話。如今,多少上海人都會說普通話。

這種根據說話的不同場合或不同對象,可以不斷地轉換雙語或多語的現象,在上海社會交際中已司空見慣。這就為不同語言間的雜交和互相吸收長處形成了一個良性的環境。



上海話的日常用語有:

1、門檻精

「門檻精」源自英語中的「monkey」,猴子的意思。猴子給人的感覺就是精、聰明,因此,構成了洋涇浜英語。例:這個小姑娘一點都伐肯吃虧,門檻真精啊。

2、摜浪頭

最早來自於江湖黑話,起了爭執,對摜浪頭。紛紛說自己認識這個,熟悉那個。表示說大話,充大佬的意思。例:工資么就這么點,還要請客摜浪頭。

3、退招水

「招水」來源於英語中的「juice」,果汁、酒水的意思,是流氓退還敲詐得來的油水與錢財,後引申為丟臉、失面子。

4、推板

來源於英語中的「too bad」。表示差勁、不好的意思。例:這個人借錢從來不還的,真是推板。

5、收骨頭

源自蘇州話,收是「收作」的簡化,收作可表收拾,如收拾房間,而骨頭是「懶骨頭」之簡化,江南稱懶人為「懶骨頭」。「收骨頭」的意思就是收拾你(一般對小孩子說)。例:馬上要開學了,回學校儂又要收骨頭咯。

㈣ 上海的方言有那些

上海方言源於蘇滬兩地俗語,在我國區域方言中屬吳語范圍。隨著上海成為近代中國的經濟中心和內外交往中心,上海方言逐步成為吳語方言的代表語。它既受到全國各地方言及外來語的影響,形成了許多獨特的詞彙,豐富和發展了自身;同時,也有不少詞彙被普通話所吸收而走向全國。這一趨勢直到今天仍在繼續。上海方言今天成為全國最有影響的地方方言之一,不能不與此有著密切的關系。
早年,上海屬松江府所轄。其時,上海話如同現在的浦東及松江一帶方言。開埠以來的一百多年間,上海方言在與外界的交往中不斷發展、變化。其中,以受蘇州方言與寧波方言的影響為最大,其次還有廣東、福建方言的影響。如「阿拉」、「小鬼」(音 jü)頭」、「邪氣』」等,便來自寧波方言;「阿是」、「阿曾」、「勿來訕」等等來自於蘇州方言;「木佬佬」、「下作」等,則是來自於杭州方言,等等。這些詞彙的出現,一方面使上海方言不斷得以豐富,另一方面,也使上海方言顯得相當「混雜」。往往是同一種東西有許多種不同的叫法,同一個意思,也有不同的表達。如北方話中的「餅子」,在上海方言中便有「大餅」「面餅」。「晶餅」、「羌餅」;又如,同樣說「死」,有的稱「彈老三」,有的為「翹辮子」,有的說「一腳去」,亦有稱「上西天」、「上西寶興路」;再如,同樣說「很」,上海方言中就有「交關」、「邪氣」、「窮」。「老」、「赫」等幾種表達方式。
受西方文化影響較深。上海方言中有不少詞彙為泊來品。如「水門汀」、「派司」、「克羅米」等等。其中有許多詞彙由外來語演變為滬語又流向全國,像形容鈔票多的「麥克麥克」等詞。至今,這些直接引進的詞彙仍是滬城富有生命力的語言之一。
上海方言的變遷和發展速度是比較快的。這反映了語言對城市的社會化進程的依附關系。有不少詞彙往往只在某一年齡層的人中使用;老年人中流行的方言,不為壯年人所關注;壯年人中流行的方言,又不屑為具有新派色彩的青年人所一顧。方言的演變幾乎代代人都有更新。如「很」字,上海的老年人往往多用「邪氣」、「交關」等,而青年人則較多使用「老」、「赫」等詞語。至於「大興」、「憨脫」、「一張分」、「毛毛雨」、「持勿清」、「博一記」、「從山上下來的」。「扎台型」等詞彙,都是青年人創造出來的。諸如此類的方言,幾乎層出不窮。
一 生活、生產用語
如同上海人的衣、食、住、行具有自己的特點一樣,上海方言在衣、食、住、行方面同樣有其鮮明的特點。
穿著類 上海人習慣地把衣服稱為衣裳,穿衣服謂之「著(音:扎)衣裳」或「穿衣裳」。老年人中也有將衣服稱作「布衫」的,但現在已極少聽見。對各種款式的衣服稱呼,與北方話大同小異,只是讀、發音不同。但也有不同名稱者,如上海方言中將長褲稱為「長腳褲」,短褲稱為「短腳褲」;有的還在名稱之後加個「頭」字,如被子稱「被頭」,手絹稱「絹頭」,布稱「市頭」等。洗衣服稱作「汰(音大)衣裳」,如汰褲子,沈襯衫等。
飲食類 上海方言「吃」的概念,要比普通話「吃」的含義寬泛,往往把喝也一律稱作吃,如喝茶、喝酒、喝牛奶等,均稱為吃菜、吃酒、吃牛奶等。上海方言中的「吃飯」,除了廣義的意義外,更多地是狹義地專指吃大米飯,以區別於吃麵食。稀飯在當地謂之粥,喝稀飯就稱為吃粥。菜餚在上海方言中被稱作小菜,因此,菜場也稱作小菜場。當地人見面還往往會問:「今天吃啥小菜?」與做飯相聯系的灶,上海人稱作灶頭。鍋子則稱作鑊子,如:鐵鍋即稱作「鐵鑊子」,鋼精禍稱作鋼盅鍋子。
民居類 上海人稱家為屋裡,常常說:「我屋裡如何如何」,「我屋裡住在某處」等。在老式石庫門房子中,接待客人的處所一般稱作客堂,兩旁的房間稱廂房,房間內的過道則稱為穿堂。在上海方言中,樓梯稱作扶梯,直至今日在公寓住宅樓中仍沿用此稱。用具類 上海人稱傢具為家生,稱東西為么事,常常聽到上海人說:「這套家生不錯」、「你買啥么事?」等等。桌子稱之為檯子,如「吃飯檯子」、「方檯子」、「圓檯子」等。方凳謂之首排凳。稱櫃子為櫥,如碗櫃稱碗盞櫥,大立櫃稱大櫃,五斗櫃稱五斗櫥。搬家謂之搬場。
生產類 干體力活,家務活稱為做生活。經商謂之作生意。對職業,舊時一般稱「飯碗」,亦稱作事體,如人們談起彼此職業時常問:「儂勒啥地方作事體?」「儂勒啥地方發財?」等。失業,在上海稱為「敲脫(掉)飯碗」。買與賣,上海人讀音相同,均發「ed」音,只不過表示賣的意思時,往往在「賣」之後加上一個「脫」字,即「賣脫」。表示貨物便宜的意思稱為「口強」,在上海街頭經常可以見到生意人在貨物旁邊插一寫有「口強」字的牌子,或者高喊「這種貨色頂頂口強了!」
二 交往用語
上海方言中的交往用語,很難從字面上琢磨,有些用語的准確意思甚至很難用其他語言表達。
相互來往上海方言,不論是正式談話還是閑聊閑扯,都稱作「講閑話」。對信口開河的話則稱作瞎三話四。把張冠李戴的話稱作瞎八搭八。對故作姿態的言行稱作「象煞有介事」。對不負責任而把事情辦糟稱「拆爛污」。對故意裝腔作勢,故弄玄虛稱作「搭架子」。對故意找他人差錯的做法謂之「扳錯頭」。對調弄他人引為己樂的稱作「尋開心」。對討便宜的行為稱作「塌便宜」或「揩油」。發怒稱為「光火」。丟面子謂之「坍台」。故意拆台稱作「拆棚腳」。
評價用語對處事精明者稱其為「老門檻」。出類拔萃者謂之「大好佬」(有時也含譏諷之意)。無能者謂之「鴨無卵」、「死蟹」。「鴨吃死」等。傻瓜稱為「憨大」。「壽頭」、「阿木令」。對遇事受騙而又毫無察覺者稱為「洋盤」。對不知好意,不識始舉者稱為「十三點」,「蠟燭」。對那些什麼都懂一點,但又不精通者稱「三腳貓」。對無正當社會職業,地位低下而游手好閑的人稱之為「癟三」。對有本事或干練潑辣的人稱作「腳色」。全部、所有,在上海方言中稱「一塌括」、「夯劫朗當」。形容可怕可惡之物稱為「墨騰赤黑」。形容忙得不可開交稱為「六亂三千」。形容理不清頭緒為「七葷八素」。多用字 上海交往俗語中,有些字使用頻率甚高,且能起到十分獨特的作用。例如「吃」字便是如此。它的引伸意義很廣。敢於碰硬謂之「吃硬」;被對方壓倒謂之「吃癟」;碰到十分棘手難處的事情稱為「吃酸」;被迫接受對方的條件稱作「吃進」;兩頭受氣稱「吃夾檔」;受上司或長輩訓斥稱為「吃排頭」;對沒有把握的事稱「吃勿准」;被花言巧語所迷惑謂之「吃花功」;討人喜歡稱「吃得開」,反之,不受歡迎稱「吃勿開」;受責打謂之「吃生活」;受損失稱「吃區」;司機開車時遇見紅燈稱『吃紅燈」;生活貧困,飢腸轆轆稱「吃西北風」;遇到困難,對付不了稱「吃勿消」;看中人的外貌稱「吃賣相」;坐牢謂之「吃官司」;喜歡聽奉承話謂之「吃馬屁」;學習成績得了一百分謂之「吃一百分」;所擔負的責任艱巨稱「吃重」;摸清情況稱「吃准」;調戲、戲弄婦女稱「吃豆腐」。
又如老、大、小等字,使用范圍也很廣。如對賣老資格者的舉止稱為「老三老四」;對非常在行的人稱為「老刮采」;對知識淺薄卻又自我賣弄者稱為「老茄茄」;對老而奸滑的女人稱為「老蟹」;對年紀較大的男子貶稱為「老甲魚」。對大人物稱為「大好佬」;對冒牌貨稱為「大興」;對為人處事豁達稱為「大路」(亦稱上路)。對平民百姓稱為「小八臘子」;對無地位的人稱為「小三子」,對紈絝弟子稱為「小開」;自得其樂稱為「小樂胃」;對小規模從事不正當活動行為稱「小異異」或「小來來」。
在上海方言中,還有一些使用很廣的數字、方位詞,均被賦予了獨特的涵義。如「一腳去」既指全部成交買賣,也可以指人去世。「一利兩響」,指辦事乾脆利索。「三腳貓」指對什麼事都略知一二但又不精通的人。「三嚇頭」指辦事只靠頭幾下猛勁」;『獵頭三」。「彈老三」則都是對人的貶稱、蔑稱,前者罵人為畜牲,後者則咒人死去。「五斤喝六斤」指人非常兇狠、霸道。「逗五逗六」則指人慌慌張張,瞎忙一氣。「搞七念三」,指胡亂折騰把事情搞糟。「七招人搭」指人信口雌黃或亂搞關系。至於方位詞,在上海用得最廣的大概要稱「上只角」、「下只角」了,前者指居住條件較好的地區,後者指較差的地區,由此再引申到出身,上只角、下只角甚至變成了一個人有無教養的代名詞了。
三 稱謂用語
人稱代詞 上海人稱我為「俄」;我們則稱「阿拉」或「俄伲」。你稱「儂」;你們稱「作儺」。他稱為伊,他(她)們則稱伊拉。誰這個代詞,當地稱之為啥人。
稱謂對母親,過去稱姆媽,現在青少年則呼媽媽,但中年以上人仍習慣稱姆媽。至於父親的稱謂則較復雜,有的稱父為爹爹,有的稱之為爺爺,甚至沿用至今,但較多的是稱父親為阿爸。
祖父,一般稱公公、阿公,也有稱老爹的。對祖母,多稱阿婆。阿奶,也有稱親媽的。對曾祖父母,則不分性別,統稱太太、老太太。
滬俗,哥哥、姐姐稱阿哥、阿姐,現在,青少年多呼哥哥、姐姐。對嫂子,多稱嫂嫂、阿嫂。對姐夫,有稱姐夫的,較多的稱阿哥。
同族人中,父之兄長稱伯伯,父之弟稱爺叔、叔叔,對他們的配偶則稱嬸娘,當地土語中也有稱其為媽媽的。對父之姐稱為大大(音杜),父之妹稱為娘娘,對她們的配偶均稱姑夫。
親戚中,對母之父稱外公,母之母稱外婆。母之兄弟統稱娘舅,其配偶均稱舅媽。母之姐妹稱娘姨、姨媽,其配偶稱姨夫。
對堂哥、堂姐,一般都稱阿哥、阿姐,對表哥、表姐則稱表阿哥、表阿姐。
另外,上海人稱繼父、繼母為晚爺、晚娘(晚音ed)。上海有過繼、過房的習俗,對過房認的父母,一般都稱為過房爺、過房娘。
至於對社會上各類人員的稱呼,一般都以其身份、年齡、職業的不同而稱謂。現在,大多數場合對個體戶、私營企業主稱老闆。舊時,對身份較高者統稱為先生。對工人、匠人通稱師傅。時至今日,師傅的稱謂仍廣泛使用。
對老年男子,一般多稱老伯伯,老年女子則稱為老媽媽。由於此類稱呼含有尊敬之意,因此,在滬城如遇不相識老者幫忙,老伯伯、老媽媽之稱呼是少不了的。對中年婦女可稱阿姨,對小夥子、小姑娘則稱小兄弟、小妹妹。
在指代稱謂中,如果是泛指,如男人們的事,可稱作男人家,泛指女性則有女人家之稱,泛指年輕姑娘時有姑娘家、丫頭家之稱。
在背後談論時,丈夫多稱妻子為我老婆、我屋裡廂;妻子則稱丈夫為我男人,也有稱阿拉老公者。父母稱兒子為阿拉伲子,稱女兒為阿拉囡唔。兒媳稱婆婆為阿拉婆阿媽。稱小叔子為阿拉阿叔,尚未定準的女婿稱「毛腳女婿」。
滬城人稱店員為「站櫃台的」,稱學徒為「學生意的」,對在商店。洋行中跑外收帳者稱之為「跑街」。對有地位者,一般稱「先生」,女士則按年齡或稱「小姐」,或稱「太太」。五十年代後,老闆、先生、太太、小姐一類稱謂已極少見,只是近年來,隨著改革、開放的興起及私營個體經濟的出現,這些稱謂才又多了起來。
四 方言收集
小囡:小孩。阿里一位:哪一位。老門檻:精通某事物者。老居三:對某一事物不明言而聽者領會。腳碰腳:不相上下。忒做人家:太節約。頂真:認真。不作興:不能這樣。作興來,作興不來:也許來,也許不來。發噱:滑稽有趣。苦腦子:可憐。哭出烏拉笑嘻嘻:哭笑不得,一付尷尬相。魂陶陶:被人捧得沾沾自喜忘乎所以。哇里哇拉:說話嗓門很大。額骨頭高:運氣好。拎不清:搞不懂。有數:你知我知。吃區:吃虧。看好看:看熱鬧。拍胸部:一口答應。匆來事:不行。老好:很好。老早:很早。好白相:好玩。打棚:開玩笑取樂。不搭界:不相干。有幾化:有多少。夯白郎當:完全包括在內。無啥啥:什麼都沒有。勿要拉倒:不要就算了。看豁邊:看錯了。交關嶄:很好,又稱「邪氣靈光」。斜斜好:頂頂好。煞薄:厲害。結棍:同煞薄,又指人健壯有力。一眼眼:很少。一歇歇:一會兒。鬧猛:熱鬧。畢挺:衣衫燙得很整齊。汰浴、忽浴:洗澡。這個禮拜:這個星期。上半日:上午。下半日:下午。日腳:日子。一天世界:亂七八糟到處都是。扦頭皮:捅「傷疤」,老是把一個人的錯誤掛在嘴上說。推板:差勁,不好。不靈光:不好,不如人意。搭漿:對應盡的責任不盡力而把事辦壞。勿來訕:不行,不可以。呀呀糊:糊里糊塗,隨隨便便。坍台:丟面子。熱昏:頭腦發昏,辦事無理智。摜大派頭:擺大架勢。犟頭白腦:脾氣犟,不聽勸告。老茄兮兮:老成,老練意。馬里墨里:漆黑一團,搞不清底細。滴骨里圓:喻事圓滿。假痴假呆:佯裝糊塗。勿領市面:指言論或行動不適應形勢的發展與變化。連襠碼子:同夥。野歪歪:說話,做事不著邊際,胡來。懸空八隻腳:意指相差很遠,沾不上邊。放儂一碼:指饒恕對方,讓他一步。的的刮刮:地地道道,實實在在。開大興:說大話、空話而不能兌現。觸壁腳:挑拔離間,說壞話。牽絲攀藤:辦事拖拉。娘娘腔:男人說話辦事不幹脆,沒有男子氣派。豁令子:用眼色,動作或含蓄語言暗示別人。混腔勢:混日子。擺噱頭:開玩笑耍花招騙人。水門汀:水泥。水江:蒸汽。司必靈鎖:彈簧鎖。油汀:加熱成氣的油,勿三勿四:貶語指不成大器,德行不好的人。老三老四:斥人語,指目無尊長,好擺老資格的人。來三:好、行。表示對事物的贊同。黃泥膀:寡婦招贅的後夫。趣:漂亮。興:多。鏟少:極快。著港:到手了。肉曲:不願意。扎作:結實。生藤:有出息。弄送:惡作劇。勾勒:辦事細致。拆員:出亂子。出松:走了。念傲:羨慕。海威:又多又大。污脫:浪費。勿生勢:沒出息。孟鰓頭:話多很健談。約三河:約模,很差。眼綳綳:眼睜睜。掰雀絲:找差子。吼筋霍跳:十分賣力。義糊夾糟:混雜不清。牽嘴板臉:辦事無分寸。密皺益皺:很密很密。呆勃弄沖:遲純。脫頭落攀:沒頭沒腦。勒煞弔死:扣得很緊。死活溜秋:死樣怪氣。
姓氏暗語:走肖子:趙。金戈子:錢。十八子:李。匡吉子:周。口天子:吳。十二麻子:王。馬二先生:馮。耳東子:陳。弓長子:張。水王八:汪。未撇兒:朱。尾巴子:姚。人則一:俞。
五 歇後語
老虎胡須——摸一不得。刺毛蟲一一惹不得。沒乾的生漆——碰不得。過了時的皇歷:翻不得。六月里的扇子——借不得。佛爺的眼珠兒——動不得。老鼠跳在米筐里:巴不得。說了半天算是江豬——白蹄(白提)。腳趾頭上掛鈴當——走一步,響(想)一步。老虎大轉身——沒有脖(駁)兒。屬梅花鹿角的——叉(差)兒到不少。打著燈籠揚麥子——照場(常)。老墳後頭撐擺渡——祖船(傳)。老太太的拐杖——扶(福)人。豆腐鹵作菜——不用鹽(言)。晌午朝南走——沒有前(錢)影。後鍋里的水——響(想)不開。三九的蘿卜——凍(動)了心。你是槍換炮——響(想)頭越發大了。一分錢買燒酒——怎麼撩(了)。拆了棉花當大褂穿——沒有里(理)。玉米棒子挾在腰裡——不啃(肯)。猴兒拿剪子——瞎鉸(攪)。黃浦江里插稻秧——青浦。鐵塔換柄一新裝(辛庄)。牙齒里出血——紅(虹)口。籬子倒脫河浜里——橫涇。一刀劈脫夜明珠——切(七)寶。橋頭上撞破頭——紅(虹)橋。絲網捉魚——加錠(嘉定)。絲瓜不摘——大長(場)。拍板一響——價(嘉)定。騾子析腳——騾踮(羅店)。甜塌餅破肚——漏糖(婁塘)。兩親家公碰頭——男(南)匯。爛船不補——舟破(周浦)。代人照電筒——送光(松江)。三斗米做粢飯——大團。額角頭上擺跳板——頭橋。菜莧不摘——心長(場)。梁新記牙刷——一毛不拔。海關的鍾聲——遠近聞鳴(名)。九曲橋上散步——走彎路。「大世界」里照哈哈鏡——面目全非。崇明的蟹——嘴上講講。牆根頭綉花——戳壁腳。黃狗插角——裝胡羊(裝樣子)。

㈤ 上海方言常用語有哪些

上海方言常用語:

1、儂好:nong ho(你好)

2、再會:zei wei

3、十三點:se sai di

4、傻瓜:que xi

5、很靈:lao ling guang e

6、你早飯/午飯/晚飯吃過沒:nong zo fei /zong fei/ ya fei qie gu le fa

7、謝謝你:xia xia nong

8、笨蛋:gang bi yang zi


(5)上海話有哪些擴展閱讀

上海方言:是一種吳語方言,屬於吳語太湖片蘇滬嘉小片。上海話又稱上海閑話,滬語,是上海本土文化的重要根基。上海話也是吳語的重要代表,與吳語太湖片其他方言基本能互通。

㈥ 上海的方言有哪些

總體來說,整個上海地區的方言均屬吳語太湖片蘇滬嘉小片,但是根據內部的差別還可以進一步分成幾種。
1。崇明方言區
該區域分布於崇明、長興、橫沙等北部島嶼。
2。嘉定方言區
該區域分布於大陸部分北部的嘉定、寶山大部分地區。
3。練塘方言區
該區域分布於青浦西南部地區。
4。上海方言區
分布於上海城區及其附近、浦東、南匯。
5。松江方言區
分布於松江、金山、奉賢、閔行以及青浦大部地區、嘉定部分地區。

㈦ 上海話有哪些粗話啊

啂(nou)娘雷個湊B

㈧ 正宗的上海話有哪些

懈問相:「懈」發音同「解」。例如:紐子解開來,領帶解下來。

懈,怠也。例如:吤熱天出去我「懈嗒嗒」。

怠而不思動也。即露出懈到懶得開口問起之表情也,形容做事沒勁,態度消極、不爽快。例如:人家儕拚命做,只有伊一個人懈問相。

「收骨頭」源自蘇州話。例如:暑假結束,開學要收骨頭了。長假放完了,下禮拜上班要收骨頭咯。其實這是簡縮版。

收是「收作」的簡化。收作可表收拾,如收作房間。亦表整治、管束,如:看倷爺回來哪能收作儂。而骨頭是「懶骨頭」之簡化,江南稱懶人為「懶骨頭」。

(8)上海話有哪些擴展閱讀:

上海話是在上海地區悠久歷史中形成的方言,匯聚了吳越江南語言文化的精華,有深厚文化積淀。上海話承載上海這座城市的時代迴音、文化血脈、歷史記憶。上海要努力建設成一個有個性特色的東方文化明珠,理應繼承上海語言文化的靈魂。

上海其他的一些日常用語:

1、找頭——找零錢

2、叉頭——計程車

3、沖頭——不領行情的人

4、鈔票——錢

5、謝謝儂——謝謝你

6、啥人——誰

7、幫幫忙——不要幫倒忙

8、汰頭——洗發

9、嗲——俏美、優異

10、辰光——時候

11、料丘——不地道、欠正直

12、倒胃口——反感

13、敲定——說定、談妥

14、篤定——有把握

15、斬(宰)——欺騙、敲詐

16、軋鬧猛——湊熱鬧

17、對勿起——對不起

18、觸霉頭——倒霉、運氣不佳

19、發嗲——撒嬌

20、勿搭界——沒有關系

㈨ 用上海話的電視劇有哪些

聽上海話看上海人看35集電視劇《長恨歌》
這是播放的網址http://ent.sina.com.cn/v/f/chhg/index.html
希望你會喜歡,也祈願對你有用!

電視劇《長恨歌》是一部具有濃郁的海派特色的經典之作,整體製作非常精緻,就是劇中插入的上海話,也是精雕細刻的,處處表現了上海人的生活情趣和海派風味。

電視劇中處理上海話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像《孽債》一樣全劇用上海話,但其實台詞全是從普通話轉譯的。另一種做法,就是把上海話的精華語詞嵌進普通話中,《長恨歌》就屬於後一種。編劇蔣麗萍是從上海話出發的,用上海話的長處去豐富普通話的表達,有

不少是普通話中沒有對應的詞語的,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這種傳達海派風情的上海話詞語運用,也是繼承了三四十年代上海電影的傳統,像「自來水、電燈泡、馬路、洋房、電車、馬達、沙發、麥克風」這些詞語都是這樣被普通話吸收的。

不是在劇中生硬地貼一兩個「阿拉」、「開心」等上海話詞語上去,就會體現上海特色的。在這個劇里,上海話詞語的運用是深入描繪上海人的性格的,並且烘託了濃郁的海派氛圍。比如王琦瑤的一句「姆媽」,從聲調中就帶出了上海人的稱呼中親熱的味道。一句「儂走好噢」,就把上海人親切送客的模樣傳神地表達出來了。一句「儂夜飯吃過了啊?」聽了比「你好」感覺親熱得多,那是上海的標准問候語了。再比如常常在劇中出現也經常在上海人平時生活中聽到的「喔唷」一聲,語氣稍稍不同,卻能表達不同的情緒。有時表現上海人的厭惡和埋怨,有時卻表現驚訝,有時又表現了不耐煩,如「喔唷,緊張殺了,緊張殺了」。

另外一些描寫行為的上海話,比如「心盪到什麼地方去了」,「越說越不入調了」,「搭架子」,「最歡喜軋鬧猛」,「搭訕外國人」,「騙騙野人頭」,「儂不要騰我來」,「儂不是橫對嗎?」,「不要兜圈子來」等等,也可以從中看出上海人的一些性格和舉止。

說人的一種性格,用「像溫吞水」,不冷不熱;批評人花言巧語,說她「說得花妙」;稱贊對方沉著,「涵養來得個好」;說那人看過來的樣子,「眼睛定洋洋定洋洋的」,講出話來使人「冷絲絲」的;叫人別大聲激動,還有擬聲詞的加入:「儂哇喇哇喇的做啥!」煞是傳神。這些達意又貼切的上海話體現了上海男女的待人處事的各種風貌。有很多詞是不可替代的,普通話中找不到同樣細膩意思的對應詞。比如「殟塞」、「烏蘇」、「頭大」、「疙瘩」等等。

當然,電視劇中的那些帶有時代特色的語言,如:「面孔紅得像杜六房個叉燒一樣。」闌尾炎在那個時代稱呼為「絞腸痧」,都勾起了老上海對生活的回憶。「當我是救火會?當我是巡捕行?」責問得真是有情有景。70年代的小菜場有「配盆菜」的攤頭,用一個「配盆菜」詞語表達引申出去說搭配的事,只此一詞,就自然使劇情巧妙地打上那個時代的烙印,讓人感受到片子中表現的深厚的生活底子。

這個片子最珍貴之處是提供了一個可借鑒的榜樣。有特色的上海方言詞語的運用,不但優化了劇本的表演語言,而且挖掘展現了上海地區的民俗文化、風土人情。這不僅僅是一個傳承高雅的上海話的語言問題,還是一個本土化的問題。許多到現在還站得住的作品,都生根於地方文化的深層土壤中,因此有較強的生命力。如以普通話為載體的大量電影文學作品,實際上也滲透著深層的地方文化的底蘊。像《白毛女》音樂以陝北方言中形成的《信天游》為基礎,《江姐》中融入了激越的川北號子和吳儂軟語的越劇唱腔才如此優美。

越是植根於本地沃土的文化,越能在世界上走得遠。那是因為文化越是本土,就越是擁有細致入微的鄉情民俗異彩,就越是貼近本真,其語言和文化形態中便蘊含著世界文化的普世精神和永恆價值,深藏著人類人性中共同部分的精髓

㈩ 上海話的日常用語有哪些(發音語)

上海話的重要特點是聲母清濁對立,韻母多單母音,讀音系統有兩套(文白異讀),音調保留入聲,多字連讀有連續變調。

簡單地說,清濁對立就是指聲母除了清音外(普通話的bp,dt,gk,j,x,h)還有相對應的濁音(bh,dh,gh,jh,xh,hh),即從發音一開始就振動聲帶。清濁對立繼承了古漢語的特點。在現代的日語,英語,法語中都有濁音。比如英語單詞stand中,s和t都是清音(基本上對應普通話的s,d),而d是濁音。

入聲是指漢語中平、上、去、入四聲中的第四聲。不要和普通話的四聲混淆起來。普通話的四聲實際是四調,即漢語四聲八調中陰平、陽平、上、去四調。上海話最早的時候和古漢語一致,有四聲八調。最近一些聲調進行了合並,只剩五調,入聲還是保留的,但是比較簡化,不區分韻尾,一律用喉塞音結束。簡單的說就是一個音發一半,後面被「吞」了回去。

上海話是吳語的一個分支。吳語歷史比較古老,可以追溯到唐宋以前,很多字讀音和北宋《廣韻》中記載的是一致的。所以學習上海話關鍵要知道一個字的原始面貌,在古漢語中大致是什麼樣的,是發清音還是濁音,是什麼聲調。因為普通話濁音都合並到清音了,一些聲母甚至轉化成了翹舌音(古漢語無翹舌音),入聲合並到其他三聲。所以要知道這些字的原始面貌,就只能靠學習和操練了。

文白異讀是指一個字兩種讀音。白讀用來讀傳統詞彙,文讀用來讀外來語和新詞彙。文白兩種讀法有的時候可以任意,有的時候如果讀錯就會顯得比較古怪。

連續變調的意思是一段話或者一些連續的字語速快時往往整段音調只由第一個字來定,忽視後面的字其本來的音調。演變異常迅速的上海話正朝著二聲調語音系統發展,即只有高低調,類似日語。

上海話和普通話的音調差別如下(5分制):

上海話(新派):
陰平52 陰上334 陰去334 陰入(55)
陽平223 陽上223 陽去223 陽入(12)

上海話(老派):
陰平52 陰上44 陰去35 陰入(55)
陽平22 陽上213 陽去13 陽入(22)

普通話:
陰平55 上214 去51
陽平35

先給你兩個上海話拼音方案吧,雖然都是簡化版。第一個靠攏普通話拼音,第二個靠攏國際音標。其他的一時半會兒也講不完,只有靠慢慢學習和操練了。

上海話拼音方案第一式:

聲母: b剝 p朴 bh薄 m摸 f福 fh服 d答 t塔 dh達 n鈉 l辣
z資 c雌 s思 sh詞 j雞 q欺 jh旗 x希 xh齊
g格 k客 gh軋 ng額 h嚇 hh合

韻母: i衣 u烏 yu迂 y字
a啊 o丫 e埃 ao凹 ou歐 oe安
an張 en真 ang章 ong中 ak扎 ek浙 ok作 ik筆
er而 m姆 n唔 ng魚
零聲母陰調i 行前改用y,陽調前改yh;u行前改用w、wh;yu行前用yu、yhu。
鼻音、邊音陽調用mh nh lh nhg

聲調:凡是聲母第二字母是h的,都為陽聲調;尾有k的,都為入聲:如此區分了陰去、陽去、陰入、陽入聲調;陰平聲調除聲母h用hr外,其他都用雙寫聲母字母表示。
字母v用於陽入字僅「勿」一字開頭的三字組實際讀成陰入開頭連讀變調調式時,作「勿」的聲母用,以區別於除「勿」外的陽入字開頭的三字組連讀變調通用調式。

上海話拼音方案第二式:

聲母:p剝 ph朴 b薄 m摸 f福 v服 t答 th塔 d達 n鈉 l辣
ts資 tsh雌 s思 z詞 c雞 ch欺 j旗 sh希 zh齊
k格 kh客 g軋 ng額 x嚇 h合

韻母: i衣 u烏 yu迂 z字
a啊 o哦 e埃 oa凹 eu歐 oe安
an張 en真 ang章 ong中 ak扎 ek浙 ok作 ik筆
el而 m姆 n唔 ng魚
零聲母陰調i 行前改用y,陽調前改yr;u行前改用w 、wr;yu行前就用yu yru。
鼻音、邊音陽調用mr nr lr ngr
聲調:凡是古全濁聲母、次濁今方案中帶r聲母開頭的音節,都為陽聲調;音節尾有k的,都為入聲:如此區分了陰去、陽去、陰入、陽入聲調;陰平聲調都在該音節最後加字母q表示。
有些人,「米」、「面」讀成不同韻母,則以「i」表示「米」的韻母,「ii」表示「面」的韻母。

兩個拼音方案都設置模糊音。有些人(主要是新派上海話)韻母an、ang合並,則用ang表示合並後的音;韻母ak、ek合並,則用ak表示合並的音。

日常用語的話先介紹幾個(靠攏第二式):

代詞:
我:我(老派ngu,中派ngo,新派wu)
你:儂(nong)
他: 伊(yi)

我們:阿拉(ak'lak)、我伲(ngu'gni)
你們:那(na)
他們:伊拉(yi'la)

我的/你的/他的:我個/儂個/伊個(ngu'ek/nong'ek/yi'ek)

這個:個個(gek'ek) 或者 第個(tik'ek)
那個:哎個(e'ek) 或者 咿個(i'ek)
哪個:嚡里個(a'li'ek)

這里:個面嗒 (gek'mi'tak) / 個嗒 (gek'tak) / 個面 (gek'mi)
那裡:哎面嗒 (e'mi'tak) / 哎嗒 (e'tak) / 哎面 (e'mi) 或者 咿面(i'mi)
哪裡:嚡里(a'li) / 嚡里嗒 (a'li'tak)

數詞:
一(yik)
兩(liang)
三(se)
四(sz)
五(ng)
六(lok)
七(qik/tshik)
八(pak)
九(ciu)
十(zak)

你好嗎?:儂好伐(nong'ho'va)
你吃過飯了嗎?:儂飯吃過了伐?(nong've'chik'ku'lek'va)
謝謝:謝謝(zha'zha)
再見:再會(tse'hwe)
不知道:勿曉得(vek'sho'tek)